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8章 谁的宿命
    在察觉到对方使用的,竟是“慈悲印”时,长孙雪缨的态度就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天 书 中 文  网

    早前趾高气扬的语气,如今已经荡然无存,说话之时,很是小心翼翼,甚至带上了几分哀求的意味。

    长孙雪缨的容貌,暂且不得而知。

    可是她的声音,无疑是很动听的。

    任何人,都听得出,长孙雪缨在求紫堂宿。

    常人听了,骨头都要酥掉几分。

    可是偏偏,紫堂宿就不是那个常人。

    “不能留。”

    紫堂宿只是三个字,却无疑是判了昙水仙子死刑。

    “尊主,尊主救我。”

    昙水仙子双腿如灌铅,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方才紫堂宿是怎么对付帝释伽的,她看的一清二楚,她不想落了个和帝释伽一样的下场。

    “你不要欺人太甚!虽然你是……可你早已今非昔比,你若是真逼急了我,别怪我……”

    长孙雪缨,也有几分被激怒了。

    “别怪你如何?”

    叶凌月一听,反问道。

    “叶凌月,这里没你插嘴的余地。你不过是狗仗人势罢了。不过,你也不要太得意,你仗势的这一位,当年的确是名噪一时,可自他离开千佛宗后,就已经跌落佛坛了。难怪他早前一直不肯出现,难怪邪帝见了他跟见了鬼似的。‘杀生一怒,生灵涂炭。’”

    长孙雪缨似笑非笑,凝视着紫堂宿。

    当年紫堂宿成名时,长孙雪缨还未出生。

    可未出生,不代表长孙雪缨不知道杀生佛的名号。

    在三十三天,门派林立,大多数前辈高人成名之后,都是名垂星魂册,让后人敬仰纪念。

    唯独杀生佛,以佛号闻名三十三天,鲜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

    这也是为什么,在刚听说了紫堂宿的名字后,长孙雪缨没有认出他来的原因了。

    没门没派,是因为杀生佛在五百多年前,离开了千佛宗。

    但是,那也不过是杀生佛的片面之词罢了。

    从杀生佛离开千佛宗后,千佛宗,从未放弃过寻找杀生佛。

    而杀生佛一直行踪缥缈,千佛宗甚至扬言,只要能提供找到杀生佛的线索,将会予以重赏。

    长孙雪缨说罢,定定地看着紫堂宿。

    “长孙雪缨,你少在那装神弄鬼。”

    叶凌月并不懂长孙雪缨话语里的意思。

    她看看师父紫,发现师父紫的脸色不大好。

    “紫堂宿,只要你放过昙水,你的下落,我不会泄露。这对你和她而言,相信都有好处。”

    长孙雪缨相信,紫堂宿也不想泄露行踪。

    尤其是,叶凌月的存在……

    虽然叶凌月口口声声喊紫堂宿是师父,可长孙雪缨看得出,紫堂宿对叶凌月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师徒情谊。

    他看叶凌月的眼神,虽然经过了掩饰,可那眼神,可帝莘看叶凌月的眼神一模一样。

    千佛宗,名为佛宗之宗,身为杀生佛,第一戒律,就是无情。

    佛动了情?

    那还是佛嘛?

    更不用说,那佛还是杀生佛,动情的还是自己的弟子……一个名不正言不顺,可能会让千佛宗引来轩然大波的玄阴族的女子。

    长孙雪缨越想,也是觉得兴奋。

    “死。”

    听到了杀生佛三字时,紫堂宿的眸色,有了些许的变化。

    只是那眼神,并非是担忧,而是……

    “洗妇儿!”

    帝莘眉心一动,蓦然把叶凌月拽了过去,用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叶凌月的目光。

    “帝莘?”

    叶凌月纳闷着。

    眼前,紫堂宿的身影一变。

    只见其一瞬之间,一股血腥味弥漫开。

    血水溅在了紫堂宿的发尾上,银白色发上,多了一丝丝红色。

    长孙雪缨眼倏然瞪圆了。

    尖叫声,被生生卡在了咽喉里。

    紫堂宿距她只有一步之遥,地上,昙水仙子的身子,早已化为了血水。

    紫堂宿放下了手掌,他的掌心“慈悲印”依旧是闪动着光芒。

    他的目光,让长孙雪缨感到通体冰凉。

    她没看过这么可怕的眼神。

    男人的眼神,就好像是一把刀,一道道将其凌迟。

    “我早已非佛。”

    紫堂宿说罢,转身走到了封天令前。

    只见其发稍的血,滴落在地,染红了一片。

    “师父紫。”

    叶凌月不及看清前方的变化,她快步走向了紫堂宿。

    紫堂宿退了几步,他的身上还有血的气息。

    “封天令……”

    “留在这里!”

    紫堂宿手掌一拍,那块封天令轰的一声,直接插入了地下。

    碑体大半,都没入了天罚戈壁的土壤之下。

    在石碑没入地下的同时,一个“卐”字佛印在其周围闪烁。

    紫堂宿这一掌,却是同时封印了封天令,周围已经形成了一个结界。

    只要有人,想要擅自靠近,都会被这倒佛印阻拦。

    “师父紫,为何你要……”

    叶凌月很是意外,她不明白,师父紫为何要留下封天令。

    “一切皆有命数。”

    紫堂宿说罢,抬起了手掌,似要抚过叶凌月的头,可想到这只手上,不久之前,还沾染了血迹,紫堂宿就缩回了手。

    最终,他还是没摸到宝贝徒弟的头。

    这块封天令,对叶凌月而言,是宿命。

    可如今,还不是让她看清宿命的时候。

    这佛印结界,她暂时破除不了,可其他异魔势力,乃至神族也同样破除不了。

    这是他这个做师师父的对她的一种保护。

    “我们走着瞧。”

    长孙雪缨也知,她绝不是紫堂宿的对手。

    她很是不甘心地看了眼那块犹如界碑一样,屹立在天罚戈壁上,分隔着神界和异域的封天令,一挥手,皇甫臣带着帝释伽,一干异魔魔兵也迅速撤离了。

    夜北溟看了眼封天令,在看了眼叶凌月,也带着手下的魔兵迅速撤离。

    其他的异魔也分散离开了。

    天罚戈壁上,只留下了叶凌月和一干神族,中认识商议一番,决定先退回天战营。

    这一场,因邪神和封天令而起的的风波,暂时告了一个段落,留在原地的,除了满地的尸体之外,也只有一块封天令罢了。

    可谁都知道,这绝不是真正的结束,这会是一场更大风波的开始。

    ~最近忙完了,居然忘记祝大家中秋节快乐了,补上祝福,祝大小宝贝们,人月两团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