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7章 又得一鼎
    一股让人完全无法反抗的力量,刹那间,就席卷了帝释伽的全身。天 书 中 文  网

    帝释伽只觉得背脊一僵,体内,有什么东西,被强行一点点剥离出身体。

    那是……

    帝释伽赤目欲裂。

    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东西正在从其体内被抽出。

    “不,你不能!”

    那是帝魔命脉,他的五根帝魔命脉,被强行抽出了体内。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红,紫堂宿的手上,已经多了五根蜷缩着的红“线”。

    那红线,白中带着红,分明是五根筋络。

    帝莘眸光微微一变。

    五根帝魔命脉,这一幕,看上去如此的熟悉。

    地上,被抽取了五根帝魔命脉的帝释伽,已经痛苦不堪,蜷缩成一团。

    “你……你竟敢……”

    “物归原主。”

    紫堂宿却是将那五根帝魔命脉,随手一丢,落在了帝莘的脚下。

    再看紫堂宿的手上,一丝血迹都没有,若非是亲眼目睹,在场所有人都很难相信,那五根帝魔命脉,真的是紫堂宿生生从帝释伽的体内抽出来的。

    帝莘没有去看那五根帝魔命脉,这一幕,和他儿时的记忆不谋而合。

    可是为何,紫堂宿会知道这一切。

    帝莘直视着紫堂宿。

    紫堂宿也是看向了帝莘,两人四目相对,似有火光迸射而出。

    一旁的叶凌月却是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为何帝莘又和师父紫杠上了。

    “快,上去救少族长。”

    皇甫臣见此,忙上前,命人将帝释伽搀扶起来。

    “我的帝魔命脉,我要杀了他,皇甫臣,替我杀了他。”

    可皇甫臣连一动不敢动,只是强行搀扶着帝释伽退到了一旁。

    开什么玩笑,对方举手投足之间,就抽了帝释伽五根帝魔命脉,这就意味着,他杀帝释伽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皇甫臣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全军听令,谁能杀了他,就等同于立了大功,我一返回本族,必定重重有赏。”

    见皇甫臣无动于衷,帝释伽更叫恼火,他冲着那些帝魔家族残留下来的魔兵魔将们命令道。

    可是此时此刻,所有魔兵魔将们都用怜悯的目光看向了帝释伽。

    姑且不论帝释伽早前不顾众人死活的行径,已经激怒了众魔兵魔将,光是帝释伽被抽掉了五根帝魔命脉,这就意味着,帝释伽哪怕是回到了帝魔家族,他的命运也将就此改变。

    帝魔命脉,对于帝魔家族的直系而言,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当初,帝释伽能成为少族长,也是因其一出生就有五根帝魔命脉护体,可如今,他一下子被抽了五根命脉,在其有生之年,想要再度形成五根帝魔命脉,无疑是难如登天。

    帝释伽,已经成了废物。

    三根帝魔命脉,在直系之中,都只能算是下等罢了。

    帝释伽这时已经陷入了暴怒之中,又怎么会意识到这一点。

    “长孙雪缨,胜负已分,还是说,你想当第二个帝释伽?”

    叶凌月瞥了眼地上血淋淋的几根帝魔命脉,心底咋舌之余,也对自家师父紫的手段感到很是意外。

    师父紫还真是不出手而已,一出手,就是吓死人。

    这帝释伽也是倒霉,得罪了师父紫,不过为何师父紫不直接杀了他?

    长孙雪缨也不知是不是被血淋淋的一幕给吓住了,脸色有些苍白。

    叶凌月说完话后,她半晌才回过神来,她甚至不敢睁眼去打量紫堂宿。

    她从身上取出了素手鼎。

    “尊主!”

    昙水仙子看到长孙雪缨竟是要把素手鼎交给叶凌月,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

    “闭嘴,你可知他是……”

    长孙雪缨极快地看了眼紫堂宿。

    紫堂宿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吓得长孙雪缨把手中的素手鼎,就跟烫手山芋似的,丢给了叶凌月。

    叶凌月随手接了过来。

    长孙雪缨的反应,叶凌月也有些意外。

    这女人,还真翻脸比翻书还快,早前还嘲讽师父紫,怎么一回头,就跟见了鬼似的。

    不过好在素手鼎已经到手了。

    叶凌月得了素手鼎后,喜滋滋地看了一眼,迅速用神念扫了扫。

    这一扫,叶凌月脸色大变。

    “昙水!你好生歹毒,居然竟烈前辈困在素手鼎内!”

    叶凌月这一呵斥,昙水仙子不禁制打了个哆嗦。

    若非是叶凌月提醒,昙水仙子都险些忘记,自己将烈红衣也关在了素手鼎内。

    叶凌月忙将素手鼎打开,烈红衣被从鼎内放了出来。

    被关押了近一个月后,烈红衣早已是奄奄一息,叶凌月忙用鼎息将其治疗了一番,烈红衣才缓过了一口气来。

    “凌月,看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烈红衣睁开眼,看到了叶凌月时,暗淡的眼中,才多了一抹光芒。

    她被困在暗无天日的素手鼎里,一方面担心着关千秋,另一方面还担心着古九洲的局势,可谓是心力交瘁。

    她还以为,自己再难有重见天日的一天了。

    烈红衣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叶凌月。

    也是由于烈红衣被囚禁的缘故,古九洲那边,破除异魔结界一直没有进展,也还得人界无数苍生百姓,被异魔锁屠戮。

    “昙水,你当真是无耻到了极致。当年迫害烈前辈,连自己昔日的恋人也不放过,我今日若是不杀你,我就不是叶凌月。”

    叶凌月听罢,咬牙切齿道。

    叶凌月说罢,上前一步。

    “尊主,救我。”

    昙水仙子也知,没了素手鼎,自己根本不是叶凌月的对手。

    他躲在了长孙雪缨的背后。

    长孙雪缨看了眼叶凌月,再看了眼叶凌月身后,虎视眈眈的帝莘、紫堂宿等人。

    尤其是紫堂宿,他虽是一句话都没说,目光却是落到了长孙雪缨背后的昙水仙子的身上。

    其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

    长孙雪缨依旧是脸色苍白,可她依旧丢了素手鼎,若是再连自己门下晚辈的性命都保不住,回到道门,必定会收到责罚。

    “前……前辈,还请手下留情。昙水是我道门子弟,是丘灵子师叔的门下,不看僧面看佛面,人你们已经救了,就姑且留下她的性命。”

    长孙雪缨鼓起了勇气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