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6章 师父式打脸
    长孙雪缨看了眼帝释伽。天 书 中 文  网

    “帝释伽,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好歹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夫,看到别人这么欺负我,你还无动于衷?”

    长孙雪缨没好气道。

    看到帝莘对叶凌月几近保护,帝释伽却连替自己争一口气都不愿,长孙雪缨的心情可想而知。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帝释伽只能是上前一步。

    “你叫做紫堂宿是吧,谁允你欺负雪缨的?欺负她,就等于与我帝魔家族作对。”

    帝释伽与紫堂宿差不多声量。

    说话时,为了体现自己的气势,帝释伽可谓是步步紧逼。

    可是一靠近紫堂宿十步范围内,帝释伽就觉得举步维艰,再难前行。

    他对上了紫堂宿的眼,紫堂宿的紫眸波澜不惊,只是淡然与其对视了一眼。

    “帝魔家族?”

    紫堂宿一脸的茫然。

    “师父紫,帝魔家族就是这家伙的家族,一个欺世盗名的异魔家族罢了。”

    叶凌月在旁解释道。

    “那我还就欺负了。”

    紫堂宿说罢,身形一闪,却见其就如惊鸿一般,倏然见,从帝释伽的身前,闪到了帝释伽的身后,一掌搭在了帝释伽的肩上。

    帝释伽大惊,此人的速度,太快了!

    长孙雪缨也是眼眸一变。

    她根本没看清紫堂宿是怎么变幻身法的。

    这一掌,看似如掸尘般,没有半丝力道,可实则上却是让人避无可避。

    帝释伽只觉得身形一滞,双脚竟是提不起一点力来。

    这是什么掌法?

    “你……卑鄙,趁我不备,暗中伤人。”

    帝释伽就如一头震怒的狮子,赤红着脸。

    他根本毫无防备,对方就出手。

    “帝释伽,你要不要脸,你见过打架还喊‘一二三’的不成。”

    叶凌月冷笑道。

    什么帝魔家族,什么帝释伽,这群不长眼的,当年敢欺负帝莘,她就让帝释伽也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

    叶凌月也不知道师父紫的实力有多高,但是有一点,师父紫,师父紫的修为很高,高到深不可测的地步,对付帝释伽这种小喽喽,来一个收拾一个。

    “再来。”

    可不等叶凌月骂完,紫堂宿却是身形一变,不偏不倚,又落到了叶凌月的身旁。

    距早前的位置,不差分毫,就好像他从未变动过身法般。

    “你……”

    帝释伽发现自己又可以动弹了。

    长孙雪缨没有吭声,可她看向紫堂宿的眼神已经变了。

    她盯着紫堂宿的手掌……贝齿咬着唇。

    “咳咳,帝释伽,我师父心底善良,他说,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不是嫌他没打招呼就动手吗,这次,你先出手。”

    叶凌月瞅瞅紫堂宿,心想,师父紫还真是……莫名的有原则啊。

    帝释伽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瞪了眼紫堂宿。

    对方的谦让,非但没让帝释伽心怀感激,相反帝释伽对其还愈发恼恨。

    什么机会,这分明是羞辱。

    既然对方找死,就别怪他下狠手。

    帝释伽眼底,狠戾之色一闪而过。

    却见其体内,八根帝魔命脉在一瞬间迸开,只见了八条黑色的蛟龙之气,在其周身萦绕。

    “帝魔绝杀。”

    八条蛟龙呼啸而起,朝着紫堂宿的命门袭去,八条蛟龙呈四面八方包抄之势,快而狠,毒而绝,几乎是封死了紫堂宿的每一步退路。

    不仅如此,他连紫堂宿身旁众人,也全都算计在内,用心之狠毒,可见一斑。

    帝魔绝杀,乃是帝魔家族的一大杀招。

    “卑鄙。”

    叶凌月见状,银牙一咬。

    早前师父紫下手,只是轻轻一掌,可帝释伽却一出手就是绝杀,简直就是厚颜无耻到了极致。

    她唯恐师父紫上当,神念一动,想要将众人迅速移进鸿蒙天避开这一招。

    “洗妇儿……”

    帝莘却是微微一摇头。

    叶凌月一愣,帝莘的意思是……

    面对着呼啸而至的八条恶蛟,所有人都不由动容,唯独帝莘和紫堂宿面色如常。

    帝莘面色不变,那是因为他是在场,唯一真正和紫堂宿动过手的人。

    尽管对当时紫堂宿交手时,他还是鬼帝。

    可紫堂宿的实力,对于帝莘而言,一直是深不可测。

    同样身为八命帝魔,帝莘以为,即便是拼尽了全力,帝释伽依旧不是紫堂宿的对手。

    至于紫堂宿,看到了八条帝魔蛟,面色不变就连目光都没闪一闪。

    他依旧是和早前,扬起了掌。

    只是这一次,他的掌心,多了一抹光芒闪烁。

    那光芒,呈淡淡的紫色,细细看去,乃是一个佛拓。

    和叶凌月早前不知超度大阵时一样,乃是一个“卐”字佛印。

    与八条恶蛟相比,那佛印显得微不足道。

    可就是那一个佛印,就如萤火在星辰之前,光芒虽不起眼,却越来越盛。

    “慈悲印!”

    长孙雪缨惊呼出声。

    只听得“轰”的一声,就如星空破碎。

    那佛印忽然破碎开,化为了万千流光。

    那八条恶蛟在了流光之中,蛟身被绞成了数段。

    帝释伽惨呼一声,人已经踉跄着,跌倒在地。

    叶凌月身侧,紫堂宿已然不见。

    再见到紫堂宿的身影时,他已经站在了帝释伽的身旁。

    紫堂宿居高临下,望着趴倒在地的帝释伽。

    帝释伽面色惨白,八条帝魔蛟被对方抬手之间击杀,他只觉得体内的经脉,像是被流光斩碎一样,支离破碎,疼痛难耐。

    “你……你究竟是谁?”

    帝释伽抬头望着紫堂宿那双淡紫色的眼眸,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这男人,太可怕了,他身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没有喜怒哀乐,也没有欢喜悲愁。

    帝释伽相信,只要他一个抬手,就可以将其击杀。

    “交出来。”

    哪知紫堂宿并无没有回答他,只是抬头看向了一旁的长孙雪缨。

    见帝释伽被对方一掌击溃,长孙雪缨也已经变了脸色。

    她的脑海中,只有男子刚才那一掌。

    长孙雪缨的怔愣,落在了紫堂宿的眼里,却是她冥顽不灵,依旧不肯交出宝贝徒弟要的“东西。”

    紫堂宿没有多说,右手一拢,已经化掌为指,五指落在了帝释伽的天灵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