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3章 左手一个,右手一个
    邪帝消失了。天 书 中 文  网

    只是一句话,就将邪帝逼退。

    早一刻,还是生死危机,可是下一刻,就是风轻云淡。

    邪帝一消失,天空的异象也随之消失了。

    “他是谁?”

    在场,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响彻着同一个问题。

    置身在云端之上,男子的身影看上去,有些朦胧。

    就连身为天念师的女子,也看不清男子的容貌,直到男子从了云端之上,步步行来。

    帝莘依旧护在了血蛹前,云端上的那个影子,他不需看仔细,也知是谁。

    那个男人,曾经置他于死地。

    可今日,也是他,一言一行之间,化解了这一次的危机。

    尽管不愿意承认,可帝莘也知,若非是因为他,今日,他和洗妇儿只怕……

    血蛹内,叶凌月在感受到那一股死亡危机之后,一颗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里。

    可那股死亡的气息,在一瞬间,忽然消失无踪。

    这一切,来得太快,叶凌月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就连玄阴之血,都仿佛已经察觉到了危险已经过去,血蛹迅速消融,化为了血光,再度涌入了叶凌月的眉心。

    “帝莘?”

    再度呼吸到外界新鲜的空气时,叶凌月还有一瞬的不适应。

    入目的,只有帝莘高大的背影,前方似有脚步声传来。

    可那脚步声,疾行了几步,又顿住了,似乎也在迟疑。

    叶凌月试探着,轻呼了一声帝莘。

    帝莘也顿了顿,最终,他还是让开了。

    叶凌月和帝莘,也一起看向了紫堂宿。

    尤其是叶凌月,她看到了紫堂宿时,眼底不由闪出了几分泪光。

    “师父紫。”

    太虚墓境一别,叶凌月已经有多月没见紫堂宿了。

    见到了紫堂宿,叶凌月竟有种不真实之感。

    “是我。”

    紫堂宿凝视着叶凌月,太虚一别,已经是经年。

    他的小丫头,又成长了不少。

    脸瘦了些,显得愈发俏丽,一双美眸顾盼生辉,倒映出了他的身影。

    他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柔色,手不觉抬了起来。

    这一刻,他等待了多久。

    仿佛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

    可就在紫堂宿抬手的一瞬,耳边一阵重重的咳嗽声。

    帝莘长腿一跨,一把抓过了紫堂宿的手。

    “师父。”

    这一声“师父”,登时把叶凌月震了个外焦里嫩。

    紫堂宿那张泰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脸,也一瞬僵了僵,多了些不自然。

    只见帝莘满脸堆笑,拉着紫堂宿的手,异常亲热地说道。

    “多谢师父,帮忙击退了邪神。”

    紫堂宿用力抽了抽,想要把帝莘的手甩开。

    可帝莘的手,死死抓住紫堂宿不放,两个貌若天人的男人,身形差不多,颜值都相差无几,一个满脸笑意,一个脸僵的可以结出冰来,就这么对持着。

    “我不是。”

    紫堂宿艰难地动了动嘴。

    若非是他性格素来清冷,不轻易动怒,这会儿只怕已经一巴掌呼过去,把帝莘当苍蝇一样拍飞了。

    他只有一个徒弟,那就是月儿。

    尤其是眼前这个男人,还是他内心生生嫉妒着的。

    可是当着叶凌月的面,紫堂宿不得不断告诫自己,自己是个好师父,坚决,不能在宝贝徒弟面前失了仪态。

    紫堂宿在心底,默念着佛经,强行驱散心头,想要狠狠揍帝莘一顿的恶念。

    “当然是,我洗妇儿喊你一声师父,我是她男人,自然也该喊你一声师父。”

    帝莘生怕气不死紫堂宿,厚着脸皮,学着叶凌月的口吻,又亲亲热热喊了紫堂宿一声师父。

    别以为他看不出,紫堂宿看着谪仙似的,实则就是个道貌岸然的“禽兽。”

    你看他,前一刻,还和冰山处男似的,下一刻,看到自家洗妇儿,就笑得一脸的风骚样。

    帝莘要是让他靠近自家洗妇儿一步,自家媳妇儿还不被生吞活剥了。

    在帝莘心目中,紫堂宿,那可是绝对是和奚九夜一个级别的大威胁。

    “你!”

    紫堂宿再好的脾气,被一个男人这么死缠然打着,也没了耐性。

    况且,他从算不上什么好脾气的人。

    紫堂宿紫色的眸,闪了闪,就欲发作。

    “帝莘,你别瞎折腾了,师父紫就只有我一个徒弟。”

    叶凌月哪知两人这会儿正暗潮汹涌着。

    在她眼里,帝莘和师父紫那叫一个和睦。

    师父紫和帝莘两人,叶凌月早前也担心过,帝莘是否还记挂师父紫当初杀巫重的仇,如今一看,帝莘主动和解,这可是好事。

    不过拜师父紫为师,那就有些不妥了。

    叶凌月怀疑,师父紫是佛宗的人。

    帝莘要是真的拜入了佛宗,那岂不是要成了吃斋念佛的僧人了?

    叶凌月笑眯眯走上前去,瞪了眼帝莘,然后亲亲热热,抓住了紫堂宿的另外一只手。

    早前还准备发火的紫堂宿,被叶凌月这么一抓,一肚子的怒气,一下子就消失了。

    他怔怔凝视着叶凌月抓着自己的那只手,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子里,血管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点点蹿出来,脑子一片空白,什么气啊,什么不满啊,也跟着全都消失了。

    这可郁闷了一旁的帝莘。

    他瞪着叶凌月抓着紫堂宿的手,一颗心,七上八下。

    叶凌月瞅瞅帝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抓住了帝莘。

    却见其一手在拽着紫堂宿,一手拎着帝莘,两个身量都比她高了一大截的男人,在了她的手中,却是乖巧的很,愣是一声都没吭。

    这一幕,落到了旁观者的眼里,说有多怪,就有多怪。

    看到叶凌月一手拎着一个,薄情眼眸暗了暗。

    无论是帝莘,还是紫堂宿,都不是他可以媲美的。

    同样心里不是滋味的,还有血迟。

    他对叶凌月仰慕已久,可由于有帝莘存在的缘故,他一直不敢表示,今日一见,又多了个紫堂宿。

    这两个男人一出现,还有他什么事?

    血迟对紫堂宿的身份,尤其好奇。

    方才,男人虽然没有出手,可他一出现,邪神就被踢飞了,吭都不吭一声,就落荒而逃,可见,这男人的身份绝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