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2章 邪帝,被踹飞了
    那是?!

    看到叶凌月周身,忽涌动着一缕缕“红光”,邪帝也不由眯起了眼。天 书 中 文  网

    红光的数量越来越多,邪帝这才看清楚,那并非是什么红光,而是一缕缕红色的,犹如丝线般的东西。

    红线仿佛被一名灵巧的织女操控着,丝丝线线,在叶凌月的周身,不断盘旋,很快,将叶凌月的周身完全包裹住。

    原本叶凌月所在的位置,已然出现了一个红的血蛹。

    速度之快,比起魔杀芒还要迅速。

    魔杀芒如浮光掠影,朝着那一个血蛹袭去。

    可那血蛹看似小小一个,在遇上锋利无比的魔杀芒时,却只是微微晃了晃,竟是纹丝不动,更别说是伤到里面的叶凌月了。

    “嗯?”

    邪帝扬了扬眉。

    魔杀芒竟是无法碰触到叶凌月。

    “这是……玄阴族的法门,蛹盾?”

    邪帝在脑海中,迅速搜了搜,很快就反应过来,眼前叶凌月应用的招式,竟是玄阴族的。

    “难道此女是玄阴族中人?”

    邪帝迟疑了下,玄阴族在三十三天,属于不大不小的门派,比起如今的邪帝谷稍强了些。

    可玄阴族的那位圣女,可不是什么善类。

    邪帝早前,曾经和那女人动过一次手,对方论起实力,未必比他强,可靠着玄阴之血的缘故,反倒逼得邪帝措手不及,不得不败走。

    蛹盾,乃是玄阴族的本门法门之一,只有在族中有一定地位的才可以修炼。

    没想到,这个九十九地的女子,竟也会这种法门。

    可看对方的神力波动,又不像是真正的玄阴族。

    “杀还是不杀?”

    邪帝只是迟疑了一瞬,可看到封天令时,那一分犹豫就立刻消失了。

    封天令得手,就能白日飞升,邪帝谷一直头疼的信徒和神域问题就能解决。

    有了信徒之力,玄阴族圣女就算是来兴师问罪,邪帝也不会再避讳。

    “蛹盾虽厉害,可也不过如此。你既执意寻思,朕今日就送你一程。”

    邪帝身影暴涨,却见天空之上,漫天都只有其身影。

    邪帝就如一只张开了翅的雄鹰,斩天刃。

    只见原本浮游在天际之上的魔光芒,再度凝聚,只是这一次,其化为了一道惊人的斩天刃。

    刃光犹如一道银河,照亮了黑漆漆的苍穹,那一刃斩落,有气吞河山之势。

    此招,连苍穹都可以一分为二,不用说,叶凌月还未成熟的玄阴法门了。

    血蛹之内,叶凌月被了层层玄阴之血包围。

    外头发生的一切,隐隐约约可见。

    地面上,帝莘见了这一幕,赤目欲裂。

    体内三股力量,在这一刻,如崩腾的怒江,轰的一声,忽然炸开了。

    “不要去!”

    女子的惊呼声,已然被其抛在了身后。

    帝莘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护住洗妇儿。

    他身如疾箭,转瞬之间,已经到了血蛹之前。

    “洗妇儿,莫怕。”

    帝莘义无反顾,张臂就护住了血蛹。

    “小子,你这是自己找死。”

    邪帝倒是没想到,在了如此生死关头,会有人不顾一切,还要保护玄阴之女。

    不过死一个是死死两个还是死。

    只要能得到封天令,对于邪帝而言,结果都是一样。

    那斩天刃,依旧是不偏不倚,袭向了叶凌月和帝莘。

    漫天的杀气,扑面而来,叶凌月身在血蛹中,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

    她能感到帝莘的气息,就在身旁。

    “帝莘,你不要做傻事。”

    叶凌月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她能感到死亡的逼近。

    帝莘柔声说道。

    “洗妇儿,生生死死,我都不会与你分开。”

    夜北溟抬眼,看着天空中的那一对至死不离的爱侣,目光复杂,他的眼角余光,却不知觉,飘向了另外一个方向,仿佛知道,下一刻,会有什么人……

    斩天刃呼啸而至,帝莘提起了体内全部的三力,三股力量,不断碰撞在一起,已经临近了爆发点。

    帝莘觉得,体内的八条帝魔命脉在不断蹿动着。

    剑气,已经被他提到了极致,他要与邪帝拼个你死我活。

    “找死的是你。”

    就在邪帝冷眼,准备看到叶凌月和帝莘血溅当场时。

    一个淡漠的声音,就如鬼魅般,钻入了邪帝的耳下。

    邪帝猛地一个激灵,隐约觉得这个声音,怎么听上去有些耳熟。

    不待他回头,背脊上,骤然一疼。

    有人在邪帝的背后,毫不客气地踹了一脚,邪帝就如一只四脚蛤蟆,毫无防备,直接被从空中踹了下去。

    只见早一刻,还威风八面的邪帝,忽的就如断了线的风筝,从了天空之上,跌了下去。

    那姿势,那那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等到地面上的人回过神来时,邪帝已经“扑通”一声,跌落在地。

    而且还是以极不雅观的姿势,跌了个狗吃屎。

    “谁!谁竟敢背后伤人!”

    邪帝回过神来时,已经啃了满嘴的泥。

    他一跃而起,就要破口大骂。

    只见他背上的铠甲已经凹进了一大块,那印记赫然就是一个脚印。

    来人气力也是惊人,邪帝的战铠,在三十三天,也是一方至宝,居然被一脚给踩出了个大印子。

    邪帝心中,那叫一个郁闷,那叫一个憋屈,可待他看清了天空中,一脚将自己踹下来的人时,那骂声,一下子就噎在了喉咙里,半天吱吱呜呜不出一个字来。

    “滚。”

    来人连多看邪帝一眼都懒得,直接了当,一个字。

    “紫……”

    邪帝憋红了脸,想要骂,却愣是一个字都骂不出来。

    他心有不甘,瞄了眼封天令。

    只差一步,他就可以杀了原宿主,夺取封天令了,谁知道,那煞星会突然出现。

    可邪帝这一看,顿觉天空,一道冷视扫来。

    一股腾腾杀意,扑面而来。

    这一位,看似波澜不惊,可一旦动了杀心,天地都要变色,邪帝是领教过的,可不敢再造次。

    只是一眼,邪帝只觉得浑身如置冰窖,一动不敢动了。

    他再也不敢觊觎那块封天令,只能是咬了咬牙,身影一逝,就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