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1章 新招数
    帝莘体内气息的变动,一直紧抱着帝莘不放的女子,自也是感觉到了。天 书 中 文  网

    “你不要冲动,你冲不开我的禁锢符,更不会是邪帝的对手。那女人,也是不知死活,在邪帝面前也敢逞能。”

    女子方才见到邪帝时,就发现,邪帝的修为,比她预料的还要高很多。

    就连道门中,丘灵子,符道士之流的存在,只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叶凌月也是不知死活,若是她自裁,没准邪帝还不会动怒。

    她却不知死活要和邪帝一较高下。

    邪帝是什么身手,弹指之间,就足以让叶凌月灰飞烟灭。

    若是真的激怒了邪帝,邪帝甚至会迁怒于其他人。

    她如今能做的,就是以自己如今在道门中的身份地位,让邪帝心存避讳,不敢冒犯其。

    邪帝虽是实力高深,可邪帝谷大不如前,也不会贸然和女子起冲突。

    只可惜了那一块封天令,早前,邪神与女子已经达成了协议,只要女子坦白了破阵之法,事成之后,就会将封天令让给女子。

    可如今邪帝亲临,女子可没把握,从邪帝手里得到半点好处。

    女子唯一担心的就是帝莘,邪帝非杀叶凌月不可,才能夺得封天令,帝莘若是傻到去送死,她都保不住帝莘。

    “滚开。”

    女子的软玉温香,对于帝莘而言,无疑是火上浇油。

    他只知道,洗妇儿有危险。

    谁,无论是三十三天,还是什么九十九地,若是有人敢伤了洗妇儿,他上天入地,也不会放过对方。

    帝莘满目通红,体内,三股力量不断乱蹿。

    他英俊的脸上,也为此,气血涌动,整个人的身躯,不断颤动。

    他浑身就如一块烙铁,女子只觉得碰触到帝莘的皮肤的位置,起了一片小小的燎泡,仿佛抱住了块烧得通红的炭火。

    她不得不松开了。

    “你疯了不成,再这样下去,你会全身筋脉逆行,爆体而亡。”

    女子咬牙呵斥道。

    可帝莘哪里听得到她的话,他此时,一双眼中,只有叶凌月。

    叶凌月只觉得,身子不听使唤,一个失重,人已经到了半空中。

    邪帝就如庞然大物般,他随手一掌落下,铺天盖地的掌力,让叶凌月根本逃无可逃。

    叶凌月只觉得四肢僵硬,仿佛被牵了线的木偶。

    她神念一动,衣袖间,多张符箓祭出。

    符箓就如漫天雨点,一股脑砸向了半空中的邪帝。

    哪知那些威力可怕的符箓,落在了邪帝的眼中,却是微不足道。

    他一掌扫出,那些符箓不待靠近,就被掌风震成了碎片,纷纷扬扬,化为了齑粉。

    天符级别的存在,居然在邪帝眼中,视如无物。

    叶凌月心底的震撼,可想而知。

    “老大!”

    “主人!”

    小吱哟、九重玉净柳和皇甫臣缠斗着,一时难分上下。

    它们发现了邪帝出现,意识到叶凌月极其危险,一兽一植也不顾皇甫臣,小吱哟飞身一纵朝着叶凌月的身前挡去。

    九重玉净柳也是无所畏惧,愤怒地挥动着柳枝,狠狠甩向了邪帝。

    “神印神宠?勇气可嘉,可惜了,都是未开化之物。”

    邪帝见了两小家伙怒不可遏地冲了上来,眼皮子掀了掀。

    两小家伙的品种,引来了邪帝多看了一眼,两小家伙身上的气息,表明了它们和叶凌月乃是本源。

    能拥有如此忠心的神印神宠,在三十三天也很是难得,只可惜了,这两小家伙认错了主子,它们还未真正成长,就注定要夭折了。

    面对两小家伙,邪帝连反掌一击的心思都懒得有,却见其屈指一弹,一记指风化为了数缕,分别袭向了小吱哟和玉净柳。

    小吱哟身形瞬变,几个幻闪,竟是避开了指风,张口就往邪帝咬去。

    九重玉净柳也是不甘示弱,却见其八根柳枝闻风而动,挥洒自如,却是“噗噗”数声,将那指风尽数击碎。

    “嗯?”

    邪帝的眼皮又掀了掀,很有几分诧异,仔细瞅了瞅两小兽。

    两头还未开化的神印神宠,竟有这等能耐?

    “朕无意与你们再斗,这可是你们自寻死路。”

    邪帝有些不耐,他以身临九十九地,时间不能太长,他倒是不怕三十三天有人声讨,而是以他之名,亲自到九十九地,对付一名伪神族,传出去,必定会贻笑大方。

    他今日来的目的,就是快战快决。

    邪帝失了耐性,却见其眉宇拧了拧,周身,一道道光影浮动。

    “魔杀芒。”

    其周身威压,化为了百千杀芒,光芒四射,却是一挥而出。

    魔杀芒乃是邪帝周身的杀气凝聚而成,邪帝存世万载,在三十三天,也是一方枭雄的存在。

    其杀气凝聚而成的招式,比起帝莘的剑气,犹要胜几分。

    小吱哟和九重玉净柳何曾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一兽一植左右避闪,可那杀芒来势汹汹,剑气已经到了身前。

    只听得“嗤嗤”数声,小吱哟和九重玉净柳先后中招。

    “小吱哟,柳柳,回来。”

    叶凌月见了两神宠受伤,伤在它们身,就如伤在了自己身上。

    她神念一动,却是强行将一植一兽都收了回来。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自裁还是……”

    见叶凌月至此还不退缩,邪帝眼底倒是浮起了些许赞赏之意。

    “一战方休。”

    叶凌月也知,邪帝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存在。

    可战到了这一步,能否保住封天令,只得一战。

    “不知死活。”

    邪帝周身,魔杀芒数量更加惊人,一瞬之间,千道杀芒如邪风破刃,如疾风呼啸,朝着叶凌月疾驰而去。

    天符对邪帝无效,一般的攻击,也根本伤不了邪帝,叶凌月也知,她唯一能动用的,就是玄阴之血。

    “生死一线,玄阴之血,若是你不想我这个玄阴天女死掉,就要拼尽全力助我一战。”

    叶凌月心底暗道,咬了咬牙,眉心玄阴神印再是一变。

    玄阴之血,破额而出,只是这一次,玄阴之血没有化为刀刃,而是化成了一缕缕红色的丝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