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9章 邪帝烙印
    昙水仙子失了素手鼎,等于自断左右手,从今往后,在神界再难成气候,甚至于,她对关千秋的控制,只怕也要为此大受影响。天 书 中 文  网

    没有了宝鼎,又没有了爱人,昙水仙子不敢嫉恨女子,反倒是将痛恨之意,瞄准了叶凌月。

    若非是叶凌月,她昙水仙子怎么会落到了今时今日的凄惨地步。

    她宁可拼着玉石俱焚的心思,也要叶凌月赔上性命。

    她不惜低声下气,本以为女子一定会答应。

    哪知女子听罢,却是说了一句。

    “她,无需我出手。”

    昙水仙子一怔,还有几分不甘。

    “尊主,为何?难道连尊主也怕了她不成?”

    昙水仙子以为,叶凌月虽然实力没多少,可身上的秘密的确不少。

    什么九洲鼎,什么佛力,什么超度阵,哪一个都暗示着,叶凌月身后有很大的势力支撑。

    难道那势力,强大到连道门都要避讳不成?

    叶凌月在旁冷眼旁观,对于女子的人品也很是唾弃。

    不过看样子,素手鼎除了那一颗五彩魂玉外,还另有用处。

    否则,以女子眼高于顶的脾气,又怎么会贸然出手,抢夺自己手下的宝器。

    两人的话,自也是落到了叶凌月的耳里。

    女子抬眼,掠了叶凌月一眼。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真是可怜。”

    昙水仙子听罢,不由大喜。

    “尊主,您说的可是真的,叶凌月会死?”

    “邪帝谷的烙印入体,除非死,否则,谁都救不了她。”

    女子说罢,看了眼叶凌月的手。

    叶凌月下意识低头一看,却见自己的手背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邪”字。

    那“邪”字,和早前邪帝舍利上的裂纹如出一辙。

    叶凌月早前只顾着用白色鼎息,检查体内的情况,却没发现,自己的手背上,多了个字。

    “邪帝谷可不是什么善类。邪神因你而死,你已经成了整个写的股东公敌。哪怕是你藏到了天涯海角,邪帝极其手下也不会放过你。”

    女子幸灾乐祸道。

    她早前,曾经动念,亲自出手解决了叶凌月。

    但是在看到了邪帝谷的标志后,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邪帝谷,在五千多年前,不知何故,被佛宗和道门一起围剿,原本在三十三天强盛一时的邪帝谷,迅速没落。

    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邪帝谷哪怕是规模不如前,可是邪帝门下,都是锱铢必较之辈,无论是什么是势力,一旦得罪了邪帝谷,就会遭遇疯狂的追杀。

    他门追杀的手段,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曾经有一名星河老祖的座下子弟,在七百多年前,薄幸于一名邪帝谷的女子,那女子含恨而终。

    星河老祖仗着星河家在三十三天鼎盛一时,在邪帝谷上门后,庇护手下子弟,邪帝谷一时退走。

    哪知过了七百年后,在星河老祖一次闭关之时,那名子弟以及他府中三百多人,一夜暴毙,没有任何迹象证明人是怎么死的,更不用说,是不是邪帝谷出的手。

    星河老祖知道后,气得暴跳如雷,可因为没有证据的缘故,也只能忍下了这口气。

    此事,在三十三天一时传开了,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邪帝谷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星河家姑且如此,更何况是叶凌月这么个九十九地的小喽啰。

    所以在女子眼中,叶凌月已经和死人没什么两样了。

    “邪帝烙印又如何?”

    叶凌月正欲发话,她是死过一次的人,面对死亡威胁,本就心中无所畏惧。

    却有一只手,骤然握紧了她的手。

    帝莘闪身出现在了叶凌月的身侧。

    “你?”

    女子大吃一惊,早前帝莘不是和帝释伽在交战嘛,为何?

    她眸光一闪,就见了帝释伽踉跄着,跌落在地,嘴角多了一丝血色。

    没用的东西。

    女子眼眸转厉,再看皇甫臣那边,和小吱哟、九重玉净柳斗得不分上下。

    “她得罪了邪帝谷,必死无疑。世上女人何其多,你又何必挂死在一棵树上。”

    女子看着帝莘。

    同样是八命帝魔,帝莘的确比帝释伽强太多了。

    虽不知帝莘和帝魔家族有什么恩怨,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帝莘是帝魔家族的子嗣,由于某些原因,他沦落在外。

    他和帝释伽看上去年纪相近,若是……

    女子心头微微一动。

    若是他可以放弃叶凌月,女子也许可以考虑帮助帝莘重返帝魔家族,甚至是,帮助其夺取帝释伽的身份地位。

    “世上女人是很多,但是我中意的只有叶凌月一个人。邪帝最好不要来,若是真来了,我帝莘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帝莘乃是曾经的妖祖,在他眼中,谁敢伤了他家洗妇儿,就只有死路一条。

    女子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

    可是刹那间,她脸色大变。

    “变天了。”

    叶凌月也不禁握住了帝莘的手,两人同时察觉到,天空风云变色。

    只见天空之上,早前蔚蓝色的天空,不知何时再度笼上了阴霾。

    那黑色,阴沉沉的,比起早前邪神使用“吞天噬地”法门时,还要阴沉可怕许多。

    “是谁,竟敢伤我邪帝谷中人。”

    伴随着天空上,降下了隆隆如雷声的威严怒叱。

    叶凌月觉得,自己的手背上的皮肤,一阵灼热,那个血红色的“邪”字仿佛要破手而出,疼痛的厉害。

    “邪帝亲临……叶凌月,我早就说过。”

    女子也露出了诧异之色。

    虽说知道叶凌月身怀邪帝谷的复仇烙印,可女子以为,叶凌月只会面对无穷尽的追杀,没想到,邪帝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邪帝谷在三十三天因为面临过围剿的缘故,一度变得非常之低调。

    这些年,唯一出格的事,也就是星河家族的那次屠杀,以及这一次封天令现世,邪神不顾三十三天的禁忌,强行到了九十九地。

    没想到,邪神之死,居然引来了邪帝亲临。

    女子目光,在叶凌月和帝莘之间来回移动,帝莘和叶凌月,此时都留意着天空的异动,倒是没有留意到女子的异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