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2章 正与邪 (月票加更)
    在邪神说话之时,身在了另一边的七星踏月阵中的女子眼眸中,同时也有一光一闪而过。天 书 中 文  网

    半个时辰之前,当叶凌月成功炼化出七星踏月阵时,而且其威力比女子还要强一些时,女子的心情可想而知。

    她在道门中,一直是天之娇女,何曾被人超越过。

    无论叶凌月是不是佛宗的人,女子心目中,都已经对叶凌月生出了敌意来。

    而且这股敌意,也因为帝莘和叶凌月关系的缘故,变得越来越深。

    所以,当邪神忽然找上女子时,女子并无意外,相反还有几分欢喜。

    邪神与女子,都是三十三天的人,他们的交流,自然不是通过九十九地的寻常之法。

    女子置身在七星踏月阵中,邪神却依旧有法子,联络上女子。

    “大胆,一介邪神,敢冒犯本尊。”

    女子眉头动了动,在心头怒喝道。

    “呵~没想到阁下竟是位女子。”

    邪神也很是意外,眼前这一位道门中人,竟是名女子。

    邪神见叶凌月躲在了七星踏月阵中,也知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叶凌月。

    道门的阵法,叶凌月用了佛门的法佛拓将其加固,形成了更加强大的阵法。

    即便是叶凌月没有了佛力,但是只要她不出阵法,邪神就无法将其击杀。

    加之有封天令制衡,邪神这一战,战况未明,甚至会陷入无边无尽的持久战中,邪神耗不起那么长的时间。

    邪神也不是傻子,他思量了一番,也知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道理。

    要想破解叶凌月的七星踏月阵,将其击杀,只能求助于早前布阵之人。

    对方无疑也是三十三天之人,对方和叶凌月的关系,也是若即若离,似敌似友。

    邪神不知对方的态度,索性就来试探。

    他用的,乃是三十三天的一种神念沟通之术,女子并不排斥与其交谈,这已经是好的迹象了。

    “是男是女,与你无关。”

    女子不知邪神的目的,言语之间,很是警惕。

    “阁下不要误会,在下对阁下并无敌意。你我都是三十三天人,也都懂得规矩。阁下用了七星踏月阵,还被外门的人学了去,此事如果是被道门知道了,相信阁下……”

    邪神说道。

    “你想威胁我?”

    女子勃然大怒。

    七星踏月阵,在道门中,属于铜级的法门,随意泄露,的确有些麻烦。

    她早前也没想到,叶凌月可以临摹,而且还进行了改良。

    “非也非也,只要阁下能将七星踏月的缺陷告诉在下,在下大可以当做没见过阁下。”

    邪神笑道。

    他也知,道门戒律深严,可比他的宗门严厉多了。

    “告诉你?那对我有什么好处?”

    女子冷哼道。

    “若是叶凌月死了,那那个叫做帝莘的……”

    邪神笑了笑。

    他提到帝莘时候,女子的气息不禁一乱,眼神也有些慌乱。

    她没想到,邪神竟能看出她的心思。

    邪神也是洋洋得意。

    走位邪帝谷的人,他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对人的观察力,也很是惊人。

    虽然经过了伪装,可是女子早前对帝莘很是关注。

    邪神知道了她是女子后,愈发肯定了,她对帝莘别有用心,一猜测,果然如此。

    “放肆!”

    女子恼羞成怒。

    “你也不用生气,帝莘那小子,的确非池中物。他的身上,有着足以媲美邪帝大人的可怕潜力。”

    邪神的话,让女子又是一惊。

    “此话当真?”

    女子本就对帝释伽不满,对同样拥有八条帝魔命脉的帝莘有些好感。

    但是考虑到,帝莘和帝释伽都是八条帝魔命脉,两人在天赋上,也没有绝对的差距。

    那样一来,道门和自家长辈必定不会同意取消婚约,替其另选未婚夫。

    可若是邪神所说的一切是真的,帝莘真的拥有堪比邪帝的潜力,那就不同了。

    邪帝在三十三天,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是邪帝谷的创立者,即便是自己师父,对其也要避讳几分。

    “信不信由你,怎么样,愿不愿意与我合作?”

    邪神见女子已经开始动摇,趁机游说了起来。

    女子迟疑着。

    她告诉了地方七星踏月阵的破解之法,无疑就暴露了自己阵法缺陷,邪神若是倒戈相向,她也会很棘手。

    可若是不告诉对方破解之法,叶凌月身为封天令的原宿主,有七星踏月阵的守护,封天令就无法到手。

    她泄露了七星踏月阵的事,也可能被道门中人所知。

    更重要的事……帝莘对那叶凌月,似乎是情根深种。

    在权衡利弊一番后,女子已然有了决断。

    “我可以告诉你,阵眼所在,只要破坏了阵眼,就可以破阵。不过我还有有个条件。”

    女子也不是善类,邪神威胁她时,她也想好了应对之策。

    “什么条件?”

    邪神亟不可待,想要破阵,击杀了玄阴天女。

    那女人,实在是太碍眼了。

    “我要封天令。”

    女子此行的目的,就是封天令。

    “这不成,只有封天令,才能助我白日飞升。”

    邪神一口拒绝。

    “我的意思,是让你先飞升,甚至是行使你的其他计划。但是你白日飞升之后,那封天令,得归我。你也知道,邪帝谷在三十三天的势力,比不上道门。”

    女子冷笑道。

    “若非是当初道门和佛宗联手围剿,我邪帝谷又怎么会没落。”

    邪神怒道。

    当年,三十三天的所谓正道,联手一起剿杀邪恶势力,邪帝一族,也被迫迁居邪帝谷。

    如今邪帝谷一脉,领地极少,人丁凋零,这也是为什么,邪神会到九十九地来,想要掠夺九十九地的人和领地,这也都是为了扩充邪帝谷的势力。

    “那是陈年烂谷子的旧事,与你我无关,我要封天令,你要你的信徒和领地,这两者并不冲突。你若是能接受,我们就合作,若是不能接受,那我自会和叶凌月联手,届时,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女子的话,让邪神又惊又怒,他算是弄清楚了,自己遇上了一个极难对付的女人。

    这女人,甚至比那叶凌月还要棘手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