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0章 第3155 是福不是祸
    看到叶凌月竟然真的临摹出了个阵法,女子的面色有些不善。天 书 中 文  网

    可是此时,叶凌月可顾不上这些。

    “所有人,立刻进入阵法中。”

    看到了阵法真有用,神魔两方,那些神魔兵士们,全都一窝蜂,往新的七星踏月阵跑去。

    这些人中,不仅只有血迟等人的手下,还有一些是帝魔家族的异魔兵。

    帝释伽见状,大声呵斥道。

    “岂有此理,谁允许你们听那女人的命令的,帝魔家族的魔兵听令,谁也不许进入神族的阵法。”

    帝释伽的话,引来了一声嗤笑。

    血迟嘲讽道。

    “帝释伽,亏你好意思说出这种话里,只许周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成。你自己跟着女人屁股后面走,保住了性命,却不允许自己手下的兵士保命。”

    帝魔家族的那些异魔兵们,在早前的邪神攻击中,死伤无数。

    他们也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少族长,躲在了阵法中,安然无恙。

    看到他们魔兵受伤,也不上前援助,这会儿,甚至连让他们逃生的机会都不给。

    这让这些原本对帝魔家族忠心耿耿的异魔兵们,也生出了几分不满来。

    “血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分明是在挑拨离间。阵法才多大,哪能兼顾每一个人。”

    帝释伽被血迟的话,讽刺得脸红耳赤,却依旧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阵法大小,全看布阵之人,我家女神就比某些人好心多了。同样是阵法,可就大不相同了。”

    血迟撇撇嘴,用了眼角的余光,扫了眼女子。

    血迟和帝释伽说话的同时,已经有不少神族和魔族的兵士,都进入了新的七星踏月阵中。

    阵法的威力,也已经开始初步显露。

    “胡说,她的阵法,怎么能和……”

    帝释伽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了叶凌月的大阵的威力时,他也一时语塞。

    早前,在叶凌月布阵成功时,帝释伽还很不以为然。

    看样子,叶凌月的阵法,只是和他的未婚妻的相似,却绝不相同。

    在帝释伽看来,威力自然也不可能同日而语,毕竟叶凌月只是个神念师,而女子却是个天念师。

    两人的差距,简直就是十万八千里。

    他以为,叶凌月的阵法,没多久就坚持不住了。

    哪知道事实恰好相反,叶凌月的阵法,威力还在不断显现。

    叶凌月临摹出来的这一个七星踏月阵,比起早前女子的那一个七星踏月要更加高明。

    至少,在众人眼中是如此。

    因为叶凌月的七星踏月阵,使用的范围,更加广,进入阵法中的神魔兵的数量,已经有五六千之巨。

    身在新的七星踏月阵中,那一个偌大的“卐”字,发出了明亮的光芒。

    那些受伤的神兵和魔兵们,得到了暂时的安身之所。

    帝莘、夜北溟等人也迅速做出了反应,命令手下的方士和巫者开始治疗伤员。

    帝魔家族的那些魔兵们也不再听命于帝释伽的命令,都进入了阵法中。

    一时之间,除了女子和帝释伽等人,其他人,都以叶凌月的新七星踏月阵为中心,汇聚在一起。

    邪神召唤出来的那些邪恶亡灵,也只能遥遥窥探着,却不敢上前一步。

    “怎么会这样,尊主,为何叶凌月临摹出来的阵法威力比……”

    昙水仙子一脸的难以置信,她想说,为何叶凌月的阵法,会比尊主的还要厉害,可话才说了一半,就被女子可怕的眼神给吓到了。

    女子一脸的难看,只见她衣袖之下,十指因为愤怒,纠结在一起。

    那双看着秀美无比的眼眸中,狠光一闪而逝。

    为何……连她也想知道,那玄阴天女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叶凌月,非但是临摹出了七星踏月阵,还成功改良了七星踏月阵。

    七星踏月阵,覆盖的范围,并不大。

    叶凌月用了佛门的金刚佛拓代替了道门八卦的基础上,又将七个佛拓凝聚在一起,以新的佛拓为阵眼,炼化成了新阵,这个阵法,威力更大,覆盖范围更广。

    改良法门阵法,这女人,要么是身后有高人指点,要么就是天赋逆天!

    女子在两个可能性,稍作盘桓,目光在四下扫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半点高人的气息。

    可女子也不愿相信,叶凌月可以天赋达到了逆天的地步。

    “我们该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叶凌月就要把我的人都收买了。”

    帝释伽一脸的不甘心。

    他的那些手下,对于他的命令全然不顾。

    这些人,就算是能够活着躲过邪神这一劫,返回帝魔家族后,也不可能再为其所用。

    如此的危机,是帝释伽从小到大,从未遇到过。

    “身为一族的少族长,你竟还有脸问我?”

    女子没好气地瞪了帝释伽一眼。

    “我……”

    帝释伽吃瘪。

    “少族长无需太过担心,虽然叶凌月临摹出了阵法,可她应该也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邪神不会坐以待毙。”

    皇甫臣说罢,冲着女子颔了颔首。

    两人目光对视,从各自的眼中,看到了几分了然之色。

    正如皇甫臣所说,女子也是这么想的。

    叶凌月的阵法,的确是保护了很多人,也收买了足够多的人心。

    可是在眼下的这种情况下,叶凌月收留越多的人在阵法之中,就等同于多了越多的累赘。

    她自己还将宝贵的力气,都用在了布阵上,简直可说是愚蠢。

    “这么说来,我们只要等邪神出手?可是那封天令……”

    帝释伽将信就信,狐疑着,看向了半空中,那块封天令。

    自从叶凌月暴露了原宿主的身份之后,封天令就背弃所控,此时就如一名忠诚的护卫,与邪神一方对峙着。

    叶凌月布阵时,邪神好几次想要出手,都被封天令及时阻拦了。

    “那女人,的确是个祸害。不过,她也就只能如此了,愚蠢,耗空了佛力,留给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邪神被封天令所阻,眼看着叶凌月炼化成阵,邪神最初很是愤怒,但是发现叶凌月居然消耗光了所有的佛力,邪神不禁放声大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