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8章 不同寻常
    女子的话,无疑是一锤定音。天 书 中 文  网

    帝释伽和皇甫臣都是一脸的震惊,这小子不是吧,居然走狗屎运,成功模拟出了七星踏月阵?

    叶凌月和帝莘则是一脸的了然,对于薄情的气运,两人都是见识过的,所以叶凌月这一次,才会毫不犹豫,选了薄情。

    果然薄情没有让他们失望,果然成功地临摹出了七星踏月步,或者说是,好运的临摹出了整套步伐。

    “尊主?你确定那小子的七星踏月步是正确的?那他为何没有形成八卦?”

    昙水仙子也是难以置信道。

    薄情分明连方士都不是,居然能够领悟道门的法门奥义?

    “法门也有神似和形似之说。那名男子,虽说步法不是很标准,但是无疑是正确的。只要有其他懂得阵法的人,再专研一番,即可熟能生巧,破解此法。不过,能破解步法,未必就意味着她们能布下阵法。”

    女子咬了咬唇,不过旋即又嫣然一笑。

    正如女子所说,薄情之所以没能像女子一样八卦来,并非是步法不对,而是他不懂得阵法。

    她早前传授的步法只是其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才能形成七星八卦阵。

    没有那个因素,一切都是浮云。

    “我真的成了?”

    连薄情自己都是莫名其妙。

    “应该是成了,我再琢磨琢磨。”

    在场,也就帝莘最擅长阵法。

    说罢,他就走上前去,仔细观摩了薄情留下来的几个脚印。

    “就八步?真的能够列出个阵法来?”

    血迟瞅瞅薄情,他记得薄情这家伙。

    早前留意到,是因为发现这家伙和自己一样,都对女神有意思。

    不过他一直没有把对方太放在眼里,只不过是个好看的小白脸罢了,和帝莘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可如今看来,这小子似乎也有点本事。

    谁说,好运气不是一种本事。

    凡是真正能位列高位的强者都知道,成功有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一分的运气。

    “应该可以。”

    叶凌月对帝莘很有信心。

    果不其然,帝莘折返而回。

    他的面色,看似欢喜,又有几分担忧。

    “怎么样?”

    叶凌月迫不及待得问道。

    “步法已经完整了,有个比步法更加棘手的问题,就是布阵使用的力量有些特殊。”

    帝莘为难道。

    他方才已经试了试,帝释伽身旁的那名女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用的力量并非是九十九地的神力、魔力,乃至妖力。

    这也颠覆了帝莘认知以来的一般力量体系,他本身融合了神、魔、妖三力,却没有一种力量可以成功绘制出七星踏月步。

    若是力量体系不同,那即便是知道了步法也没什么用处。

    听帝莘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

    若是说连帝莘都没法子,那其他人更加没有法子了。

    正当众认不知如何事好时,叶凌月沉吟片,忽说道。

    “我来试试。”

    “女神,你可不要逞强,既然帝莘那小子都不行,你就算是临摹了步法,只怕也难成阵法。”

    血迟好意劝说道。

    帝莘的实力,也算是有目共睹的。

    在血迟来,靠阵法击退邪神,本就不可行。

    与其白白浪费气力,还不如多省一些气力,保留实力,才可以更好地对付邪神。

    “死马当活马医,若是不试一试,我们都会被困死在这里。”

    叶凌月看得出,邪神的阵法,正在持续发挥作用。

    她方才用神念扫了一圈,发现众人的力量都在削弱。

    也就只有叶凌月体内的天地之力,也就是佛力还算是正常,并没有被吸食,这就意味着,天地之力,也许就是邪神力量的克星,既是如此,何不拼一拼。

    “让她试试。”

    方才就一直在观摩阵法的夜北溟忽说道。

    夜北溟一直是个开明的父亲,他也深知叶凌月的性格,女儿从不做没把握的事,她既是要试,就姑且让她试一试。

    血迟无奈,只得让开了。

    却见叶凌月不像是薄情那样,直接踏步而出,她在原地踱了几步,才开始踏出了第一步……

    “她也想试……”

    看到叶凌月走上前去,女子有些诧然。

    “不自量力,她的本事可比帝莘差多了。”

    昙水仙子语带不屑。

    叶凌月此女,狡猾的很,论起真本事,却未必有多少。

    帝释伽也是一脸的漠然,倒是皇甫臣的神情有几分凝重。

    一步、两步……叶凌月每次都是下脚极其谨慎,八步七星踏月步,却足足用了近一刻钟才走完。

    只是走完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阵法出现,一切如旧。

    “果然还是不行……”

    血迟等人不免有几分失望。

    “果然不行,我就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轻易使出道门的阵法。”

    帝释伽冷嘲热讽道。

    “闭嘴。”

    女子面色一僵,狠狠瞪了眼帝释伽。

    无可救药的蠢货,竟是泄露了她的身份,难道他就看不出,自己一路都在隐瞒身份。

    竟是道门…一旁的皇甫臣听罢,眉头微微一挑,眼底多了几分了然。

    难怪脾气这么大,虽是没到过三十三天,但是皇甫臣也知,道宗、佛门乃是并驾齐驱的存在。

    “等等,那女人还想再试?”

    昙水仙子还没冷嘲热讽完,就见前方,叶凌月又脚下又是一动,显然还不死心,还要再使唤一次七星踏月步。

    “这女人是傻子不成,一次不行,难道第二次就行了?”

    帝释伽冷笑道。

    神魔联军方面,血迟等人也是才反应了过来。

    叶凌月在失败了一次后,竟又不死心,又踏出了一步。

    只是这一次……

    “嗯?”

    在观察叶凌月的举动的女子,忽是眉头一挑。

    却见叶凌月看似和第一次,动作没什么两样,可明眼人如她,还是察觉到了些不对劲来。

    叶凌月这一次,下脚有些不同。

    她将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了双脚之上,一脚稳稳落下。

    却见其脚下,天地之力迅速凝聚。

    天地之力在其脚下溃散开,却没有立刻散去,而是凝聚成了一个“符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