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6章 不同的天赋
    帝莘亦步亦趋,走了过来,直到到了七星踏月阵前数十步之距,才停了下来。天 书 中 文  网

    近距离,让帝莘能够更清楚看见七星踏月阵。

    不得不说,这个阵法很是特殊。

    帝莘一眼看过去,并不能看到阵法的阵眼所在。

    阵法的力量波动不强,但对那些噩鬼而言,却是无形的威慑,一靠近必死。

    帝莘也看不出,这阵法到底师出何门。

    “这阵法不错,这位……姑娘,我洗妇儿让我来和你商量件事。”

    帝莘颔首。

    女子本还指望帝莘说出什么话来,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哪知道他一开口还是叶凌月。

    女子冷哼了一声。

    “想用我的阵法庇护你们?门都没有。”

    七星踏月阵的威力可大可小,全在布阵之人,可女子眼下不能也不愿意动用自身之力。

    尤其还是要帮助叶凌月,女子心底也是一千一万个不情愿。

    “我洗妇儿说了,大伙都被困在天罚戈壁里,那些噩鬼每击杀一人,大阵就能多吸收一分力量。待到集齐了十万亡魂,邪神就可以启动大阵,届时,你我在场所有人,未必能逃脱得了大阵。“

    帝莘也不愿和女子多说。

    这女人,姑且不论容貌如何,说话硬邦邦的,让人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少在那妖言惑众,我们有七星踏月阵护卫,邪神伤不了我们,要死,也是你们死。”

    帝释伽一想到,叶凌月才是封天令的原宿主,早前将他们骗得团团转,他就一肚子窝火。

    他巴不得女子拒绝了帝莘的合作,免得与帝莘又有近一步的合作。

    “少族长,这一次,在下只怕要站在神族那一边了。叶凌月说得是实情。”

    皇甫臣在旁咳了几声。

    帝释伽一听,愣了愣,难道说,七星踏月阵也没办法帮助他们免受邪神的侵害。

    女子也一阵沉默。

    阵法是她布下的,能持续多久,她很清楚。

    在不动用道基之力的前提下,这个阵法最多只能支撑一个时辰。

    眼下,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那大阵真的那么厉害?”

    帝释伽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可以传授你们七星踏月阵的布阵之法,但是能不能成功布阵,全靠你们自己。”

    女子略一沉吟,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决定,告诉帝莘等人布阵之法。

    邪神的力量在不断增强,眼看神魔两边都不是邪神的对手。

    一旦邪神真的吸收了十万魂魄,他重新铸就真身,献祭大阵很难打破。

    “那是自然。”

    帝莘听罢,冲着半空中的叶凌月比了个手势。

    叶凌月迅速落地,与其一起落地的还有夜北溟、薄情、尉迟青、薄情等人。

    “尊主,七星踏月阵可是本门不传之秘。”

    昙水仙子见状,小心提醒着女子。

    此阵,根本不该出现在神界,若是让道门知道了,追究起来……

    “怕什么,一切有我。再说了,能不能学会还是未知数。”

    女子不屑道。

    她是答应了帝莘,传授七星踏月阵,可要学会这阵法,先要学会一套七星踏月步法。

    这步伐,看似只是简简单单的七步,可是却蕴含了北斗七星斗转星移之势,一步之下,又有七七四十九种变化。

    当初女子在道门时,学习这种步法,也是足足用了十余年的时间,才能灵活掌握。

    她就不信,帝莘和叶凌月之流,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掌握。

    若是学不会,帝莘也就无话可说。

    “我只演示一遍。”

    女子说罢,忽是身影一瞬,其脚下,已经是连连踏出数步。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女子的脚下,多个脚印,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演示完毕了。

    女子扫了眼在场众人。

    众人都是目瞪口呆,没有吭声。

    除了叶凌月之外,只有帝莘是阵师,其他人都是对阵法之类一窍不通。

    “你看懂了?”

    血迟干咳了几声,问了一声身旁的尉迟青。

    尉迟青翻了个白眼。

    他算是知道了,帝释伽身旁最大的杀手锏并不是皇甫臣,而是眼前这位异魔兵。

    “他”的身法,快得惊人。

    以他们的修为,愣是没看清楚,对方方才用的是什么步法,更不用说,什么阵法了。

    夜北溟和血迟、薄情等人也没好多少,夜北溟倒是看清楚了女子的步法,可是愣是没看出半点和阵法有关系的地方来。

    余下的也就只有帝莘和叶凌月,几人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两人身上。

    “我只记住了一半。”

    叶凌月沉吟了片刻,迟疑着说道。

    女子的身法的确很快,可叶凌月并不是寻常人,她是神念师,用神念记忆,比起用肉眼记忆,哟啊快得多。

    可是即便是如此,她也只是记住了一半。

    “我记住了七成。”

    帝莘比叶凌月还稍好些,他虽不是神念师,可是领悟出了剑意。

    剑意也是意识的一种,丝毫不逊于神念,加之帝莘的修为,本就比叶凌月高,所以记住了七成倒也不为过。

    可即便如此,所有人的记忆加在一起,也只有七成罢了,不能完整的记下女子的步法,怎么修炼七星踏月阵。

    听说叶凌月和帝莘各记住了五成和七层的步法,女子神情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可实则上,内心却是翻江倒海一片。

    只是一次,就记住了那么多,这两人的武学造诣,很是可怕。

    尤其是帝莘,居然记住了七成……

    女子看向帝莘的目光变得更加不同了。

    只可惜,帝莘身上没有道基,否则的话,她真想将其带回师门,想必师门的长辈也会很是欢喜。

    “我说过,只有一次机会,你们学会了七成,大可以用七成的步法,试试能不能布下七星踏月阵。”

    女子一脸的冷酷无情,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她已经破例传授了师门法门七星踏月,不可能再传授一遍。

    就在女子传授时,天地之间的噩鬼,叫嚣的更加厉害,越来越多的神兵和魔兵命丧于噩鬼之手,化为了献祭大阵中的一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