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4章 七星踏月步
    意识到,叶凌月就是那个他掘地三尺都在寻找的封天令的原宿主后,帝释伽差点没气到吐血。天 书 中 文  网

    他早前和天魔廷争、和其他异魔势力争,一心想要早点夺取封天令,哪知道,真正的封天令宿主,一直蛰伏在身边。

    叶凌月也是可恶至极,她砸钱一直没有使用神力。

    直到祭出玄阴之刃时,也知自己的身份隐瞒不住了,才控住了封天令。

    若是早就知道叶凌月是封天令的宿主,邪神不会用封天令对付叶凌月。

    帝释伽等人,也绝不会让叶凌月对上封天令。

    叶凌月松了口气。

    她方才拼死一搏,不惜硬碰硬对抗封天令,也是为了引出体内的玄阴之血。

    叶凌月虽然是玄阴天女,可由于未曾受过玄阴族的洗礼的缘故,并不懂得如何使用体内的玄阴血。

    好在,叶凌月也不是第一次使用玄阴血。

    算上前几次,她也算是摸清楚了玄阴血的脾气。

    玄阴血只有在叶凌月遇到危险时,才会出现,平时,叶凌月就算是想要使用,也是没用的。

    叶凌月以身对抗封天令,在没有用神识控制封天令的情况下,叶凌月根本不是封天令的对手。

    在被封天令击中后,她体内的玄阴之血果然不负众望,破体而出。

    在玄阴血出现后,叶凌月当即就用了神识控制了封天令,另一方面,又和邪神正面对抗。

    邪神稍不小心,就上了叶凌月的当。

    邪神的头颅被砍,煞巫太子大惊失色。

    邪神的头颅却没有立刻死去,断口处,不见血滴落,反倒有有一缕缕黑气,不断冒出。

    邪神被气得哇哇大叫。

    “玄阴天女,你当真是自寻死路,这可是你逼本座的。”

    说罢,邪神忽的发出阵怒咆声,那声音,就如猛兽咆哮。

    整个天罚戈壁都回荡着他的怒吼声。

    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叶凌月身前多了一道人影。

    帝莘及时拦在了叶凌月身前。

    大量污臭的血块,砸在了帝莘的身上。

    煞巫太子的身子,竟是在半空中直接炸开了。

    炸开的血水和肉块,就如暴雨般,从天空洒落。

    伴随着煞巫太子肉身的炸开,天罚戈壁再度摇曳了起来。

    煞巫太子的血肉,迅速融入了献祭大阵中。

    原本结实的地面,土壤松软,地下,咕咚咕咚冒出了一个个气泡。

    神兵异魔们的脚下,地面不断下陷。

    气泡冲出了土壤,从里面赞成了森白色的煞鬼。

    “不好,邪神居然使用了噩运召唤。”

    那也是邪神的法门之一,他不惜击杀煞巫太子的肉身,以其肉身为祭品,召出了那些万年前,埋骨在天罚戈壁的天罚子民们。

    煞鬼个个面目狰狞,无形无体,携带着冰寒的煞气,它们身形佝偻,就如婴孩的大小,挥动着枯柴似的胳膊,抓住了神兵和魔兵们的手脚。

    将他们拖入地下。

    “这是什么鬼东西。”

    帝释伽等人纷纷脚下发力,狠狠跺下。

    那些煞鬼被踩成了齑粉。

    可它们才刚破碎,就有迅速凝聚在一起,竟全都是不死之体。

    更加可怕的是,这些煞鬼带着极其可怕的诅咒噩运。

    它们的手脚碰触到的活人的血肉,会迅速腐烂,化为脓水。

    一名名身体健康的神兵异魔,在眨眼的功夫内,化成了一具具惨白色的骷髅,倒了下来。

    “立刻升空。”

    眼看叶凌月暂时性命无忧,夜北溟匆匆落地,指挥着手下的魔兵们腾空。

    神族方面,神将们也立刻带领还未被袭击的神兵们御空而起。

    “尊主,我们也快些升空。”

    昙水仙子也催促着女子。

    脚下这些噩鬼,可不是什么好处理的,一旦沾染上,轻则中毒,重则噩运连连,连昙水仙子都不敢轻易招惹。

    女子却是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

    虽说她不能动用师门的绝学,可也不至于,落到落荒而逃的地步。

    她是什么身份若是被一群小小的噩运鬼迫得团团转,岂非是辱没了她道门的名声。

    女子虽是异魔之形,可见其脚下忽是踏出了一套步伐。

    只见其脚下每踏出一步,都是一个脚印,一共七步,女子的步伐看似没有规律,可又恍若惊鸿起舞,煞是漂亮。

    初时,昙水仙子也不知道女子在做什么,可是待到女子一套步伐踏完,却是一个完整的八卦的形状。

    只见原本松软如沼泽的地面,刹那化为了一个光阵。

    那些地下冒出来的噩鬼,一靠近光阵,就发出了声声惨叫声,身上冒出了青烟,不一会儿就溃散开。

    “七星踏月步法。”

    昙水仙子看得目瞪口呆,连凌空都忘记了。

    她听师父丘灵子提起过,在道门,有一套很厉害的步伐,名为七星踏月。

    此步伐修炼到了高明处,一步一卦,传闻能形成破除万般恶邪的七星踏月卦。

    昙水仙子早前只是耳闻,未曾亲眼目睹。

    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七星踏月卦一出,周遭的噩鬼也认得此阵法的厉害,纷纷推散开。

    看到女子步法如此玄妙,帝释伽也惊喜不已。

    “你能击杀那些噩鬼,我手下的……”

    “帝释伽,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的人,你自己想法子保护。”

    哪知女子冷冰冰,一口拒绝了帝释伽的请求。

    她对帝释伽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实在不愿意和帝释伽再有所牵扯。

    “你又何必如此冷漠,若是换成了求援的是帝莘,你的答复是不是就不同了。”

    帝释伽没好气道。

    别以为他看不出,方才帝莘凌空而起时,女子的一双眼,就如苍蝇见了屎似的,一直鼎在帝莘身上。

    一想到,对方还是自己的未婚妻,却留意其他男人,帝释伽就觉得一阵郁闷。

    这女人,还以为她又多么清高,原来也不过如此。

    帝释伽在心底暗骂道。

    “放肆。”

    女子一听,纤掌一扬,就要招呼在帝释伽的脸上。

    帝释伽和女子不禁抬头。

    两人抬头一看,同时脸色一变,天空又是一阵异动,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