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2章 众人的担忧
    眼看叶凌月冲向了封天令,邪神冷哼一声。天 书 中 文  网

    “不知死活!”

    与庞大的,犹如鹏鸟般的封天令相比,叶凌月犹如浩瀚海中的一叶孤舟,看上去微不足道。

    封天令朝着叶凌月的天灵盖袭去,封天令岂止万斤之力,若是轰中了天灵盖,就算是铜皮铁骨,也会震得脏腑开裂。

    帝释伽和皇甫臣等人虽威逼叶凌月取血,可也没想到叶凌月会用这么惨烈的方式取血。

    虽说不喜叶凌月,可对方好歹是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看到叶凌月以飞蛾扑火之姿,冲向了封天令,众人免不得一阵心惊胆战。

    叶凌月和封天令一步步逼近,封天令依旧是没有半点异常。

    尽管知道叶凌月和封天令之间又特殊的联系,可是看到了这一幕,帝莘还是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他拦下夜北溟的手,掌心里已经浮起了一层腻汗。

    叶凌月已经感受到封天令携带着的邪神之力,可她体内,玄阴之血依旧是毫无动静。

    在这样下去,就要撞上封天令了。

    叶凌月可不想被封天令撞得头破血流。

    一念之间,叶凌月甚至有想用神念操控封天令的打算。

    可在了众目睽睽之下,献祭大阵也渐趋完善。

    “拼了。”

    叶凌月咬咬牙,索性一头撞在了封天令上。

    只听得“轰”的一声闷响,叶凌月只觉得,体内样子很气血翻滚。

    封天令的重击,让其五脏六腑险些移了位。

    “洗妇儿!”

    “月儿!”

    “十三!”

    “女神!”

    众人之中,有四道身影一纵而起,朝着天空跌落的那一道窈窕的身影掠去。

    “阿姐!”

    夜凌光禁不住惊呼出声,恨不得冲上前去救阿姐。

    他下意识就要扑上前去,可一刻,才懊恼地发现,自己不过是一缕魂魄,而眼前看到的这一幕,不过是的“镜花水月”法门罢了。

    夜凌光这一扑,直接将法门幻象给破坏了。

    “老道士,快把小爷放出去。我阿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会放过你。”

    夜凌光冲着符道士一阵叫骂。

    “小子,你已经威胁了老道无数次了。就你现在的模样,老道用一个手指就能灭了你。”

    符道士一脸的得意。

    夜凌光兄弟俩,被困在符道士的符宝洞天里已经好些日子了。

    相较于昏迷不醒的夜凌日,夜凌光的状态要好得多,这些日子,由于符宝洞天的滋养他的魂魄在不断恢复。

    夜凌光已经可以生龙活虎和老道对骂了,只可惜夜凌日的魂魄一直没有苏醒。

    夜凌光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试了好几次也已经知道,眼前这牛鼻子老道很是厉害,自己一时半会儿,是没法子逃出这里了。

    他也是个随遇而安的性格,既然发现了无法逃脱,就暂且和老道休战。

    夜凌光又嘴甜,哄了符道士几句,说是自己记挂在天战战场的阿姐,终于说服了老道,让其利用法门之术,窥见了天罚戈壁里的情况。

    老道也没想到,夜凌光这小子是个见风使舵的性格,早一刻还一句“师父长师父短”的,下一刻,就翻脸不认人,直接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倒也不是夜凌光反复无常,而是他也没想到,自己第一幕看到的,就是阿姐以身对抗封天令,被封天令击中的场景。

    夜凌光看得肝胆欲裂,恨不得能够代替阿姐承受这一击。

    “你死她都不会死。你以为你那阿姐是你这等草包。”

    符道士吹胡子瞪眼着。

    这小子,真是沉不住气,早前还说好了,绝不激动,绝不出手,哪知才看了一会儿,就坏了事,破坏了他的镜花水月法门。

    老道手中没有道心镜,想要窥探天罚戈壁里的情况,只能用法门。

    可这法门,一个月内只能用一次,方才被夜凌光一不留神给破坏了,想要再使用,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那时候,天罚戈壁里只怕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符道士只能干捉急,却不能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还真是被夜凌光给坑死了。

    “你说阿姐不会有事?可是她明明被封天令给击中了。”

    夜凌光一听,稍松了口气,可还是有些狐疑不定。

    “那还用说。你那阿姐,命格不烦,而且兼具佛道仙根,可比你两兄弟加在一起都要强。”

    老道一脸的惋惜。

    这样的好苗子,若不是玄阴命格的缘故,他绝不会放过。

    “你还是死了心吧,我阿姐早就有师父了,人家无论是长相还是本领,都甩你几个神域好嘛。要不是你坑蒙拐骗,小爷我怎么会被迫认你当师父。”

    夜凌光一脸的嫌弃。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可是夜凌光知道,阿姐有个极厉害的师父,那厮好像是叫做紫堂宿,长得自不用说,关键人家还话少疼徒弟。

    哪里像是眼前的这老道,话痨不说,还长得丑,整天神叨叨的。

    夜凌光一想到这里,不禁仰天长叹,想他夜凌光怎么会这么倒霉,被这老头给看上去了。

    “呸,小子,你以为紫堂宿那家伙有那么好心,他收你阿姐当徒弟的目的……”

    符道士最恨别人拿自己和佛宗的人比较,尤其是对方还是紫堂宿那小子。

    “什么目的?”

    夜凌光奇道,收徒弟就收徒弟,难道紫堂宿还有其他目的不成?

    可看紫堂宿的模样,也不像是那种人。

    “咳咳。老道怎么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再说了,老道哪里比不上那小子。若是说以前,老道自认不如,可如今就不同了,紫堂宿那小子自毁前程,以后能不能重返佛宗都是个问题。”

    符道士说时,言语间还有几分惋惜。

    虽说见佛宗的行事作风不大爽,可老道还是得承认,紫堂宿无论是人品还是修为方面,都是佛宗中罕见。

    只可惜,这小子万年修行,功亏一篑。

    方才窥探天罚戈壁的多股力量中,没有紫堂宿,却有佛宗的其他势力,看样子,已经有人盯上了紫堂宿了,能不能逃过此劫,就看那小子自己的造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