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1章 取血之法
    “让开,我来。天 书 中 文  网”

    帝释伽一见,拨开了皇甫臣,亲自动手。

    可帝释伽一试之下,和皇甫臣一样,都没能给叶凌月的身子,留下半点伤痕。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玄阴之女还能刀枪不入不成?”

    帝释伽恼火道。

    说罢,帝释伽体内,一股筋脉贲张的声响,帝释伽的体表,浮现出了八根帝魔命脉,他竟是想要动用帝魔命脉,再次出手。

    既然外伤不行,那内伤总行了吧?

    “帝释伽,你敢!”

    帝莘一见,怒容满面,周身也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帝魔之力。

    两人眼看就要动手。

    “慢着。”

    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着的女子,忽是上前拦住了两人。

    “滚开。”

    帝莘铁青着脸。

    “你敢这么和我说话,你可知我是谁?”

    女子长那么大,还没被人这般呵斥过。

    “我管你是谁。”

    帝莘冷嗤道。

    “帝莘,不要激动。”

    叶凌月拉了拉帝莘,帝莘瞬时就如被顺了毛的猫似,目光一下子柔和了下来。

    女子看得,咬了咬唇,眼底暗光一闪而过。

    “这位姑娘,你方才也看到了,并非是我不配合取血,而是你们没法子取血。”

    叶凌月也是一脸的无奈。

    她也没留意到,自己的身子这阵子竟然发生了这么异常的变化。

    “你早就知道自己练成了玄阴护壁,还特意和我索要血茸丹,叶凌月,你未免太卑鄙了。”

    女子没好气道。

    一想起自己损失的那几颗血茸丹,女子就一阵肉疼。

    “玄阴护壁?那是什么?”

    叶凌月也是一脸的懵。

    她可是听都没听说过什么玄阴护壁。

    “你不知道玄阴护壁?少在那装蒜,玄阴护壁乃是玄阴族的一种特殊防御法门,只要有护壁在身,外人根本难以伤到你的皮肉。”

    女子和玄阴圣女交好,对于玄阴族的一些厉害法门武学,也是略有耳闻。

    她早前也和玄阴圣女交过手,在玄阴护壁的状态下,即便是她,也没法子伤到玄阴圣女。

    但是在玄阴族内,能修炼成这种阀门的人,本就不多。

    早前女子也没想到,一个在九十九地土生土长的玄阴天女,居然会懂得这种法门。

    若非是有人传授指点的话,那就可能是叶凌月自己领悟的。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刀枪不入?”

    叶凌月一听,也是乐了。

    帝释伽和皇甫臣等人,都是一脸的吃瘪样。

    那还取什么血,叶凌月是玄阴天女,已经够变态了,还额外领悟了什么玄阴护壁,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倒未必。有两个法子,可以伤你。一种是精神攻击,还有一种……”

    女子沉吟道。

    精神攻击可以伤叶凌月?

    帝释伽和皇甫臣一听,都是眼前一亮。

    “一般的精神攻击怕是对我没什么作用。”

    叶凌月耸耸肩。

    这话也不是她自夸,她如今已经是三星神念师,帝释伽和皇甫臣等人兴许也懂得精神力攻击之法,但是还不足以对抗拥有神念的她。

    不过……

    叶凌月意味深长看了眼女子。

    对方虽然是魔兵打扮,可方才拿出来的丹药,并不寻常。

    还有她双眸之中,有异光闪动,一看就是精神力修为颇深。

    而且叶凌月隐隐觉得,对方的修为很可能还在自己之上。

    不过说来也怪,女子的修为如此之高,却没有半分动用的意思,看样子,似乎是有所避讳。

    “你的神念修为不错。常人的精神攻击,对你没用。”

    女子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皇甫臣和帝释伽面色有些难看,很不幸,他们都被女子划分在了常人的范围内。

    “不过,还有一个法子,可以取血。至于法子,既然你都修炼成了玄阴护壁,取血之法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女子睨了叶凌月一眼。

    不得不说,叶凌月这个玄阴天女,给她的惊诧,早已超过了预期。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没有多说。

    “叶凌月,你不会出尔反尔,你早就知道了取血之法,却一直不肯说出来。”

    帝释伽逼问道。

    “我的确有取血之法,不过我也不能肯定,是否一定能成功。”

    叶凌月见瞒不下去了,索性承认了。

    她能动用自己体内的血,但那只有在御敌之时,说是控制,不如说是在其临危时,玄阴之血自发出击,形成的护主之法。

    “那还等什么,还不动手,献祭大阵就要完成了。”

    帝释伽等人催促着。

    就在方才叶凌月等人说话时,献祭大阵中,越来越多的阵文铺开。

    待到阵文覆盖光球,阵法就算是完成了。

    “取血可以,不过后果如何,我不能保证。”

    叶凌月沉吟了片刻。

    “洗妇儿……你真的可以?”

    帝莘也是一脸的担忧。

    不用他人取血,帝莘放心一些,可是从叶凌月的神情看,帝莘猜测此时只怕不那么简单。

    “时间不多了,我只能姑且一试。”

    叶凌月沉吟道。

    说罢,她抬头看了眼天空的封天令。

    不等帝莘明白过来,叶凌月忽是脚下一蹴而起,身如一头破空的鹰隼,呼啸而起。

    “月儿!”

    夜北溟见状,大吃一惊,就欲阻拦叶凌月。

    “慢着。”

    帝莘拦下了夜北溟,尽管不知道叶凌月的用意为何,可是洗妇儿是封天令的原宿主,只要她愿意,封天令绝对伤害不了她。

    只是除了帝莘之外,在场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真相。

    看到叶凌月只身冲向了封天令时,血迟等人脸色大变。

    “那女人是疯了不成,说好了自己动手取血,这会儿又冲向了封天令。封天令威力惊人,她这样做我无疑是自寻死路。”

    帝释伽奇道。

    同样很是意外的,还有操控着封天令的煞巫太子和邪神。

    “这女人,还真以为自己是玄阴天女就可以目空一切。既是如此,就让本座趁机收了她的魂魄。”

    邪神冷笑道。

    却见封天令呼啸一声,一个俯冲,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叶凌月轰去。

    叶凌月见了,也不避闪,竟是以血肉之躯,直接对上了封天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