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0章 不坏之身
    女子微微一怔,她倒是没想到,叶凌月居然是个不怕死的。天 书 中 文  网

    “怎么,说好的丹药呢?”

    叶凌月似笑非笑,看着眼前的女子。

    尽管经过了幻术掩饰,可叶凌月还是闻到了女子身上的脂粉香气。

    早前,女子不惜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刻意和帝莘说话,也是为了引来帝莘的注意。

    帝释伽那厮兴许没看出来,可身为女人的叶凌月,尤其是有一个很受欢迎的伴侣的女人,叶凌月的触觉还是很敏锐的。

    女子摸出了一颗丹药,作势就要丢给叶凌月。

    哪知叶凌月却是挑挑眉,皮笑肉不笑道。

    “一颗,不够。”

    尽管不知道女子是什么身份,可是有一点,叶凌月是可以肯定的。

    帝释伽都对她言听计从,可想而知,女子的身份应该比帝释伽、昙水仙子之流都要高。

    方才女子提到血茸丹时,昙水仙子显然有觊觎之色。

    看样子,那丹药一定是好东西。

    既然是好东西,叶凌月自然不会放过。

    “叶凌月,你不要给脸不要脸,雪茸丹无比珍贵,就算是在……”

    昙水仙子一听,叶凌月居然狮子大开口索要血茸丹,忍不住骂道。

    “昙水。”

    女子喝了一声,昙水仙子这个蠢货,险些就暴露了师门。

    血茸丹的确很是珍贵,在师门中,她十年只能得到一颗。

    不过这种东西,多服用,对于九十九地的下等修者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让我放血,你们难道就不该也放放血?”

    叶凌月调侃着。

    “三颗。”

    女子说罢,又取出一个瓶子,将瓶子丢给了叶凌月。

    叶凌月也不客气,反手就接住了瓶子。

    她打开了名字,嗅了嗅,手中已经多了两颗丹药。

    两颗丹药,色泽如血,只是和神界乃至人界的丹药不同,叶凌月手中的这两颗血茸丹,丹体表面并无丹纹,但丹体上,却有一个小小的八卦模样的丹印。

    叶凌月回忆了下,神界大陆上,并无类似于这种八卦丹印的存在。

    叶凌月思忖之际,白色鼎息已经钻入了丹内。

    可当叶凌月用白色鼎息分析了一番后,却意外发现,炼制这两颗丹药的药材和材料,她一样都不认得。

    确切地说,是人、神、妖三界并无这些药材材料的存在。

    这丹药,果然不是神界之物。

    叶凌月隐隐猜测,女子可能来自三十三天。

    只是对方既然是三十三天的存在,又为何会和帝释伽同一阵营。

    可两人的关系,似乎又不像是一般的合作关系。

    这因来了叶凌月的好奇心。

    “若是丹药没问题的话,你应该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

    女子见叶凌月拿着丹药看了眼半天,心底冷笑道,就凭叶凌月这等水平的方士,难道还想看透她师门的丹药不成。

    “那是自然。”

    叶凌月笑着说道。

    “血,我可以给你,男人,我却是不会让的。”

    叶凌月拿过那瓶丹药时,忽的一欺身,靠近了女子的耳边,说了一句,只有彼此可以听得到的话。

    女子的眼眸微微一滞,眼眸里带着几分不可思议。

    叶凌月的话……

    就在女子迟疑之际,叶凌月手一扬,手中的一颗血茸丹,趁着女子怔愣之际,塞进女子的口中。

    女子回过神来时,丹药已经被吞了下去。

    “看样子,丹药没什么问题。”

    叶凌月见女子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过没有中毒迹象,这才不急不慢,收起了丹药。

    女子气得张口结舌,原来叶凌月方才的那些话,都是为了趁其不备,算计她。

    不过女子转念一想,又不得不对叶凌月的谨慎感到惊叹。

    她出身名门,自是不会在丹药上下手。

    可对于叶凌月而言,任何入口的东西,都必须谨慎对待。

    尤其是,她的白色鼎息都无法分析出丹药的成分时。

    “洗妇儿,你真要?”

    帝莘见叶凌月真的答应了取血破阵,面上也满是担忧。

    “放心,不过一部分血而已,不会有性命之忧。’

    叶凌月吐吐舌,故作轻松道。

    事实上,叶凌月也不知道取血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细想起来,也不知是不是机缘巧合,她两世为人,从小到大,都没有流过什么血。

    “为了防止有意外,我介意神族和魔族各派出一人,监督叶帅取血。”

    夜北溟见事已至此,只得是走了出来,想法子解决眼前的这局面。

    最终,神族那边选出的人是帝莘,异魔那边选出的是皇甫臣。

    叶凌月作为取血人,被簇拥在了正中。

    取血的位置,经过了反复选择,最终选在了左手腕上。

    “皇甫臣,你来。”

    在选择谁来取血的问题上,叶凌月竟是直接越过了帝莘,选择了皇甫臣。

    “洗妇儿,你怎能让他来,我……”

    “帝莘,你不行。”

    叶凌月看了眼帝莘,摇了摇头。

    她的男人,顶天立地,千军万马中过,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唯独面对她时,他见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这样的帝莘,怎能取血。

    “那在下就冒犯了。”

    皇甫臣也有些意外,叶凌月竟会选他取血,难道她不怕,自己暗中下黑手。

    “皇甫臣,我洗妇儿要是有个闪失,我不会放过你皇甫家。”

    帝莘看着皇甫臣,一字一句道。

    皇甫臣尴尬地笑了笑,却见其凝聚起一道魔力,目光落到叶凌月的手腕上。

    叶凌月已经褪去了铠甲,露出半截手来。

    她的手,不像是一般女武将那样粗壮,相反,还很纤细。

    皮肤白皙,连血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皇甫臣的目光,凝视着叶凌月腕上的血管,那里面流淌着的就是让异魔和万千邪恶生灵都闻风丧胆的玄阴之血。

    一道指力落下,叶凌月的手腕上,没有意料之中的皮开肉绽,只是稍红了红,红痕就消失了。

    “皇甫,你小子搞什么,可别是学别人怜香惜玉起来了。”

    帝释伽在旁见了,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这……我再试一次。”

    皇甫臣也有些意外。

    他又提起了几分魔力,化指为掌,可这一次,叶凌月的手腕上,依旧是什么都没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