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8章 破阵之法
    话虽然如此,可帝释伽却自觉站在了女子的身后,哪里有半点相护的意思。天 书 中 文  网

    女子听罢,目光不自觉,落到了帝莘和叶凌月的背影上。

    从献祭大阵出现时,帝莘就拉着叶凌月的手,挡在其身前,和帝释伽相比,两者之间天差地别。

    “帝莘,东南方位真的能突破?”

    叶凌月与帝莘一前一后,两人急速前进。

    虽说两人都发现了献祭大阵的弱点,可都没有把握,可以打破封锁。

    “不好说,邪神和煞巫太子这次有备而来。”

    帝莘留意着身后,神魔联军一起朝着东南方赶去。

    他也不清楚,借着众人之力,是否能够冲破献祭大阵的禁制。

    叶凌月和帝莘顾前思后,速度反倒不如尉迟青等人。

    “众人合力,强行突破。”

    尉迟青等人到了天罚戈壁的东南方,见地处献祭大阵边缘,阵文果然稀疏了许多。

    他命令手下,强行突破。

    手下的异魔兵凝聚在一起,纵横交错,形成了一股魔力浪潮,朝着前方冲去。

    人潮滚滚,可就在尉迟青等人以为,可以靠着众人之力,突破献祭大阵时。

    地面上又是一阵翻涌,阵文发出了光芒。

    献祭大阵中,那些阵文忽然间化为了一片铁刺荆棘,荆棘破土而出,轻则刺破脚背,重则开肠破肚,将异魔一个个犹如糖葫芦般,串在了一起。

    “不好,东南方是陷阱。”

    叶凌月和帝莘大吃一惊。

    邪神好不狡猾,居然特意设陷,引他们上钩。

    那些被击杀的异魔兵的血肉,迅速被献祭大阵吸收。

    “好你个帝莘,竟敢骗我们。往回撤。”

    帝释伽赶了过来,看到眼前这片血肉模糊的景象,帝释伽头皮一阵发麻。

    他不愿意带着自己属下送死,迅速回撤。

    可来时容易,去时难。

    早前的退路,献祭阵中的阵文又是一变,这时,阵文化成了一片翻滚的岩浆沼泽。

    异魔们才一靠近,连人带着铠甲都熔成了血水。

    “岂有此理。腾空!”

    帝释伽一看后路也被截断了,命令手下的魔兵立刻腾空。

    可还未抬头,帝释伽就觉得头顶被一片阴影笼罩。

    他抬头一看,却见了天空中,那块封天令就如一头举翅的大棚鸟,悬浮在半空中,虎视眈眈盯着惊慌失措的神魔联军。

    去路是荆棘,退路是熔岩火海,空中是封天令,邪神将人数只剩了三四万的神魔联军,完全隔绝在一小块区域里。

    献祭大阵中,大量的阵文正不断朝着叶凌月等人的脚下涌来。

    “我们被困死了,都怪叶凌月和帝莘,若非是他们,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

    帝释伽恨恨道。

    他很是恼火地瞪着天空的那一块封天令。

    若是封天令能够听从他的操控,就不会如此狼狈。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追究别人。”

    帝释伽的神情,落在了身旁的女子的眼中,让她对其更加不满。

    面对如此的绝境,叶凌月和帝莘都没有气馁,两人集合了夜北溟等人一起在商量对策,可帝释伽刚愎自负,不愿意和众人协商。

    “道门可有法子,破除献祭大阵?”

    帝释伽满脸的期待,望着女子,他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女子身上。

    邪神只是三十三天最低等的存在,以道门的底蕴,一定有法子能够破除眼前这个献祭大阵,甚至可以夺回封天令。

    “我是不会帮你的。这是九十九地的事,我一旦插手,被师门或者是其他势力发现了,也会受天地法则的处罚。”

    女子没好气道。

    帝释伽也算是男人,在这种时候,居然想要拖其下水。

    “这是九十九地,你就算是真的出了手,也不会被发现。再说了,你若是不出手帮忙,我们只能被困死在这里,你也不想堂堂道门子弟,成为邪神祭品吧。”

    帝释伽抓住了女子好面子的心理。

    面对邪神的献祭大阵的封锁,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半点法子。

    要想杀出去,只能借助比邪神更高级别的存在,眼前的女子,无疑是他最后的希望。

    “窝囊废。”

    女子唾骂了一声。

    “尊主,少族长说得也在理。属下都没法子破除这个大阵,属下感到体内的神力在流失,献祭大阵在发挥作用。”

    昙水仙子担忧道。

    对于如今的邪神而言,整个献祭大阵里的,都是他的祭品。

    女子不出手,一旦邪神吸收了足够的神魔之力,凝聚成第二枚神印,就可以打破当初天罚大帝的遗言,代替原宿主,掌控封天令。

    届时,众人可就真的没救了。

    女子听罢,再看看天空的那一块封天令和地下的献祭大阵。

    随着神兵和异魔兵的相继死去,献祭大阵的威力在不断增强。

    女子心底,也是在作着天人之争。

    一方面,她极不愿意帮忙帝释伽,另一方面,她又不能违背门派的规矩。

    此时,女子的目光,掠过了某个方向。

    不远处,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并肩而立。

    尽管面对困境,可叶凌月和帝莘依旧是不离不弃,两人这种生死相随的感情,让女子滋生出了一种怪异的情绪来。

    她想拆散她们,无论用什么法子。

    女子心底,这种情绪越来越强烈,她甚至幻想着与帝莘并肩而立的那人,是自己。

    “我的确有一个法子。”

    想了想,女子才憋出了一句话。

    “什么法子?”

    帝释伽和昙水仙子异口同声道。

    女子迟疑着,没有立刻说出口。

    “姑娘想要说的,可是用玄阴之血破阵。”

    就在女子犹豫之际,皇甫臣忽说道。

    玄阴血?

    帝释伽和昙水仙子俱是一愣。

    “两位一人是巫一人是方仙,应该都都知道,玄阴之血的妙用。它不仅可以用来炼制太阴神印,防止异魔入侵神界,它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辟邪驱魔。相同的,它可以用来破坏献祭大阵那样的邪恶阵法。不过,邪神的献祭大阵范围太广,想要破除,必须用大量纯净的玄阴之血。”

    皇甫臣慢条斯理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