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7章 牛鬼蛇神
    紫堂宿目光深邃,只是望着遥远的天罚戈壁。天 书 中 文  网

    天罚戈壁上空,那个血色光球越来越大,呈扩散的姿势。

    光球上,还有大量斑驳的阵文,显得触目惊心。

    不知又有多少生灵,在这一次献祭中丧生。

    可他,不能出手。

    在啵啵的眼中,天罚戈壁上只有邪神力量的盘踞,可在紫堂宿的眼中,他发现,光球之中,还有一股不弱的道门的气息。

    尽管对方已经极力掩饰,可那股气息,还是很准确地被帝莘捕捉到了。

    不仅如此,在天罚戈壁的多个方向,还有若隐若现的气息出没。

    他们的目标,无一例外,都是天罚戈壁。

    他们都在等待,至于在等待什么,那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也是因为这些力量波动的存在,紫堂宿不能进入天罚戈壁。

    看到紫堂宿依旧是一脸的无动于衷,啵啵更急了。

    啵啵早前抵达天罚戈壁后,就想进入天罚戈壁,寻找叶凌月等人。

    哪知她的运气不大好,发现天罚戈壁已经被邪神用了吞天噬地法门,封闭了起来。

    她尝试了数次,还是没法子打破。

    在这期间,啵啵还意外发现,天罚戈壁附近的禁制上,还有另外一股气息。

    那气息,不似邪神的气息。

    也正是这两股力量交杂在一起,让啵啵没法子进入天罚戈壁。

    无奈之下,啵啵只得返程去找紫堂宿。

    她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紫堂宿,本以为紫堂宿这下子,总应该出手去救叶凌月了吧。

    哪知道,紫堂宿只是淡淡看了戈壁一眼,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大神?你能不能不要装哑巴,给句话。”

    啵啵差点没崩溃。

    她是个喜欢热闹的性子,当初跟着云笙时,就是个小话痨。

    后来嫁给了冥日,自家夫君冥日虽然话也不多,可好歹每句话,都会给个点头摇头作为回应,可如今对上了紫堂宿,啵啵真是遇到了对手。

    紫堂宿自从离开了太虚墓境后,一路上,就极少说话,点头摇头更是罕见的很。

    啵啵每次说话,他都不会回应,这让啵啵有种,自己和空气说话的错觉。

    若非是考虑到眼前这位是月儿的师父,而且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存在,一根手指就能将自己给灭了,啵啵早就上前狠揍对方一顿了。

    啵啵唉声叹气了起来。

    她有点开始想念自己的冥日夫君了,好歹冥日会理会他。

    “时机未到。”

    许是看啵啵快炸毛了,也或者是看啵啵的沮丧的模样,和自己小徒儿有几分相似。

    紫堂宿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才给了三个字。

    这三个字,对于啵啵而言,简直就是强心针。

    她那粉红色脑袋,猛地一抬。

    “时机未到。大神,你没开我玩笑吧,你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没看到,我家小月月和夜狐狸都要被炮灰了嘛。那可是邪神的献祭大阵。轰的一声,里面的人都要死光光的。”

    啵啵可是听说了,献祭大阵是史上邪恶的玩意。

    一旦献祭大阵成功,凌月和夜北溟都是要成为阵中亡魂的。

    只可惜,回应啵啵的,依旧是一阵沉默。

    紫堂宿紧闭双唇,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

    啵啵无奈之下,也只能眼巴巴看着天罚戈壁的方向。

    大神既然说了,时机未到,那就是时机未到,但愿小月月父女俩能够多坚持一会,啵啵长吁短叹着。

    就在紫堂宿和啵啵遥遥看着天罚戈壁时,在天罚戈壁的另外一个方向,也有多股势力在盯着天罚戈壁的动静。

    “看样子,时机差不多了,你们说,佛宗和道门的人,谁会先出手?”

    说话的人,声音听不出男女。

    这一带,空无一人,看不出,说话之人到底在何处。

    “没准会有人比那两家更加按耐不住。要知道,佛宗和道门都是出了名的能隐忍。”

    回答的人,声音同样虚无缥缈,似就在附近,又似在很远的地方。

    “说好听点是隐忍,说难听点就是狡诈,一个个以道士和僧侣自居。”

    说话之人嘲讽道。

    “无论如何,我们此行的目的只要确定佛宗的那位是否还活着就行。”

    “我还以为你是来看道门相中的那人的。”

    两人说的话,听上去牛头不对马嘴,可话语间……

    “不过此行倒不算是虚行,不知玄阴族的那几个,看到了里面的玄阴天女会是什么反应?”

    话语中,多了几分促狭的意味。

    “被玄阴圣女知道了,里面的那一位,怕是只有一个死字了,可惜了,那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女子,若是在我们阁里……”

    “嗯?似乎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

    两人的声音归于沉寂。

    天罚戈壁内,众人在一片混乱之后,就如无头苍蝇摸不着头脑。

    天罚戈壁很大,神魔联军四处乱蹿,虽有几人侥幸冲到了天罚戈壁的边缘,可根本没法子冲破。

    “大伙不要慌乱,合力朝着一个方向冲。”

    叶凌月见状,高呼道。

    “东南方向,是阵文最稀疏的地方,集中朝着那个方向突破。”

    帝莘沉声说道。

    他们两人的话,遥相呼应,就如定海神针,让原本慌乱不堪的人群一下子镇定了下来。

    东南方向?

    众人还有些狐疑,帝莘却已经带着叶凌月朝着那个方向掠去。

    献祭大阵,也是阵法。

    只要是阵法,必定就有破绽,况且覆盖面积如此之广的大阵,帝莘在阵法方面,颇有天赋,在方才众人慌乱之时,他还是静下了心,找到了阵法力量最为薄弱的东南方。

    “东南方向,全军冲击。”

    夜北溟也不再迟疑,和血迟一起朝着东南方急掠而去。

    “尊主?”

    昙水仙子也迟疑着,看了眼女子。

    从方才开始,女子一直没有说话。

    “东南方向,乃是空缺之位,有空门可查。”

    女子在用道门之法,卜卦算阵法的缺陷,没想到帝莘竟比她还早一步算出了空门所在,这让女子很是意外。

    女子话音才落,一直留意着女子举动的帝释伽当即就说。

    “我保护你逃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