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6章 无奈的啵啵
    看了帝释伽的模样,邪神大笑了起来。天 书 中 文  网

    人群中,女子的脸色更差了。

    叶凌月也是拧紧了眉头。

    为何邪神能够控制封天令,这一点,叶凌月这个原宿主也弄不清楚。

    帝释伽有些狼狈地站定了脚步,他止步于封天令前,不敢再往东。

    “是不是想问,为何本座能操控封天令?很简单,只因我的本体,也就是煞巫太子,早前生噬了天罚大帝的身子。天罚大帝是封天令的宿主,吞噬了其身子后,可以部分掌控封天令。”

    邪神自鸣得意道。

    难怪煞巫太子重新凝聚了肉身,想来也是因为吞噬了天罚大帝的身子的缘故。

    在场中众人听罢,都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异魔之中,不乏穷凶极恶之辈,吃人之事也不罕见。

    可像是煞巫太子这样,连自己生父的尸体都吞噬的,简直是让人发指。

    尽管如此想,可也没有人敢吭声,这会儿,谁都不敢激怒邪神,一旦激怒了邪神,很可能会成为邪神的下一个目标,落了个比帝释伽还惨的下场。

    却听得一声娇叱。

    “畜生!”

    邪神挑眉,目光如剑。

    叶凌月走了出来。

    邪神瞅了眼叶凌月,眼中迸出了喜色。

    “玄阴天女,你就是叶凌月。”

    他还真是眼拙,早前怎么会将那名女异魔认成了玄阴天女,眼前这一位,才是真正的玄阴血脉。

    冰肌玉骨,一双眼清澈的恍若两轮清泉,那清冽之中带着几分甘甜的,无疑就是玄阴血的滋味。

    “啧啧,想不到本座的运气这么好,非但遇到了玄阴天女,还是一名完璧之身的玄阴天女。美人儿,看在你冰清玉洁,又是玄阴天女的份上,本座给你个机会,只要在你在古天坛前,发誓效忠本座,献祭你的魂魄,本座就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邪神大笑,这几日因为蛰伏累积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

    拥有玄阴之血的女子,最有价值的就是其第一夜时,早前邪神遇到过冰原女帝,女帝虽然也有玄阴血统,可早已非完璧之身,所以邪神将其击杀时,毫不留情。

    可眼前这一位就不同了。

    若是能将其留下,供奉为奴,邪神就可以长时间利用其炉鼎之身,加速修炼。

    “凭你,也配我洗妇儿献祭魂魄?”

    不等叶凌月回答,帝莘走上前去,将叶凌月挡在了身后,也挡住了邪神觊觎的目光。

    “放肆,又是你小子。小子,别以为你吸收了真龙之气,就可以和本座相提并论。上一次,本座奈何不了你,不代表今日,本座也收拾不了你。”

    邪神双目发红,恶狠狠地瞪了眼帝莘。

    邪神(煞巫太子)也是在生噬了天罚大帝的肉身后,才知道,在天罚深渊附近,竟藏有天罚皇朝的龙脉,龙脉里还有一部分珍贵无比的真龙之气。

    天罚那老狗,宁可将真龙之气双手奉送给外人,也不留给自己的子嗣,其居心之险恶,可见一斑。

    真龙之气?

    早前被邪神奚落了一番的帝释伽,听到了这句话时,一个激灵。

    他猛然抬头,死死盯着帝莘的背影。

    难道说,帝莘掌握了用真龙之气,孕育帝魔命脉的法子?

    帝莘的出现,实在有些蹊跷。

    早前,帝释伽也是和帝莘打过交道的。

    那小子最初在神族军团里时,可不是什么八命帝魔。

    可没多久前,他忽然以八命帝魔的姿态,出现在魔兵寨,出现在帝景天面前。

    原来,他的八命帝魔命脉是吸收了真龙之气后形成的。

    可恶,连爷爷都没掌握的命脉孕育之法,居然让帝莘那小子给掌握了。

    对于帝景天而言,这无疑是个噩耗,这意味着,帝莘以后,只要找到龙脉吸收了里面的真龙之气,就有可能很快孕育出第九条帝魔命脉。

    兴许神界没有龙脉,可这并不意味着,其他九十八地没有龙脉。

    一想到帝莘很可能超越自己,成为九命帝魔,帝释伽的心,就如针扎般难受。

    他的双眼,因为嫉妒发红,双拳握紧,嘎吱嘎吱作响。

    “你还有什么本事,大可以放马过来。”

    面对邪神的威胁,帝莘淡然一笑。

    “好小子,这话可是你说的。”

    邪神怒红了眼,他再看了眼叶凌月。

    “玄阴天女,本座再问你一句,你到底愿不愿意献祭你的魂魄?”

    虽然击杀叶凌月,用其血肉献祭,也能获得无上的力量,可那终归只是一时的,邪神想要的是持续不断的,永恒的力量供给。

    “邪神,哪怕是流尽我身上的最后一滴血,我也不会浪费一滴血在你身上。”

    叶凌月毫不犹豫地说道。

    “愚蠢的神魔,这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邪神桀桀大笑了起来。

    其话音才落,整个大阵里,一片光芒闪动。

    那些阵文,就如水下的游鱼,游动了起来。

    “邪神引发了献祭大阵,大伙快往外冲。”

    叶凌月和帝莘疾呼道。

    在场众人中,只有帝莘早前次曾经经历过献祭大阵。

    大阵一旦引发,会不断吸收阵中人的力量,最后将人榨干,成为献祭品。

    神魔联军们一听,急急朝外跑去。

    可脚下的阵文,就像是生了眼似的,不断扩散开。

    “太迟了,你们全都得死。”

    邪神的声音,回荡在天罚戈壁上。

    神魔联军已经乱成一片,四散逃窜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不少人还未逃开,已经被后面追上的人踩踏死。

    场内早已是一片混乱。

    血流成河,血渗进了阵文里,阵文一阵阵血光大盛,威力比起早前,有强了许多。

    整个天罚戈壁的上空,多个了血色的光球,即便是从大老远的方向看过去,也是一清二楚。

    “大神。我们真的不用冲进去?我担心月儿父女俩会有危险。”

    在天罚戈壁百里开外的地方,啵啵凌空而立,在她身旁,还站着个紫堂宿。

    由于禁制被破除的缘故,啵啵大致能看清里面的情况。

    相较于啵啵的焦急,一旁的紫堂宿就显得冷静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