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5章 苍生,献祭
    帝释伽算是明白邪神的用意了,看样子,邪神也想要找出原宿主。天 书 中 文  网

    只有原宿主出现了,将其击杀,封天令才能被控制。

    邪神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虽然也能操控封天令,可除了用其来杀人之外,似也没有其他用处了。

    可惜了,原宿主的气息,只是出现了片刻,就不见了。

    不过帝释伽可以肯定,原宿主必定混迹在神族军队中。

    到底是谁?

    帝释伽的目光,如刀子般,在神族军队中掠来掠去。

    “少族长,尊主让我提醒你,封天令她志在必得。”

    就在帝释伽心烦意乱,寻找原宿主时,耳边好死不活,飘来了昙水仙子的声音。

    帝释伽如今,可谓是承受着双重压力。

    一方面,他必须保住自己在家族中地位。

    另一方面,他还得随时提防被取消婚约。

    “我自有分寸。”

    帝释伽没好气道。

    看着帝莘大出风头,自己却是灰头土脸,帝释伽的心情可想而知。

    昙水仙子将帝释伽的回复,告诉了女子。

    “他若是有分寸,方才就不会任由那么多手下死去了。这个帝释伽,比我想象的还要窝囊。”

    女子越看帝释伽,越觉得他不顺眼。

    越是在危急的情况下,越能体现一人的才干。

    邪神制造的这场危机,虽是让神魔都损失惨重,却让女子看清了不少。

    那个叫做帝莘的八命帝魔,无论是心智还是应对能力上,都胜过帝释伽无数,这也让女子对其更加心仪。

    她不禁暗想,若是长辈们给她订下的白头之约是帝莘,兴许,她是满意大。

    只可惜,那男人已经有了伴侣。

    女子想到了这里,眸光一变,看向了叶凌月。

    尽管帝莘和夜北溟撑住了封天令,可叶凌月依旧是一阵心惊胆战。

    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凌月,神兵们都已经撤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你怎么了?”

    薄情见叶凌月脸色不对,关切地问道。

    叶凌月的体内血管里,玄阴之血不断翻滚着。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薄情,地面是不是在颤动?”

    叶凌月手脚发凉,她的目光忽的看向了地面。

    “没有,凌月,你是不是惊吓过度,帝莘和八荒神尊不会有事。”

    薄情古怪着,看了眼地面,虽然还是夜晚,可薄情还是一眼看到了地面完好无损。

    “不对,有东西要出来了。”

    叶凌月执拗地摇了摇头。

    她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形,她强自镇定,驱动着神念,想要看清地下的情况。

    地面微微晃动着,叶凌月忽是眸光一变。

    脚下,出现了一丝光亮,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土里漏了出来。

    那并非是亮光,而是一个个阵文。

    最初是一个,接着是一片,由少至多。

    “地上哪来的阵文?”

    薄情此时也意识到,叶凌月说的竟是阵文。

    “不是阵文……”

    叶凌月下意识说道。

    “尊主,这是……”

    昙水仙子也留意到了脚下发生的变化。

    不仅仅是叶凌月等人,此时,大半个天罚戈壁的地面上,都出现了这种阵文。

    托举着封天令的帝莘和夜北溟也留意到了这一点。

    帝莘看清了阵文,琥珀色的眸深了几分。

    这些阵文,他见过,并不陌生。

    “邪神又要搞什么鬼?”

    夜北溟看到了那些犹如蚂蚁攀爬般的阵文,皱紧了眉头。

    夜北溟精通武学和军事,却不懂阵法,不过怎么看,这些阵文的出现也不像是什么好事。

    “不是邪神,是煞巫太子,我们上当了,古天坛献祭大阵。”

    帝莘沉声说道。

    上一次,面对煞巫太子时,他最终不敌天罚大帝,就是用献祭之法召来了邪神。

    这会儿献祭大阵再现,而且规模如此之大,也不知邪神又有什么阴谋。

    “难道说……”

    帝莘和夜北溟同时意识到了什么。

    “太迟了,我们都上当了。”

    叶凌月看清了阵文后,喃喃说道。

    “凌月,你在说什么?”

    薄情还没回过神来。

    “邪神要用我们所有人献祭。”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

    难怪这几日,邪神和煞巫太子一直没有动静。

    他们并非按兵不动,而是在悉心准备这一场惊天动地的献祭大阵。

    邪神的力量来源是世间的怨念,神魔的联合,让邪神丧失了力量之源。

    他只剩了一条路,就是血祭。

    吞天噬地将整个天罚戈壁和神界异域割裂开,这里成了邪神的屠宰场。

    这些阵文,密密麻麻,遍布每个人的脚下。

    地面一阵更加猛烈的颤抖,阵文已经完全浮现了。

    伴随着阵文的出现,一个古老的古天坛,也从四面八方钻了出来。

    一个完整的天罚皇朝时代的古祭坛,出现了。

    “桀桀。愚蠢的神魔联军,今日就是你们的死祭。”

    原本被帝莘和夜北溟束缚住的封天令,在古祭坛出现时,一阵血光大作。

    令牌挣脱了剑气的束缚,一声轰鸣,落在了古祭坛的正中。

    封天令上,出现了一个黑魆魆的身影。

    披着黑色斗篷的邪神影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邪神。”

    所有人的目光再度凝聚在封天令上。

    “被困了几个月,还能不死,你们这些蝼蚁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到让本座意外的地步,不过,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邪神褪去了斗篷,露出了煞巫太子的脸来。

    一个高瘦苍白的男人出现了,只是在其脖颈处,多出了个拳头大小的头颅。

    那头颅,青面獠牙,形如恶鬼,正是邪神。

    与邪神僵持了近两个月,这也是所有人第一次见到邪神。

    “的确该结束了,邪神,你本就不是九十九地的存在,又何必插手九十九地的事。我若是你,只会交出封天令。”

    帝释伽上前一步,以众人领袖的姿态,傲然说道。

    邪神听罢,那双细长的眼里,眸光一闪。

    “你算是什么东西,敢这般和本座说话。”

    “就凭我是封天令的宿主。”

    帝释伽说道。

    “宿主……”

    邪神拉了个长长的尾音,忽的嘴角一咧,封天令猛地一颤,作势就要朝帝释伽轰去。

    帝释伽吓得倒退了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