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5章 殊死一战
    ,!

    光明仙皇说话之时,那口冥棺依旧悬浮在半空中。

    冥棺上,发出滋滋的响声。

    上面错综复杂的冥纹,就如有生命般,正在疯狂吸食上面的血。

    那些血,是早前冥日受伤留下的血。

    神帝级别的血,比起早前神兵们的血,精纯了不知多少倍。

    冥纹一碰上那些血,发出了一阵愉悦的嗡鸣声。

    它们大口吞噬着鲜血,棺体上的萤火光芒越来越亮。

    棺体也因为吸收了冥日的血的缘故,又变大了一些。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连青冥帝君都受不了它一击?”

    赤烨等人抬头看着那口冥棺,暗暗心惊。

    冥日能成为神帝,神力非比寻常,神界之中,除了帝莘和叶凌月两人之外,只怕其他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冥棺,是一种冥器,靠吸生灵血肉成长。“

    叶凌月看着那口冥棺,再看看手臂鲜血淋淋的干爹,心头怒火更盛。

    “洗妇儿,交给我即可。”

    帝莘也睨了冥棺一眼,眼底寒芒闪烁。

    “帝莘,在动手之前,不如你我父子俩先过上几招?”

    就在帝莘准备动手之际,却见一旁山阴圣王走了出来。

    他的声音,让叶凌月和帝莘不由侧目。

    “帝纣?”

    叶凌月认出了那个冰寒刺骨的声音来。

    这个声音,曾经困扰了帝莘的整个童年。

    “你和山阴圣王是一伙的。”

    帝莘挑了挑眉,帝纣也不掩饰,却见其周身气息一变。

    一阵衣帛碎裂的声响,山阴圣王的皮肤破裂开,一张全新的脸,呈现在众人眼前。

    那张脸,如刀斧雕琢,剑目之下,眉目深邃,透着几分阴沉,正是帝纣的脸。

    在获得了山阴圣王的肉身后,帝纣费了一番手脚,彻底掌控了这具肉身。

    他如今,已经能够自如掌控这具肉身了。

    “良禽择木而栖,这个道理,我从小就教导过你。和山阴圣王合作,乃是大势所趋。”

    帝纣走到了帝莘面前,与其相持而立。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山阴圣王怎么变了副脸?”

    “光明仙皇又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觉得,这是一宠门宴,我们今日该不会是有去无回吧?”

    各大域主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有明眼人眼看情形不对,想要暗中开溜。

    可刚一走动,就听到广场入口处,一阵倒戈相见的声响,一对对身着黑甲的武者冲了进来。

    那是光明仙皇座下的黑骑,他们的刀戟上,还带着鲜血,想来刚经历了一场杀戮。

    诸神山的神兵只怕是……

    “所有人听着,从今日开始,九十九地全境将由朕统领,顺着生逆者亡,你们谁敢忤逆朕,就只有思路一条。”

    光明仙皇目光凛然,环顾四周。

    那些黑骑武者,簇拥在光明仙皇身后,发出了高喝声。

    “光明仙皇,千秋万代,一统九十九地。”

    刀戟之声,高喝声错落有致,形成了一片片声浪,响彻整座诸神山。

    那些域主们一听,也是纷纷色变。

    “光明仙皇,这里是诸神山,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冥日手臂负伤,他强忍着剧疼,沉声说道。

    “是不是朕放肆的地方,很快就会有分晓。月华帝姬,朕最后问你一次,你可愿意召出封天令?自裁于此,保你神界全境安然无恙?”

    光明仙皇直视着叶凌月,似笑非笑。

    “交出封天令,你就可以放过我的子民和我干爹他们?”

    叶凌月话锋一变。

    “月儿!”

    冥日和啵啵也是不由变色。

    月儿该不会……

    “干爹,干娘,我是神界的神帝,有义务保护整个诸神山和神界的安危。若是牺牲我一人,能够捍卫神界,又有何妨?”

    叶凌月义正言辞道。

    “月儿,不可!你绝不可做傻事!”

    冥日和啵啵等人齐呼道。

    叶凌月却是一摆手,示意众人无需多说。

    “我心意已决。”

    她看向了光明仙皇。

    “光明仙皇,我已经答应了你的条件。不过有一件事,我先要说明,封天令身在天罚戈壁,并不在诸神山,你若想要它,我们必须前去天罚戈壁一趟。”

    叶凌月坦然说道。

    虽说她是封天令令主,可令牌早已不在她手中。

    如今封天令还在天罚戈壁。

    光明仙皇为了夺得封天令,曾经亲自前去天罚戈壁,奈何封天令被紫堂宿用禁制所控,无人可打破,也无人能够进入封天令的范围之内。

    即便是光明仙皇也不例外。

    听叶凌月这么一说,光明仙皇蹙眉沉思。

    “怎么?仙皇是不敢?”

    叶凌月看了眼光明仙皇。

    “仙皇……”

    奚九夜欲言又止。

    奚九夜觉得有些古怪。

    叶凌月的性格,会如此轻易就向光明仙皇妥协?

    虽然叶凌月和光明仙皇实力相差悬殊,可奚九夜总觉得,叶凌月必有所图。

    “朕就与你去天罚戈壁一趟。”

    光明仙皇虽然也觉得事情有异。

    可又想到,叶凌月不过是一介妇孺,又是她独身一人,难道她还真能算计到他头上不成?

    “月儿!”

    啵啵和冥日等人都很是焦急。

    光明仙皇摆明了要杀月儿,月儿孤身一人与他去了天罚戈壁,只怕是有去无回。

    “干爹干娘,你们不用担心。”

    叶凌月再看了看帝莘。

    “帝莘,我去去就回。”

    帝莘望着叶凌月,眼神缓了缓。

    “洗妇儿,我等你回来。”

    两人眼底一个交汇,却是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却见一道阵光闪烁,光明仙皇的脚下,赫然出现了一个传送阵。

    不愧是三十三天的来人,只是瞬息之间,就已经布置好了传送阵。

    叶凌月也不多说,一身凤冠霞帔,就与光明仙皇双双进入了传送阵。

    “帝莘,你为何不拦着小月月!”

    啵啵眼看着叶凌月进入了传送阵,又急又惊。

    帝莘没有多说,他没有理会啵啵,却是看了眼一旁的帝纣。

    “帝纣,你我之间的恩怨,也该有个了解了。”

    说罢,他飞身而起,帝纣也是毫不示弱,两人凌空而起,眨眼之间,就出了众人的视野之外,没有了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