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4章 威胁
    ,!

    “你来自三十三天固然不假,可你不过是坠天仙皇,掉毛的凤凰不如鸡,又何必在这里装腔作势。”

    帝莘冷笑道。

    坠天的仙皇?

    这下子,换成光明仙皇的脸色不好看了。

    “小子,你胡说些什么?朕何时坠天了!”

    光明仙皇被一个黄口小儿这般质问,颜面全无,很是尴尬。

    他绷紧一张脸,怒视着帝莘。

    这小子,他也记得,上一次在王巫时,这小子也坏了他的好事。

    这小子和那叶凌月,一样可恶。

    “坠天与否,不是我一人说了算,而是由祖星说了算的。”

    帝莘指了指正北方向。

    即便是在诸神山,也能清楚看到天罚戈壁上的那一颗祖星。

    “祖星乃是天河之源,孕育天河之祖,它若是出现在哪里,哪里就会孕育出新的天河,新的天河象征着新的天域,也就意味着,有老的天域陨落。光明领如今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你身为仙皇,为了阻拦新天河和新天域产生,偷偷来到九十九地,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才真会笑掉大牙。”

    帝莘一字一句,字字句句诛心,让光明仙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到底是谁为何你会知道那么多事?”

    光明仙皇的脸气得发绿,更吃了屎似的。

    一旁的奚九夜也不由皱眉。

    帝莘对于祖星和天河知道的未免太多了。

    “原来是一个破落户,我就说,什么仙皇不仙皇,做事鬼鬼祟祟,暗中伏击我们的神兵,这可不像是正经的皇者做得出来的。还用一口乱七八糟的棺材当武器,还什么仙皇呢。呸!”

    啵啵一听,愈发对光明仙皇不屑,对准了那口冥棺,就是一口口水。

    啵啵这一口口水落下,光明仙皇脸色大变,那口冥棺也是动了动,嗡的一声,飞了起来,朝着啵啵怕去。

    “不知死活,胆敢冒犯冥棺!”

    光明仙皇冷笑一声。

    冥棺吞噬了大量神兵的血肉后,戾气正盛。

    啵啵这时语出挑衅,冥棺已经动怒。

    “啵啵,小心!”

    冥日一看情形不对,长臂一捞,将啵啵护在了臂弯里,一手挥出,迎上了那口冥棺。

    冥棺看上去,足有万千斤重。

    只听得一声重响,冥日竟是被冥棺逼退了数十步。

    他体内气血一阵翻涌,手臂觉得撕裂半点剧痛袭来。

    “冥日!”

    啵啵一看,也是脸色大变。

    她急忙扶住了冥日。

    “不知死活,冥棺岂是尔等凡人可以对阵的。”

    光明仙皇背手而立,连出手都没出手。

    在九十九地的这些凡人面前,来自三十三天的冥棺可谓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它可以摧毁任何神界的神器。

    冥日的肉身强度虽强,可终归只是九十九地的凡人,和千锤百炼的冥棺冥器相比,落了下风。

    啵啵抓住了冥日的手臂一看,这一看,啵啵的眼眶登时红了一圈。

    冥日的皮肤,就如干结的泥土,寸寸龟裂开,皮肤下大量的血管都破裂开,血水滴滴答答落下,几节断裂的骨头,刺穿了皮肤,看上去很是可怖。

    啵啵认识冥日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冥日受过这么重的伤,心底,一阵剧疼袭来。

    虽是伤在他身,啵啵却觉得,更胜自己受了伤。

    “光明仙皇,你是冲着我来的,何必为难我干爹干娘。”

    叶凌月眼看冥日受伤,也是心头一怒。

    光明仙皇先杀神兵,再伤冥日,分明是有备而来。

    她身为诸神山之主,又岂能善罢甘休。

    在场的宾客们目睹这一场争斗,也是暗暗心惊。

    只是一出手,三大神帝之一的青冥帝君就败下阵来,对方的实力,非同寻常。

    光明仙皇也是狡猾。

    他来到九十九地之后,的确也发现,自己虽然没有受到天罚惩戒,可实力还是在日益削减。

    他若是出手,实力消退会更快。

    可若是使用冥棺就不同了。

    冥棺并不属于天人的范畴,天地法则的天罚,针对的乃是天地生灵,可冥器乃是各种法宝并非在此列。

    所以光明仙皇很狡猾的使用了冥棺。

    眼前这口冥棺名为光明棺,乃是一口成熟的冥棺。

    其威力比起早前还未成熟的两口冥棺,厉害了数倍。

    光明仙皇只用很少的一部分天力,即可控制冥棺,用其对阵九十九地之人,可谓是稳操胜卷。

    “月华帝姬,你是聪明人,他们今日所受的伤和所受的屈辱,全都是因为你的缘故。只要你交出封天令,再自裁于祖星前,朕就不为难神界和你的亲朋。”

    光明仙皇的目的也很简单。

    他要保证光明领不坠天。

    祖星已经择天出现,它一旦彻底成熟,就会孕育新的天河,届时想要再阻拦,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他必须在封天令认主和新的天河出现,新天域飞升之前,击杀封天令主,毁了封天令。

    祖星没有了目标,自会慢慢暗淡,直到陨落。

    新的封天令出现,又需要万年的时间,这一万年,已经足够光明领重新积蓄力量,摆脱坠天的命运了。

    “所以,你们今日起来,是想要逼我自杀的?奚九夜,这就是你的目的?”

    叶凌月眸光一转,落到了一旁没有说话的奚九夜身上。

    从出现到现在,奚九夜一语不发。

    他没有和光明仙皇一起出手,可他带光明仙皇前来,已经说明了一切。

    奚九夜没有对上叶凌月的目光。

    他甚至连多看叶凌月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夜凌,并非是如此。我并非是想要逼你……可若是不带光明仙皇现身,你就会嫁给帝莘,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奚九夜在心底痛苦地回答道。

    他无法想象,叶凌月和帝莘成亲的那一刻。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点长进都没有,真让我失望。”

    叶凌月收回了视线,声音冷漠。

    五百多年前,奚九夜为了权势,逼她魂飞魄散。

    今日,为了依附光明仙皇,他再次引狼入室,让神界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废话不多说,月华帝姬,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光明仙皇步步紧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