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2章 拜天地
    ,!

    神界三大新帝,青冥、圣威、月华。

    青冥帝君乃是冥日,在成为神帝之前,其掌管冥界,冥界标示,天青色,故冥日得名青冥帝君。

    可关于圣威帝君,外界见过其人的人,都会暗暗困惑。

    帝莘俊美无铸,看上去如春风拂面,怎会有圣威一说。

    可今日一看,哪怕他一句话都没说,静静站在那里,就已经让人犹如铁索加身动弹不得。

    其浩瀚神帝之威,比起冥日来,还要略胜一筹。

    那张冷酷的脸上,没有半点多余的表情。

    关于圣威帝君的身世,外界早有传闻,其出身异域帝魔家族。

    从方才的情况看,事实似乎的确如此。

    那个叫做帝云裳的,只怕和圣威帝君关系匪浅。

    “圣威帝君,三夫人并非这个意思。她新近丧父丧子,受了些刺激,才会口出狂言。”

    帝风瞪了眼帝绮罗。

    这女人,可真是个惹事精,早知道如此,就应该让她继续禁闭。

    “帝莘……你……”

    帝绮罗被帝莘的目光扫到,觉得全身僵硬。

    太可怕了,眼前的帝莘,让她遍体生寒。

    不过一月不见,这男人怎么会变得如此可怕?

    帝绮罗只觉得战战兢兢,手脚都不是自己的,就连被帝风强行拖拽走,也毫无反应。

    帝纣见了帝莘,眼神也是微微一闪。

    他也很诧异,不过数日罢了,帝莘看上去比起早前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眼前的帝莘,和当年在太虚神墓里,一怒之下,杀了自己的那个小帝莘很是相似。

    在他身上,仿佛没有了感情留下的痕迹。

    方才,提到帝云裳时,他的反应竟如此激烈。

    这么说来,是不是意味着,他对帝云裳这个亲娘还是有些感情的。

    “帝莘,时辰不早了,月儿就快到了。你需前去迎接。”

    一旁冥日见事情已经平息,看了看时辰,催帝莘前去行礼。

    帝莘微一颔首,就欲转身。

    “圣威帝君。”

    身后,山阴圣王忽然开口,叫住了帝莘。

    帝莘一顿步,却没有转身。

    “你当真要娶月华帝姬?在下有一言不得不说,月华帝姬并非良配,至少不是您的良配,娶了她,只会害人害己。”

    帝纣也知,自己不当在这个时候说这番话,可他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帝莘冷嗤了一声,连回头都不愿回头,扬长而去。

    “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

    帝纣摇了摇头,看了看依旧高挂在天空的祖星,摇了摇头。

    帝莘现身后,诸神广场顿时陷入一片热闹中。

    九十九地前来的各大域主纷纷看向了帝莘。

    见到帝莘的人,无不为其风貌所折服。

    广场入口处,又是一阵骚动,一朵红云正款步而来。

    月华帝姬来了。

    一袭正红色的喜袍,女子身姿婀娜,行走之时,腰肢摇摆,虽不见其容貌,但隐约可猜测到,那喜帕之下,会是怎样的盛世容颜。

    在目睹了帝莘的绝世之姿后,所有人都在翘首等待,他要迎娶的会是怎样一位绝世佳人。

    更不用说,这位佳人还是封天令的令主。

    叶凌月在喜婆的搀扶下,行了过来。

    耳边,满是嘈杂的议论声,可以想象,揭下喜帕时,她会迎接多少目光。

    友善的、嫉妒的、敌意的、恨意的,这一切,叶凌月都已经坦然以待。

    辛霖的话,还在耳边。

    叶凌月的手紧了紧,左手手心处,那一颗混沌天珠已经被她手心的汗水浸得滑滑的。

    迄今为止,辛霖说的一切,都还未发生。

    可叶凌月并不敢掉以轻心。

    危机依旧存在,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

    她手心的那颗混沌天珠,是她最后的保命杀手锏,她绝不能放开。

    “洗妇儿。”

    男人温煦的声音,轻轻落在了她的耳边。

    一双毫无瑕疵的手,稳稳从喜婆的手中,接过了叶凌月的手。

    “帝莘?”

    还盖着喜帕的叶凌月看不清眼前的情况,她伸出了右手,握住了帝莘的手。

    入手时,叶凌月眉间蹙了蹙,帝莘的手,可真凉。

    印象中,帝莘的手一直是温暖的,尤其是手心处,永远是暖暖的,足以温暖她的手,可今日,他的手……

    “帝莘,你这几日可是没有休息好?”

    叶凌月轻声问道。

    她也知道,这些日子,帝莘为了婚礼的事,很是繁忙。

    帝莘那边,脚下一缓,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道。

    “洗妇儿,不碍事,我只是有些紧张。”

    这是两人的婚礼,他期盼了那么久的婚礼。

    为了这抽礼,中间经历了多少波折,可总算是让他等到了。

    他终于,能够彻彻底底得到,一直梦寐以求的人儿了。

    帝莘稳稳握住了叶凌月的手。

    耳边,一阵悠扬的喜乐声。

    男人的手引着她向前。

    那是一条长长的红毯红毯的尽头站着冥日夫妇和叶凰玉夫妇。

    帝莘的主婚人由冥日夫妇来充当,叶凌月的主婚人则是叶凰玉夫妇。

    看到一队新人款步行来,两对主婚人都露出了笑来。

    按照神界利益,新人行礼,拜天拜地,再是拜主婚人,最后才是拜夫妻交拜。

    一场仪式下来,叶凌月浑身都是紧绷的,好在帝莘一直搀着她。

    拜完主婚人后,仪式已经完成了大半,叶凌月也稍松了口气。

    两对主婚人也是松了口气。

    尤其是啵啵,看到叶凌月和帝莘一双璧人,站在面前,不由红了眼眶。

    “呜呜,总算是看到小月月成亲了。可惜了,主人没法子亲眼目睹。她若是看到了,会多高兴。”

    啵啵哽咽了起来。

    “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

    冥日一阵头疼,叶凰玉夫妇善意的目光投了过来,轻声安抚着啵啵。

    “再有一礼,就礼毕了,月儿和帝莘就是正是的夫妻了,往后,他们夫妻与共,共甘共苦,我们也该放心了。”

    叶凰玉笑着说道。

    “可不是嘛,快行礼,行礼完就洞房,早点生几个娃娃来。”

    啵啵一听,忙擦了擦眼角,连声催促起礼官来。

    礼官一脸的无奈,扬声说道。

    “夫妻交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