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1章 冤家路窄
    ,!

    叶凌月下意识用手摸了摸身前的乾坤紫金袋。

    她怎么觉得,方才自己的储物袋动了动。

    “陛下,时辰不早了,你可不能再耽误了。”

    身后,喜婆叨叨絮絮的声音让叶凌月不得不回过神来。

    叶凌月没再多说,朝着诸神广场行去。

    诸神广场内,宾客满座,奚九夜被强行赶走后,场面就显得和谐多了。

    冥日夫妇和幽冥鬼王夫妇前去招待客人,天色渐晚,眼看吉时就要到了。

    伪装成“山阴圣王”的帝纣混迹在宾客中,眼底藏着一抹思量。

    奚九夜离开已经快半个多时辰了,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和光明仙皇接洽上了,他们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

    凭借光明仙皇的力量,应该足以剿灭诸神山内的神兵神侍们,不过,对付叶凌月和帝莘两人……

    光明仙皇是仙皇级强者并没错,可他是坠天仙皇的强者,又是通过通天之路来到九十九地的,那就不同了。

    通天之路是三十三天通往九十九地的唯一合法途径,它不仅仅是一处门户,对于九十九地而言,也是一重保护屏障。

    作为七印仙皇,的确不会直接遭受天罚惩罚。

    可这并不意味着,光明仙皇就不会承受天罚,相反,天罚会以另外一种模式,在光明仙皇身上发挥作用。

    只要是光明仙皇逗留在九十九地,逗留的时间越久,其实力就会不断减弱。

    这一点,在王巫山时就已经初见端倪。

    光明仙皇和叶凌月、帝莘动手,却没有占尽上风,一方面原因是光明仙皇保留实力,另一方面也是光明仙皇知道,自己在九十九地实力会越来越弱。

    他的天人体质对他而言,就是一种制衡,他必须尽快完成九十九地的事,毁灭封天令,防止光明领坠天。

    不过即便是如此,一个光明仙皇已经足以让整个诸神山鸡飞狗跳了,再加上……

    至于婚礼的最终结果,只有一个。

    “这抽礼,还真是让人期待。”

    帝纣眼角,闪过一抹残酷的笑意。

    “你是光明仙皇?”

    就在帝纣暗想之时,一个骄纵的女声,从耳侧传来。

    帝纣转过头去,看到了帝绮罗的脸。

    看到帝绮罗时,帝纣的眼神有一瞬的闪烁。

    帝魔三小姐……

    看到帝绮罗,帝纣不免想起了帝云裳。

    这两姐妹,身上有着一半相同的血,可性格却截然不同,相貌也是大不相同。

    帝绮罗长得很是美艳,帝云裳却是美得出尘,两人站在一起,高低立现。

    当年在帝魔家族时,帝绮罗很是跋扈,对帝纣那样的旁系子弟从来不看在眼里。

    可帝云裳不同,她无论对任何人,哪怕是一个最低贱的马夫也很是和气。

    帝纣讨厌帝绮罗,恋慕帝云裳。

    当初帝纣被赶出帝魔家族,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帝绮罗的缘故。

    所以对帝绮罗这个女人,帝纣只剩了满满的厌恶。

    不过,如今他是山阴圣王而非帝纣,这一点,帝纣还是很清楚的。

    “帝三夫人。”

    帝纣以一副“山阴圣王”的语气,微一颔首,算是行过了礼。

    “我听说,帝云裳在你手上。我若是你,会把她交出来,那女人,是个祸害。”

    帝绮罗见奚九夜和山阴圣王一同出现,就知道,帝云裳一定躲在了山阴界。

    她还有事要质问帝云裳,这一次,帝莘大婚,她本以为帝云裳会前来,哪知道,连奚九夜都来了,帝云裳却没有出面。

    她绝不容许那女人残如索通乌龟一样,躲在山阴界。

    “三夫人,请注意你的说辞,云裳姑娘是山阴界的贵客。”

    一听帝绮罗攻击帝云裳,帝纣心头怒火大盛。

    帝纣也一直想要见一见帝云裳,所以才会和奚九夜合作,前往山阴界。

    哪知到了山阴界后,才知道帝云裳在奚九夜离开之前就已经开始闭关,迄今未出。

    他不好打断帝云裳的闭关,迄今还未见到帝云裳本人。

    “姑娘?她算是哪门子姑娘,不过是个不知廉耻,见男人就勾搭的破鞋贱货!”

    帝绮罗冷笑道。

    帝云裳未婚生子,生下了帝莘那个野种,居然还会有人口口声声称她一声姑娘。

    看样子,这个看似仪表堂堂的山阴圣王也被帝云裳那个女人给勾引了。

    “放肆!”

    帝纣最无法忍受的就是有人诋毁帝云裳。

    他一怒之下,拍案而起。

    只听得嘭的一声,他身前那一张上好的青玉石案应声而裂,断成了两半。

    帝绮罗惊了惊,往后退了一大步,眼底的骄横略淡了几分。

    “你……你想要做什么。我可是帝魔家的三小姐。”

    帝绮罗没想到,山阴圣王会突然动怒。

    “圣王还请息怒。”

    正在与冥日攀谈的帝风见状,不由动容,慌忙上前劝说。

    “你算是什么东西,敢喝斥我?你可知,我是谁?”

    帝绮罗满脸怒红,怒瞪着山阴圣王。

    这厮,不过是一介山阴界的域主,居然敢同她呼来喝去,等到释伽他……

    “帝绮罗,你闭嘴!”

    唯恐帝绮罗再煽风点火,帝风拉着帝绮罗就走。

    “放开,我不过是想要质问清楚帝云裳那贱人的下落,他不交出帝云裳,我绝不善罢甘休。”

    哪知帝绮罗也是卯足劲,今日和山阴圣王杠上了。

    她一拂袖,甩开了帝风,与帝纣大眼瞪着小眼。

    “帝绮罗,你说谁是贱人?”

    一个冷飕飕的声音,让帝绮罗背脊一寒。

    “神帝陛下。”

    一干整齐的呼喝声,帝绮罗身形一僵。

    满场的宾客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袭喜袍的帝莘,站在了帝绮罗的身后。

    男人冷酷的脸上,凤眼之中,烁动着让人心寒的杀意。

    “圣威帝君。”

    一群宾客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望着眼前的新郎官。

    气焰嚣张的帝绮罗在看到帝莘时,也不由心跳慢了半拍。

    一袭喜袍的帝莘,俊美如斯,冷酷如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杀意,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倒退几步。

    此时,满场宾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圣威帝君,实至名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