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5章 地老天荒的一刻
    ,!

    身为医者和方士,叶凌月很清楚,肉身和魂魄刚融合不久的情况下,的确会产生一些不良反应。

    可辛霖看到的一切,难道真的只是不适造成的幻影?

    “小鼎,辛霖的肉身和魂魄刚融合,在融合初期,是否可能产生幻象?”

    叶凌月沉吟片刻,问道。

    叶凌月不敢贸然诊断,索性询问起小鼎来。

    “若是其他肉身和魂魄,可能会有这种可能。不过辛霖的肉身是用主人你们的骨血炼化而成,融合很完美,不会有这种情况,甚至于,由于魂魄和肉身都很出众,她可能会拥有这个年龄的孩子没法子拥有的天赋异禀。而且这部分天赋异禀在以后的日子里,会日趋完美,直到她能自如控制。”

    小鼎说道。

    天赋异禀?

    “那所谓的天赋异禀中,有没有可能拥有类似于天巫的巫力的可能?”

    叶凌月再问道。

    “老大,你是觉得,小霖她是天巫?”

    小乌丫一听难以置信看着辛霖。

    “天巫?”

    辛霖自己也很是吃惊。

    “我只是猜测罢了,辛霖的故乡是王巫山,那里也是神界最强大的巫者或者说是奚族巫王的居住地。那里凝聚着比其他地方更加浓厚的巫力。辛霖在那里出生,在那里居住,难免会耳濡目染。”

    叶凌月猜测,辛霖拥有的天赋异禀,很可能是天巫的预测之力。

    “是有这个可能的,不过到底是不是巫力,得等到辛霖再成长一些,届时才可以断定。”

    九洲鼎也不敢贸然下判断。

    “如果是小霖真的是天巫,那……那老大你岂不是……老大,不如我变成你。”

    小乌丫一听,小脸上堆满了担忧之色。

    这抽礼是不能有半点变动的,但若是老大有危险,小乌丫也不想老大冒半点风险。

    “小乌丫,你这傻孩子,难道我会同意让你替我冒这个风险?”

    叶凌月哭笑不得。

    她也知道,小乌丫是担心自己,可她也绝不会让小乌丫受到半点威胁。

    “神帝陛下,您们怎么还在这里,吉时就要到了,新郎和接亲队伍已经快到了。”

    在殿外等候的喜婆,见叶凌月等人迟迟未出,匆匆赶了过来,看到一大两小站在那,可急坏了,连声催促道。

    “老大,要不我们把事情告诉帝莘,你们可以推迟婚期。”

    小乌丫想了想,退而求其次。

    只是推迟婚期,想来帝莘是不会介意的,毕竟这件事涉及到老大的安危。

    “不行,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况且,除了我们之外,其他人未必会相信辛霖的话。”

    叶凌月知道幽冥鬼王对辛霖一直心存芥蒂,未必会相信辛霖说的话。

    毕竟辛霖看到的一切,都没有确凿的证据。

    “月儿,发生了什么事,帝莘他们已经到了。”

    鬼王妃和啵啵闻声也赶了过来。

    “没什么,奶奶、干娘我们这就去。”

    叶凌月换上了一副笑脸,她看看小乌丫和辛霖,摇了摇头,示意两人不要把事情说出来。

    她不想让鬼王妃和干娘担心,更何况以啵啵的脾气,若是发现叶凌月可能有危险,必定会大动干戈,将整个诸神山都翻过来。

    说罢,叶凌月冲着小吱哟和辛霖使两个颜色。

    “不用担心,我自会想法子,我绝对不会有事。”

    叶凌月小声说道。

    辛霖和小乌丫只能是点点头,这种情况下,她们也只能相信叶凌月。

    “老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小乌丫轻声嘀咕道。

    辛霖也低头不语,眼底若有所思。

    两人随着叶凌月一起朝着殿门走去。

    一阵悠扬高昂的喜乐声,殿外,一队队迎亲的人已经等候在那。

    帝莘一身喜袍,却见身形挺拔,一双凤眸顾盼生姿。

    尽管戒备森严,可殿外还是等候着不少侍女侍从还有叶凌月一干亲朋好友,舞悦和赤烨、薄情等人都已经等候在那。

    “是月华帝姬。”

    其他人早已望穿秋水,就等新嫁娘叶凌月现身。

    人群中,早前宿醉还未完全清醒的薄情,一双桃花眼中,意味莫名。

    他想要看到叶凌月,可同时又怕看到叶凌月。

    当人群里传来一阵欢呼声。

    薄情的眼眸微微一闪,一抹伤色迅速闪过。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她终于要嫁人了。

    一袭嫁衣的叶凌月,款步行来。

    她的面容被金红相间的喜帕遮挡住了,可他知道,喜帕之下,会是怎样一张让人心动的脸。

    薄情黯然神伤,昨夜他假意和帝莘等人饮酒,喝得醚酊大醉,本想今日一醉不醒。

    可这副身子,却如此不争气,天才蒙蒙亮,他就清醒了过来。

    原因无他,只因他还是想来看看她。

    看着自己恋慕了那么久的十三……叶凌月步步走来,如火的嫁衣,窈窕的身姿,离薄情越来越近。

    薄情禁不住伸出了手来。

    他仿佛看到了那双柔软而又温暖的手,伸到了自己面前,握住了自己的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若是能握住她的手,她绝不会松开。

    “十三……”

    薄情眼底,染上一层雾气。

    朦朦胧胧中,叶凌月真的伸出了手来。

    薄情抬起了手来,可他却什么都没握住。

    那双,他想要永远握住不松开的手,越过了人群,在众目睽睽之下,握住了另一个人的手。

    男子的手,骨节分明,有力而又坚定。

    “洗妇儿。”

    一样的喜袍,流云纹,金夕缎,男人长发之上,包裹着一方喜巾,凤眸在看到那个让自己等待了五百余年的身影时,眼底闪过了足以让整个世界都为之倾倒的宠溺。

    这一握,他等了五百多年。

    “帝莘,让你久等了。”

    喜帕下,女子的唇间,轻轻一动,有些歉然。

    “若是你,纵使等到天荒地老,我亦无悔。”

    帝莘口中,说出的并非是什么动人的情况,可短短一句,却是胜过千言万语。

    只要是她,等上永生永世,他亦愿意。

    若不是她,那纵使一刻,他都不愿意等。

    四目相对,这一刻,对于在场的所有人而言,都是永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