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4章 她看到的惊人一幕
    ,!

    正红,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颜色,它象征着喜庆。

    一个女人,一辈子,可能只有一次机会穿上这套嫁衣。

    叶凌月本就长得明艳,这一套嫁衣,将其衬托的更加出众。

    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就已经让人目不暇接。

    在场之人,都是赞不绝口。

    “月儿,真美。”

    “是奶奶您眼光好。”

    叶凌月笑着说道。

    “辛霖?”

    叶凌月见辛霖一动不动,盯着她的嫁衣,就如入定了一般。

    “小霖,快点,吉时就快到了。”

    小乌丫有些羡慕地摸了摸叶凌月的裙角,托起了其中一角。她看看身旁的辛霖,轻唤了一声。

    辛霖的眼前,一片血红。

    那一片血红,却不是那一身嫁衣。

    她的黑眸里,眼前的场景正在不断变化。

    叶凌月依旧是叶凌月。

    只是她的模样不再是眼前的人比花娇的绝美模样。

    苍白色的脸,鲜红的血让嫁衣显得有些发黑,黑色的长发迎风飞舞。

    她的眼底,闪动着愤怒之色。

    她抬起了手,玉手纤纤,落在了眉心的太阴神印上。

    嘴角勾起了一抹惊艳的笑,她的嘴里,说了什么,指尖刺入了眉心中。

    太阴神印炸开了,叶凌月的身自也在刹那间……‘

    “不!”

    辛霖浑身一震,眼珠子里闪过了惊恐之色。

    “小霖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小乌丫看了看身旁的小辛霖。

    小辛霖这才注意到,自己和小乌丫一起,拉着叶凌月的裙角,已经离开了西殿,朝着正殿走去。

    按照神界的婚俗,叶凌月将会从长生殿出嫁,再由帝莘接送,环绕诸神山一圈,与前来观礼的神民和臣子们会面,最终在傍晚前后前往诸神广场。

    在众多来宾和要臣的面前,举办婚礼,礼毕之后,还有一抽宴。

    自此,两人的婚礼才算是彻底结束了。

    而这时候,才是婚礼的开始。

    “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是怎么回事?”

    小辛霖小脸紧绷。

    她怎么会突然看到那么诡异的一幕。

    那一幕,意味着凌月有生命危险?

    她手一紧,看看身前的叶凌月。

    叶凌月一身的喜服,面上已经蒙上了红纱,没有留意到身后辛霖和小乌丫的窃窃私语。

    小辛霖内心非常复杂。

    方才她眼前或者是脑海中闪过的那一幕,到底是真是假?

    她该不该告诉凌月?

    若是告诉她,事情却是假的,那必定会影响叶凌月。

    可若是真的……小辛霖的手又紧了紧张,那样的后果,同样是她承受不起的。

    “凌月。”

    小辛霖犹豫了下,最终,心底的不安战胜了犹豫。

    她猛地扯住叶凌月的喜裙。

    气力之大,让叶凌月不由脚下一顿。

    “小霖,你在做什么?时间快赶不及了。”

    小乌丫催促着。

    方才送叶凌月出殿时,喜婆再三强调,离帝莘来接亲的吉时没剩多少时间了。

    “凌月,你能不能不要去参加婚礼?”

    辛霖小脸发白,小心翼翼说道。

    “辛霖?”

    叶凌月一脸的吃惊。

    “小霖,你在胡说些什么,婚礼就要开始了,你怎能劝老大悔婚?”

    小乌丫张口结舌。

    自从小霖有了自己的肉身后,变得好奇怪。

    方才路上,她就一眼不发,整个人都怪怪的。

    叶凌月下意识就想要拒绝辛霖,可对上辛霖的眼,尤其是对上辛霖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时,叶凌月半蹲下身子,和辛霖四目平行而对。

    “辛霖,告诉我理由。”

    辛霖虽然拥有孩童的外形,可她却有着比成年人还要理智的心性,叶凌月相信,她绝对不会无理取闹。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可我方才,看到你在婚礼上的模样,你与人……同归于尽。凌月,我不想你死,不像你粉身碎骨。”

    辛霖小手握住了叶凌月的手,那双会说话的大眼里,水光淋淋,覆上了一层雾气。

    她自小就是个孤魂,老辛头死后,她就只剩一人。

    赐了她血的叶凌月,给了她骨的帝莘,她虽然无法直接称呼她们为爹娘,可这两人,在她生命中已经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尤其是叶凌月,更是如此。

    她与叶凌月一见如故,她深信,两人早已相识,而且关系匪浅。

    “我会粉身碎骨?”

    叶凌月的手中,辛霖的手凉得可怕。

    她从辛霖的眼里,看不到半点撒谎的意味。

    这孩子,说的全都是真话。

    “是什么人,让我粉身碎骨,对方是谁?”

    叶凌月也知道,贸然小相信辛霖的话,显得很是冒昧。

    可是直觉告诉她,辛霖不会骗自己。

    “我不知道对方是谁,我只能看到你一人。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面对叶凌月的信任,辛霖心情一松,可又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脑海中莫名其妙的画面。

    这抽礼,她是一定要完成的。

    她和帝莘,等待这一场盛世婚礼,已经太久了。

    诸神山乃至整个神界,都需要这一抽事。

    她不能在这节骨眼上,因为未知的危险性放弃这抽礼。

    为今之计,叶凌月只能提防。

    冥日和幽冥鬼王等人,在诸神广场乃至整座诸神山都布下了重重防御,按理说,放眼整个九十九都没有人可以入侵。

    但这也不是绝对的,若是有天人级别的存在亦或者是几大势力联手,依旧有机会入侵诸神山。

    只是,要是怎样的对手,才能逼得自己翻身碎骨?

    叶凌月眼底深沉。

    “老大?你不会真要因为小霖的一句话,悔婚吧?小霖的魂魄刚融入肉身没多久,感到不适也是很正常的,也许她看到的只是幻觉。”

    小乌丫看看自家老大,再看看辛霖,小声嘀咕了一句。

    相比叶凌月,小乌丫并不相信辛霖的话。

    老大和帝莘的婚事,她和大伙一样期盼了很久。

    她会知道老大是帝莘最重要的人呢,帝莘同样也是老大最重要的人。

    再说了,两人都这么强大,这世上真还有人能够破坏两人的婚事?

    对于小乌丫的说法,叶凌月不置可否,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