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9章 酒入愁肠
    帝莘神情郑重,阎九看得一愣,意识到帝莘有些反常。

    “怎么回事你心底有事”

    阎九一扫早前的调侃语气,放下了酒坛子,面色沉凝。

    帝莘是个内敛之人,鲜少会将心事说出来。

    可唯独在好兄弟阎九面前例外。

    自从叶凌月和帝莘的婚期确定后,帝莘就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阎九当然知道,帝莘并非是对这场婚事心存疑虑,而是有其他原因。

    只是早前帝莘没有提起,阎九也就没有多问。

    “大哥,你可相信,这世上可能还有一个我”

    帝莘沉吟道。

    “你是说凤莘还是巫重”

    帝莘身上具备两重人格,可这不早就过去了嘛

    为何过了那么久之后,帝莘要旧事重提,而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不是凤莘也不是巫重。其实无论是凤莘还是巫重,都是我。他们是我性格的两面。我说的另一个我,是完全意义上的另外一个我。他的魂魄和肉身,都与我无关,只是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就连声音都如出一辙。”

    帝莘将自己身陷靥思的事,说了一遍。

    “叫做帝莘的男人这不可能,纣叔只有你一个孩子。”

    阎九大惊失色。

    这等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帝纣其人,我们了解的很是有限。就连我的娘亲帝云裳,我也是了解甚少。他们俩当年,能联手瞒过帝魔家族,自然也有本事,瞒过你们一家。我想,也许我有个双胞兄弟。”

    帝莘苦笑道。

    见到那一个“帝莘”时,他心底有种莫名的悸动。

    那种悸动,帝莘事后想来,是发自内心的。

    那是属于亲人之间才有的悸动。

    他早前,只在帝云裳身上感到过,这就说明,那个帝莘和自己一定有关系。

    “那他为何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偏偏在你大婚前夕出现。难道说,他有什么企图”

    阎九被帝莘说得,也是心惊胆战。

    这件事,太过离奇。

    若是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对方明日很可能会出现在婚礼上。

    “他的企图我不知道,可他想要阻止我的婚礼,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那一个帝莘,和自己长得如出一辙,可他身上,却有很强的攻击性。

    “这可麻烦了。对方能够操控靥思,一定不是寻常人。据我所知,从人界到神界,能够操控梦境的人不过一人,那人你也是认识的况且,他也已经”

    阎九面色微沉,意识到这件事,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

    阎九口中,能够操控梦境的并非其他人,正是夜凌光。

    夜家兄弟,都是出类拔萃之辈,在神界都是一时风云的人物。

    只是兄弟俩都先后陨落,对于此事,叶凌月一直不愿意直面,为此,外界也只是说两兄弟失踪了罢了。

    不过在阎九等知情人的眼中,他们都已经判定,夜家兄弟已经陨落了。

    夜凌光的神技很是特别,在神界也是赫赫有名,只是他之后,就再无人有此本事了。

    “他和夜凌光不同,他的本事,比夜凌光要更胜一筹,况且”

    帝莘顿了顿,脑中出现了另外一个帝莘的脸。

    “况且,他是天人,夜凌光不是。”

    帝莘沉声说道。

    “那人是天人你肯定”

    阎九脸色大变。

    若是对方是天人,那情况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他眉心一指处,有力量波动,虽然经过了掩饰,可是我感觉到了。”

    那股力量波动,很强。

    在帝莘看来,比起巫王还有长孙雪缨都要强一些,比起光明仙皇之流,也只是稍逊一些罢了。

    “这就更加难以理解了,那人既然是天人,为何会和你如此相似,除非你身上也有天人的血统,可你又的的确确,是帝魔。”

    阎九越听越是觉得云里雾里。

    整件事,听上去很是匪夷所思。

    “难道说,你的父亲”

    阎九想到了什么。

    帝莘的娘亲已经确定就是帝云裳,可他的父亲并非是帝纣。

    帝纣也好,帝云裳也罢,从未提起过帝莘的父亲。

    这只有两个可能,其一就是,对方身份很是卑微。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对方的身份很是尊贵,尊贵到,两人都不得不隐瞒。

    “我没兴趣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我帝莘生来,无父无母,唯一的亲人就是大哥你一家人和我家洗妇儿。过去是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帝莘不愿再多提自己的身世。

    当初,他前去帝魔家族之前,对自己的身世还是有一些想法的。

    直到他看清楚了帝云裳和帝纣的真实面目后,最后一点期盼也落空了。

    也许是,他在云笙和夜北溟一家人身上,看到了太多让他憧憬的东西,就理所当然以为,世上的家庭和家人都是如此的。

    只可惜,他帝莘,不够幸运。

    不过,他又是足够幸运的。

    至少,他还有洗妇儿和大哥他们。

    “不行,我得去告诉青冥帝君,明日婚礼现场的防守要更加严密一些。”

    阎九再也坐不住了。

    他看看东倒西歪,躺在地上桌下的薄情和赤烨,不禁开始头疼,早前自己为什么要拉着这两人来喝酒。

    明日的婚礼上,两人可都是重要的防守力量。

    “该来的还是会来,大哥,你无需多虑。”

    帝莘想通了之后,放到心头一松。

    对方无论是凡人也好,是天人也罢,既然他敢来自己的婚礼上闹事,他就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做有去无回。

    “但愿明日一切顺利,我还是不喝酒了,我去找彩儿。她今晚也带着一干小姐妹去找凌月了。”

    阎九说罢,就丢下了帝莘,满腹心事,前去找蓝彩儿去了。

    “天就要亮了。”

    帝莘喝了酒,意识反倒变得更加清醒。

    他走到了院落里,不知不觉,天已经暗下来了。

    他看向了天空。

    靥思中崩分离析的祖星,这时还好好悬挂在神界和异域的接壤处。

    “梦终归是梦,人还是要活在现实中的。另一个帝莘,我等着你。”

    风一吹,帝莘的声音,散在风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