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6章 第七名
    一番寻找之后,结果不用说,自然是没有找到苗学姐等人。

    五名老生一起失踪,这件事在长生神院的创办史上,还是第一次发生,整个神院都轰动了。

    导师们和内院的一些学员们都开始四下调查,看看是否有厉害的神兽闯入了长生神院的地界,但是几天下来,一直无果。

    整个事情扑朔迷离,最后院方在神院外几里开外的小树林,发现了一些打斗过的痕迹。

    那痕迹看上去,像是什么大型的神兽噬咬后留下的,院方只能通知苗学姐等人的家属,说是五人因为受袭身亡。

    符箓分院里还为此,骚乱了一阵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叶凌月也没有将这件事,和娘亲云笙的来访联系在一起。

    只是院方为了保障学员们的安全,在方圆数里内都增设了相应的巡逻队,而且要求天黑之后,学员们不得擅自再外出。

    只是,对于符箓分院而言,苗学姐等人的事情远远还未平息。

    深夜,宫惜学长所在的阵屋里,依旧是一片灯火通明。

    宫惜的案头,摆放着一本七班的学员名册。

    名册上,过去的几个月里,学员们的表现以及炼制的符箓,全都记录在册。

    符箓分院的第七班,原本共有一百名新老学员,这次一下子少了五人,就只剩了九十五人。

    而且全都是老生,这些老生,也是七班中最优秀的几人。

    早前宫学长为了教训下老生,关了苗学姐的禁闭。

    他原本只打算,禁闭两个月就够了,哪知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

    再过两日,就是月底初级符师班的符斗了。

    每次符斗,都必须有五人参加,其中三人位正式选手,两名为替补。

    可眼下,具体的参赛人选还没有确定。

    上个月,因为苗学姐缺席的缘故,七班的符斗成绩,五局一胜一平,已经从原本的第四名跌到了第七名。

    可这次,原本参赛的学员,其中有三人,有两人是正式选手,一人是替补选手。

    如此一来,月底符斗的参赛学员,就只剩两名了,宫学长必须重新挑选出三人。

    符箓分院的初级符师班之间符斗,是院方为了促进学员们的竞争进行的。

    符斗的比试结果除了事关每个班级的荣誉,还关系到每个班级的炼符资源。

    获得前三的班级,奖励的炼符资源相当于第五名的两倍,相应的,若是符斗失败,最后三名的符师班获得的资源,只能是正常炼符需求的一半。

    这就意味着,班级里的每个学员需要自己承担初级符师班时的炼符费用。

    众所皆知,炼符材料只有两种形式购买,一种是在长生殿高价购买,还有一种,就是外出历练获得。

    这两种方式,对于老生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新生而言,都是高额的负担。

    尤其是初级符师,自身炼符的失败率就很高,如果是院方不承担炼符材料,新生根本负担不起那么昂贵的修炼费用,更不用说,进阶成为中级符师了。

    作为七班的班级导师,宫惜绝不能坐视不管。

    只是,少了五名老生的基础上,挑选合适的人选实在是太困难了。

    足足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宫惜才挑选成了三人。

    虽然亲眼见过了叶凌月使用追命五雷箓,但是宫惜并没有考虑叶凌月在内的一干新生。

    一来因为叶凌月迄今还在学习念咒,二来,叶凌月还未正式开始炼符。

    按照符斗的规定,学员在比试中使用的箓,必须是学员在修炼过程中亲手炼制的。

    宫惜确定了名额后,叹息了一声,合上了学员手册。

    这一日,叶凌月像往常一样,走进了七班。

    苗学姐等人失踪后,叶凌月在七班的日子显然好过了不少。

    那些老生虽然对她还是不甚友善,但是也没人再敢为难她,至于新生之间,彼此的感情也融洽了不少。

    叶凌月刚进入班内,就见几名平日相熟的新生,一脸的怒容和几名老生对持着。

    “发生了什么事?”

    “老生们欺负人,他们把三分之二的炼符材料给拿走了,留给我们新生的炼符材料不足三分之一,这不是欺负人嘛,我们要找宫学长理论。”

    符箓分院的炼符材料,都是按日发放的,一般而言,老生和新生的炼符材料都是均等的。

    可今日发放时,人数只占三分之一的老生却拿走了三分之二的材料,这样一来,留给新生的材料就少得可怜。

    每名新生能拿到手的炼符材料,比平日足足少了二分之一。

    “就算你们去找宫学长也是一样的。这些材料,可不是我们私吞的,而是为了三天后的符斗做准备的。我们老生辛辛苦苦为了整个班级的荣誉炼符,你们这些新生却只知道浪费材料,炼符的成功率不足一成,再多的材料给你们也是浪费了。”

    老生们趾高气扬着。

    新生们听罢,虽是恼火,但也没有任何法子。

    符斗的事,就算是新生也都是听说过了。

    符斗关系到整个七班的炼符资源,老生们为了符斗,多炼制厉害的符箓,无可厚非。

    再说了,符斗若是成绩优秀,七班能获得的炼符资源会更充足,也就弥补了这几日的资源上的减少。

    新生们只能是期望着,月底的符斗,七班能获得好的名次。

    只是到了月底符斗的结果一出来,七班的名次从第七名跌到了第九名,成了倒数第二。

    三名参赛的选手,两败一负。

    这就意味着,从第三个月开始,七班能获得的炼符材料只有原本的一半。

    这个结果一出,整个七班怨声载道,老生和新生之前的矛盾也一下子激发了。

    多名老生和新生为此起了冲突,直接动起了手来。

    结果造成了多人受伤。

    最后,宫惜不得不出面,将那些闹事的学员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同时,宫惜还允诺老生和新生接下来的炼符材料,全部均等,才平息了这场骚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