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1章 反击
    叶运还想拦住叶凌月,唯恐她一人出事,哪知道一眨眼的功夫,小小姐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叶运一脸的懵,只得挠挠头,去找人打听老太爷的下落去了。

    叶凌月之说以会一下子就消失,是因为使用了隐身符的缘故。

    叶凌月的符箓,都是神界的符箓技艺,在人界,绝对是高人一筹。

    她为了不让宋香君等人发现,亦步亦趋,跟在几人身后。

    半刻钟之后,宋香君和叶青已经到了二房的院落,她们压根没发现,身后还跟着个叶凌月。

    “你们几人都留在这里,我和夫君进去看看。”

    宋香君一靠近院落,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哭天喊地的声音。

    她眼皮子掀了掀,冷笑着说道。

    几名属下凶神恶煞,拦在了二房的门口。

    叶凌月使用了隐身符后,趁着叶青和宋香君不留意,后脚就跟着两人进了屋。

    屋内,有几名妇孺和一名面目通红的汉子。

    几名妇孺正是叶银霜的娘亲和姐姐,那汉子却是叶凌月已经多年不见了的二伯叶凰树。

    叶银霜已经饿了五日五夜,这些日子,她爹娘都被宋香君的人拦在了外面。

    今日一早,守在外面的人听到“扑通”一声,往里一看,才发现叶银霜悬梁了。

    好在发现的早,放下来时,还有一口气。

    二房上下这下子却是炸开了锅,要见叶凰城。

    消息被宋香君给拦下了,她亲自到了院落,还加强了院落的护卫。

    叶凌月透过人缝,看到了一名女子被团团围着,女子双目紧闭,脸色发青,气息很是微弱。

    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面容俏丽的女子,正是年幼时对自己最好的本家的小姐姐叶银霜。

    叶凌月十三岁那年,一夜清明,当时家族中的孩童都不愿和她玩耍,也就只有叶银霜当她是妹妹,一直护着她。

    当时印象中的叶银霜是个面容讨喜,爱笑的女孩,可没想到,几年不见,今日再次相见会是这般模样。

    叶银霜面容变化不大,依旧是圆脸,只是这些日子由于绝食的缘故,脸颊凹陷下去,看上去萎靡不振。

    “宋香君!你欺人太甚!”

    见了爱女被逼成了这副模样,一向好脾气的叶凰树再也忍不住,怒气冲冲,就要与宋香君理论。

    “二伯,你不要激动。我们也不知银霜妹妹会这般想不开。”

    叶青忙上前,拉住了叶凰树。

    “叶青,你还是不是人,我女人是你亲堂妹,她被逼婚,你这个做堂哥还说她想不开,换成了是你的亲妹妹,你会不会这般轻贱她?”

    叶凰树一听,额头青筋如蚯蚓般扭动不止,一拳就挥向了叶青。

    叶青也不拦,结结实实吃了叶凰树一拳。

    他闷哼了一声,眼眶微微发红。

    “叶凰树,你敢打我夫君?”

    宋香君一见,登时火冒三丈,手间已经多了一张符箓。

    “香君,那是我二伯。”

    叶青一见,脸色变了变,八卦天门的符箓,他是见识过的。

    “有他这么当二伯的嘛,不就是嫁个人,弄得要死要活。我告诉你们,今日我看在我夫君的面子上,姑且饶你们一次。叶银霜,你给我听清楚了,就算是你死,我也有的是法子。你不是还有个八岁的妹妹嘛,我猜没准岳长老更喜欢**。”

    宋香君冷笑道,说罢,拉了宋青就往外走。

    “看好院子,里面少了一个人,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宋香君,连八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你不是人!”

    叶凰树气得虎躯一震,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宋香君扬长而去。

    叶银霜听罢,眼皮子动了动,眼底有两行清泪滚落下来。

    她娘一听,双眼一翻白,昏了过去。

    屋内又是一片哭天抢地的声响。

    “爹、娘,孩儿没事,你们都回了吧。”

    叶银霜缓过了一口气,气息微弱地说道。

    宋香君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她是死都死不得了。

    为了幼妹,她也必须坚强地活下去。

    “霜儿,爹没用,对不起你。”

    叶凰树虎目泛泪,他堂堂七尺男儿,去了没能保护好娇妻爱女,其内心之痛苦,可见一斑。

    叶银霜摇了摇头。

    “若是凌月还在,就好了。”

    不知谁说了一句,屋内一声长叹。

    “若是妹妹还在,宋香君又岂敢这么对叶家,我只恨自己不争气……”

    叶银霜不再说话。

    当初宋香君刚嫁过来时,叶凌月在神界声势正盛。

    就算是有孤月海撑腰,宋香君也不敢对叶府上下太过无礼。

    可大约在一个多月前,忽有消息说,叶凌月陨落了。

    加之叶凰玉没有音讯,作为叶家主心骨的母女俩先后出事,叶家也跟着动荡了起来,宋香君趁机控制了叶府,如今愈发无法无天起来了,叶府已经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宋香君了。

    叶凰树夫妇叹了一声,掩上了门。

    叶银霜闭着眼,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睁开眼,看了眼挂在房梁上的那根白匹。

    可怜她,如今连自裁的权利都没有了,难道下半辈子,就要对着你猪狗不如的岳长老?

    她不甘啊,心底一千一万个不甘心。

    房梁上,那根白匹一晃,忽然落到了地上。

    叶银霜怔了怔,仔细一看,那白匹断成了两截,断口上很是平整,分明是被人切断的。

    “谁?”

    叶银霜眼皮子抖了抖,警觉地看向四周。

    屋内除了她自己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叶银霜困惑着。

    “银霜姐,你也太懦弱了。”

    一个声音,从叶银霜身后飘来。

    叶银霜一警觉,骤然转身。

    身后空无一人。

    “你是人是鬼?”

    叶银霜强打精神,依旧是什么人都没看见。

    “不过几年没见,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就在叶银霜的眼前,忽然多了一人。

    那人缓缓转身,冲着叶银霜笑了笑。

    来人头发古怪,打扮成了小书童的模样,脸上还有多道细密的擦痕,可是“他”的那双眼……

    叶银霜定睛一看,来人笑起来时,双眼如新月,分外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