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0章 最后的尊严
    四龙脉竟是五龙脉,其中一条早已被太虚神尊隐藏起来。

    龙脉在那里,已经沉寂了万年之久。

    和诸神山的四龙脉,一直发挥着庇护四大神帝,庇护神界的作用不同。

    第五条龙脉,因为一直被隐藏着,没有真正发挥作用。

    这些年,除了帝莘靠着真龙之体,吸收了一部分的真龙之气外,第五条龙脉可谓是一直保存完好。

    太虚神尊为什么要隐藏那一条龙脉,无人可知。

    可至少,这给原本已经绝望的叶凌月又生出了一丝希望来。

    这个惊天的事实,让叶凌月和冰原女帝都很是意外。

    “他真的还有救?”

    冰原女帝痴痴看了眼床榻上的火炎神帝。

    与火炎神帝的恩怨情仇,是冰原女帝心底最深的秘密,也是这些年,让其痛苦的根源。

    今日,在叶凌月等人的审问下,她将一切都说了出来,反倒有了一种解脱之感。

    “若是能找到龙脉,应该还有救。只是……”

    叶凌月替火炎神帝把了把脉。

    若是在平常,知道了龙脉就在阎族就可以立刻前去阎族找寻龙脉,火炎神帝的性命无忧。

    可眼下,邪神未除去,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别说是返回妖界,就是离开天罚戈壁都很困难。

    若是一直这么拖延下去,火炎神帝的性命就难说了。

    比起寻找龙脉,如今更可行的法子,似乎是叶凌月早日炼制出回春天符。

    可偏偏九重玉净柳又还剩最后一根柳枝,没有长出来。

    “洗妇儿,你先不要担心。帝魔家族已经答应了联盟,明日一早,我们会议完后,再想法子。”

    帝莘安抚着叶凌月。

    叶凌月颔首,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

    “我想陪陪火炎。”

    在叶凌月和帝莘准备离开营帐时,冰原女帝主动提议,想要留下来照看火炎神帝。

    帝莘看看叶凌月。

    叶凌月再看看冰原女帝,女帝经过了早前的大悲大喜之后,如今情绪看上去,平复了很多。

    叶凌月也不担心,她会再加害火炎神帝。

    叶凌月冲着帝莘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离开了营帐,叶凌月回头一看,冰原女帝始终坐在了床榻边。

    待到叶凌月和帝莘离开后,冰原女帝的手,抚上了火炎神帝的脸颊。

    “火炎,你是不是很恨我。这些年,我做的一切,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我自己。我愧对我的子民和当年你对我的期望。”

    冰原女帝的眼中,再无泪水。

    她如此清楚记得,她成为女帝的那一日,火炎站在她的身侧。

    那时,他君临天下,她风华无双。

    虽是不能为他的后,她却是唯一能和她比肩的女人。

    那一刻,她是无比欢喜的。

    她也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欣慰。

    可是为什么,到了最后,她却丢了他。

    “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再对我失望。”

    冰原女帝,缓缓起身。

    她的身上,气质冰冷如霜,背脊渐渐挺直,仿佛,她又变成了那个初登帝位的女帝。

    女帝风华,一时无二。

    数个时辰之后,叶凌月想替火炎神帝复诊。

    她走回了营帐,哪知营帐里,却只有火炎神帝一个人。

    火炎神帝依旧在床榻上,但是冰原女帝已经不见了踪影。

    叶凌月忙上前,查看了下火炎神帝的情况,火炎神帝的情况没有多大的变化。

    叶凌月又出了营帐,询问了看守营帐的神兵。

    “启禀元帅,早前女帝陛下匆匆离开,但是没有告诉我们她去了何处。”

    神兵们也是一脸的惶恐。

    在普通神兵眼中,冰原女帝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女帝,女帝要离开,他们也不敢过问。

    “算了。”

    叶凌月本以为经过了昨晚的事后,冰原女帝能够醒悟,如今看来,还是她太天真了。

    叶凌月又询问了一番,可是无人知道女帝去了何处。

    也许她是返回了魔兵寨,不过无论如何,已经知道了解救火炎神帝的方法,冰原女帝的行踪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叶凌月暗想道。

    到了第二日,包括天魔廷、帝魔家族以及其他异魔势力在内的魔兵寨的几大首领全都到了天战营。

    叶凌月和帝莘也代表天战营,参加这一次的联盟军事会议。

    早前还和叶凌月帝莘箭弩拔张的帝释伽,今日看上去倒是很平静。

    “就算是你们带走了冰原女帝,也没法子救你们神帝的命。”

    帝释伽见了叶凌月和帝莘,冷笑道。

    “冰原女帝不是早已回了魔兵寨,帝释伽,你又何必在那里假惺惺。”

    叶凌月不以为然道。

    “那女人根本没回魔兵寨。”

    帝释伽也有些意外。

    冰原女帝没有回魔兵寨,那冰原女帝究竟去了何处?

    叶凌月暗暗心惊。

    就在叶凌月和帝释伽同样感到意外时,一名在前方监视天罚深渊的动静的神兵慌忙来报。

    “启禀叶帅。在天罚深渊一带,发现了冰原女帝的踪迹。”

    听神兵们如此一说,叶凌月和帝莘俱是一惊。

    冰原女帝怎么会出现在天罚深渊附近,她应该很清楚,那里是邪神的大本营。

    她这会儿过去,无疑是送死。

    “我去把她找回来。”

    帝莘说道。

    “不,我大概已经知道她的用意了。”

    叶凌月却是拦下了帝莘。

    “洗妇儿?”

    帝莘诧异道。

    难道说,叶凌月不管冰原女帝的死活?

    “她应该是想要弥补自己的过错。冰原女帝,从来都是一个傲骨之人。”

    叶凌月叹道。

    同样身为玄阴之女,这个族群的女人,从上古开始,就不喜欢仰仗男人。

    叶凌月如此,冰原女帝也是如此。

    可以冰原女帝如今的实力,就算是去击杀邪神,也没有半点把握。

    在叶凌月得到了消息后,冰原女帝也已经赶到了天罚深渊附近。

    与冰原女帝一起的,还有冰原龙。

    和早前不同,冰原女帝此时,脸上满是肃杀之意。

    她身下的冰原龙,也是威风凛凛。

    “不知死活的神族,竟敢闯入天罚深渊。”

    在逼近天罚深渊前,冰原女帝先遇上了一片黑压压的煞魔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