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8章 神帝之死
    也正是因为这种,近乎是畸形的爱恋,让冰原女帝登基之后,性格变得越来越扭曲,最终会被帝魔家族控制。

    她瘫在了火炎神帝身旁,喃喃自语着,也不知是在忏悔,还是在缅怀。

    见冰原女帝如此模样,一时之间也无法审讯。

    叶凌月叹了一声,她瞅瞅薄情,诧道。

    “你怎么知道,冰原喜欢神帝陛下?”

    这一点,连同样身为叶凌月都没注意到。

    “直觉。”

    薄情强颜欢笑道,若是可以他也不想有这种直觉。

    只有刻苦铭心暗恋过的,才会知道,个中的滋味。

    尽管冰原女帝掩饰的很好,可薄情留意到,冰原女帝在进入营帐的一瞬,看到了床榻的那一瞬,她眼底的异样,没有瞒过薄情。

    恰好这时,有一名神兵走了进来,说是异魔那边有了新消息。

    叶凌月听罢,暂时走出了营帐。

    营帐内,只剩顾自低喃的冰原女帝和帝莘、薄情两人。

    方才有叶凌月在,帝莘不好多问,这会叶凌月一离开,帝莘若有所思瞟了眼薄情。

    “你小子将来不会也因爱成恨,学那老女人吧。”

    帝莘对薄情这个情敌,一直都是挺避讳的。

    倘若说,自己为了洗妇儿,追了几百年,从人界到妖界到神界。

    那薄情也就是时间上落后了。

    “呵~我就算是要害,也先害死你。你给我听着,下一次,若是再敢带凌月去魔兵寨那么危险的地方,老子第一个弄死你。”

    薄情没好气道。

    他可没冰原女帝那老女人那么心理扭曲,他护着凌月都来不及,何况是伤了她。

    帝莘这小子就是个疯子,居然纵容凌月去魔兵寨。

    好在凌月平安无事回来了。薄情一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你先有那能耐再说,除了好运气和一张好脸,你小子就没其他本事。”

    帝莘不屑道。

    “咳咳。”

    叶凌月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箭弩拔张的帝莘和薄情。

    这两男人,能不能安分点,每次她一离开,两人就跟斗鸡似的,粗红着脖子,那样子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可是异魔那边有什么动静?”

    一听到叶凌月的声音,两人立马换了副嘴脸,笑容满面,对着叶凌月。

    “帝释伽那边改变主意了,愿意和我们结盟。异魔那边希望明日一早就召开联盟军事会议。”

    这个结果,让叶凌月和帝莘等人都很意外。

    她们从帝释伽的眼皮子底下,伤了帝景天,还带走了女帝,本以为帝释伽这次会一怒之下攻打天战营,哪知道,帝释伽反倒是改口答应合作了。

    帝释伽,到底是打得什么主意?

    “这倒是个好消息,只是这女人该怎么办?”

    帝莘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

    与帝景天交手之后,让帝莘对帝魔家族有了更近一步的认识。

    帝景天在魂火的形式下,就几乎让帝莘难以招架,这意味着,帝莘想要回到帝魔家族,夺回自己的一切,就必须拥有更强的实力。

    帝释伽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帝莘不介意与他打交道。

    “既然确认了冰原和神帝陛下有牵连,相信审问起来也更加方便。”

    叶凌月早前对审讯冰原女帝也没多少信心,如今看来还是有希望的。

    “洗妇儿,对方终归是女人,我们审讯起来不是很方便,就暂且交给你了。”

    帝莘想了想,也决定由叶凌月来处理此事最为妥当。

    帝莘和薄情说罢,就走了出去。

    叶凌月走到了冰原女帝的身旁。

    “冰原,你冷静些。我知你,心里还是爱着火炎神帝的。既是如此,你应该也不想他死。”

    火炎神帝的情况每况愈下,就算是叶凌月不断用白色鼎息替其提神聚气,也不知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冰原女帝没有半点反应,依旧是一动不动,痴痴地望着火炎神帝。

    “火炎神帝被断了龙脉,攫取了真龙之气,他若是真的死了,下场会被魂飞魄散更惨。这一点,你可知道?”

    叶凌月不死心,再说道。

    魂飞魄散还能重新凝聚魂魄,可一旦真龙之气溃散,火炎神帝的魂魄将会游离在天地之间,成为齑粉。

    这也是当初天罚大帝告诉叶凌月的。

    天罚大帝也知,天罚皇朝气数已尽,他不敢自己就此消亡,真龙之气溃散殆尽。

    所以他才选择,将真龙之气以传承的方式,传递给了帝莘。

    这样一来,就好比天罚大帝重生了般,帝莘继承了他的真龙之气,他将以另外一种形式,生存在天地之间。

    比魂飞魄散还惨?

    冰原女帝回过神来,不禁颤了颤。

    “他会死?他怎么会死,他是是神农药王,他是神帝,他怎么会死!”

    冰原女帝一下子跳了起来,抓着叶凌月的肩膀不放。

    “他不是神,你也不是神,跟何况,医者不自医。到了今日,难道你还不明白,你们根本不是神。三十三天之上,才是神!你们会死,他也会死。”

    叶凌月挣脱了冰原女帝,直视着她。

    “三十三天之上,才是神……”

    冰原女帝踉跄着,跌坐在地上。

    她痛苦地埋手在双膝间。

    她早该明白,叶凌月说的一切都是实情,只是她当了多年的女帝,早已麻痹了本心,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火炎,没救了。神界完了,是我一手毁了神界。”

    冰原女帝再也忍不住,泪水不断滑落。

    她茫然了多时的眼中,总算是恢复了部分神采。

    帝魔家族对冰原女帝的控制本就不强,女帝之所以沉沦,更多的事自我的沉沦。

    墨离的背叛,让冰原女帝对于感情的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冰原,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凌月一听,也多了几分焦虑。

    “你还不懂嘛,真龙之气回不去了。真龙之气只要被吸收一次,就无法重新还回去。更何况,火炎的真龙之气,与我的真龙之气,本就水火不容,被我吸收,已经是废了。”

    冰原女帝痛苦地闭上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