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7章 爱之深恨之切
    冰原女帝的话,让叶凌月和帝莘等人,都不由震了震。

    他们从不知道,冰原女帝和火炎神帝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冰原女帝崛起时,就已经是位列四大神帝之一,她以强势闻名神界,所以很少人知道,她有这么一段陈年旧事。

    她上位之后,虽后宫也豢养了一些男宠,但也无可厚非。

    加之她与火炎神帝的交情,一直还算是不错,所以没人会想到,火炎神帝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冰原女帝对火炎神帝的恨,隐藏的极好,只怕连另外两大神帝,都不知此事。

    见叶凌月和帝莘都说不出话了,冰原女帝冷笑道。

    “怎么,没想到你们口中的火炎神帝,所谓的正人君子,会是这样的人?既然朕都已经把事情抖出来了,就不怕说出更多的事。不仅仅是我,就连当初太虚神尊,被排挤,主导人物也是火炎神帝。什么四大神帝中最正直的人,公正无私,全都是屁话,他就是个懦夫!”

    冰原女帝指着榻上的火炎神帝,破口大骂道。

    面对指责,火炎神帝只是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

    “当年的真相我一无所知,在神帝陛下未醒来之前,不好妄作判断。但,冰原女帝,我只问你一句,你敢说当初你与火炎神帝之事,你完全是被迫的?”

    叶凌月略一沉吟,质问道。

    冰原女帝一愣,眼神之间闪过了一丝慌乱。

    “你是玄阴血脉,应该很清楚,在没有自保能力的情况下,早晚会面对怎样的命运。你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不断变强,自保。第二条,就是依附于人,借势而上。你先选择了第二条路,不是嘛?”

    叶凌月凝视着冰原女帝。

    方才,她差一点,就被冰原女帝的指责糊弄过去了。

    同样作为玄阴之女,叶凌月曾经和冰原女帝面临过一样的选择。

    相同的路,也是大部分的玄阴族的女子,从一出生就必须面对的。

    叶凌月如此,冰原女帝也是如此。

    由于体制的特殊,玄阴之女一直被修者追逐,她们中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躲过可悲的命运。

    冰原女帝在十六岁时,玄阴血脉苏醒,彼时,她只是一介寒门武者的女儿。

    那时的神界,还处于战乱之中。

    天罚皇朝的时代刚刚结束,九十九地的界限还未彻底划分开。

    神族之中,不少强者拥军自立,冰原女帝很聪明。

    她自知自己是玄阴之女的事一旦暴露,就会成为男人的附属品。

    她是个有野心的人,不甘于自己成为傀儡,她绞尽脑汁,终于在战乱纷飞的年代,找到了当时的几个至强者。

    其中就有火炎、长生和太虚几人。

    其中长生年岁过长,冰原女帝看不上,她的目标最终落在了太虚和火炎之间。

    太虚同样也是个有野心的人,他一眼就看破了冰原女帝的阴谋,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冰原女帝。

    太虚的冷漠,让冰原女帝将其恨上了,后来太虚被排挤,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冰原女帝的从中作祟。

    冰原女帝只得将最后的目标锁定在火炎神帝身上。

    那时的火炎神帝年富力强,长得也颇为伟岸,只是为人一本正经,任凭冰原女帝怎么诱惑都是无济于事。

    直到冰原女帝借着他精通医术的机会,在火炎神帝尝百草中毒之时,巧妙以解毒的名义献身,她才和火炎神帝有了一段露水情缘。

    也是因那段情缘,火炎神帝一直有愧于心。

    冰原女帝借着这个机会,想嫁给火炎神帝,奈何火炎神帝一直以自己对男女之情并无兴趣为由婉拒。

    此后,火炎、风谷、长生、太虚几人结成联盟,一起征战九十九地,冰原女帝那时已经利用了玄阴血脉的优势,实力大大提升,也就顺势加入了五大原始神尊的行列。

    再之后,神界统一,五大原始神尊上位,冰原女帝在火炎神帝的支持下,成为了唯一的女帝。

    可即便是如此,冰原女帝对于当年的事,始终不能释怀。

    其一直痛恨火炎神帝拒绝她的事,她开始沉溺男色,豢养男宠,不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遇上了投身神界的异魔侯墨离,直到成了帝魔家族的傀儡。

    时隔多年,冰原女帝事后想来,将自己的沉沦,全都归结于当初火炎神帝的背弃。

    这才有了今日在众人面前的一番控诉。

    冰原女帝说得声泪俱下,本想要博取众人的同情。

    哪知,同样身为玄阴之女的叶凌月,竟是一下子就拆穿了她的伪装。

    “不是,是他,是他背弃了朕。朕夺了他的真龙之气又如何,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

    冰原女帝越说越是激动。

    “女帝,其实你一直爱着火炎神帝。”

    一旁的薄情,忽说道。

    这一句,却是一锤定音,冰原女帝只觉得晴天一个霹雳,脑中一片空白,膝盖不禁一软,重重坐在了地上。

    她两眼茫然,直勾勾盯着床榻上的火炎神帝。

    男人已经处于弥留之际,面色灰败,昔日英挺伟岸的的面庞,已经变成了青灰色。

    他一动不动。

    脑海中,依稀出现了一幕。

    那一年,山花烂漫,她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她随同父亲去山间练武,父亲不慎中毒,倒地不起。

    她那时还是个孩童,吓得难以自持。

    “莫怕,有我。”

    待她回过神来,却见了一名笑得很是明朗的男子,站在了她的身前。

    男子的个头很高,阳光灿烂,她看不清他的脸,只记得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药草的香味。

    男子的手落在了她的头顶,他的手很大很暖。

    父亲活了下来,男子将他救活了,他背着父亲,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将其送到了山下。

    那一段路并不长,可在她的心里却像是走了一辈子那么长。

    那时的他,明明那么温暖。

    为何数年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拒绝自己时,是那么的冷漠。

    他看自己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冷,她的心也一点点的死了。

    她成为神界最尊贵的女人,可离他却渐行渐远。

    “为什么……为什么。”

    冰原女帝喃喃自语着,跪坐在了火炎神帝的榻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