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6章 神帝往事
    却说帝莘和叶凌月在魔兵寨,击退了帝景天,还趁机掠走了冰原女帝,此行可算是大获全胜。

    两人一路疾驰,冰原女帝怒斥声不断。

    以冰原女帝的实力,原本对上叶凌月和帝莘,也不至于全无招架之力。

    这一点,帝莘和叶凌月早前也都有所提防。

    所以两人早已是心有默契,帝莘以剑气遏制冰原女帝,叶凌月则是反手制住了冰原女帝的要穴。

    两人都以为,吸收了火炎神帝的真龙之气后,冰原女帝的实力会大增。

    就算是两人联手,也要费一番手脚。

    哪知道两人联手,才发现,冰原女帝竟是全然没有反击,一直到被带出了魔兵寨,冰原女帝才反应了过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还不放了朕!”

    冰原女帝一口一个朕,看向叶凌月和帝莘的眼眸中,几乎喷出火来。

    想她堂堂女帝,何曾这么屈辱过。

    “原来如此,我说女帝陛下,怎么不反抗。”

    叶凌月生怕有诈,亦或者绑了个假女帝回来,趁着帝莘制住女帝的时候,叶凌月用白色鼎息仔细查看了一番冰原女帝。

    确定了眼前这位,就是冰原女帝本尊无误。

    让曾经在神界叱咤风云的冰原女帝,没有反手之力的原因无它,却是因为冰原女帝体内的神力混乱不堪,根本无法使用神力的缘故。

    冰原女帝遵从帝释伽的命令,前往诸神山,她利用众神尊和上位神之力,一举打开了四龙脉,还攫取了属于火炎神帝的真龙之气。

    帝释伽等人的本意是,通过冰原女帝,将真龙之气据为己有。

    可哪知,冰原女帝驾着冰原龙回到魔兵寨后,却出了意外。

    火炎神帝体内的真龙之气,至刚至阳,遇到了冰原女帝自有的水之真龙之力,一下子水火不容,在冰原女帝体内激烈反应了起来。

    如此一来,若是要强行取出真龙之气,冰原女帝非死不可。

    就连帝释伽手下的那些巫者们对此也是束手无策。

    不仅如此,冰原女帝也无法再擅自动用神力,否则她就会爆体而亡。

    帝莘和叶凌月这一出手,冰原女帝自然就只能乖乖被擒了。

    “害人终害己,女帝陛下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

    叶凌月冷笑道。

    对于冰原女帝,她没有半点同情可言。

    “哼,叶凌月,你以为你会有什么好下场。玄阴天女,早晚都会成为万人欺凌的****。”

    冰原女帝还未说完,帝莘已经一个耳光狠狠扇了过去。

    “你敢打朕!”

    帝莘这一掌,又快又疾,冰原女帝还未反应过来,已经是口齿一阵剧疼,牙齿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

    她说话时,夹杂着满口的断牙,说话也是含糊不清。

    “你以为,你还是女帝?神界如今,人人都想诛杀你。”

    帝莘一把掐住了女帝的脖颈,拎小鸡一样,将女帝拎了起来。

    女帝破坏四龙脉,被异魔所控,已经成了神界最大的丑闻。

    若非是冰原女帝身上还有真龙之气,帝莘方才落下的不会是巴掌,而是剑。

    “你不能杀我,少族长一定会救我。”

    冰原女帝挣扎着。

    “帝释伽若是想要救你,早就已经追上来了。你体内的真龙之气,无法为异魔所用,你早已成为弃子。”

    帝莘不禁为女帝的愚蠢感到悲哀。

    这女人,究竟是怎么当上神帝的。

    “帝莘,你又何必与她一般计较。她的生死,自有人定夺。至少,先带着她去见火炎神帝。”

    叶凌月在旁,示意帝莘不要妄杀了女帝。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找到解救火炎神帝的法子。

    “没用的,火炎死定了。四龙脉已经被破,世上没有人能修复四龙脉。”

    冰原女帝大笑了起来,她边笑着,眼眶里边有泪水跌落。

    神界,毁了。

    世上,再无什么四大神帝。

    什么神族,什么诸神山,不过是他们构架的一个谎言罢了。

    “你说什么?”

    帝莘的手下又是一紧,女帝的脖颈,发出了咯咯吱吱的声响,仿佛随时都会碎裂开。

    “帝莘,先不要冲动。”

    叶凌月唯恐帝莘一怒之下,真的杀了女帝,催着帝莘将冰原女帝带回去。

    两人一起回到了天战营。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薄情在火炎神帝的身旁陪伴了一天一夜,才听手下说,叶凌月和帝莘竟去了魔兵寨。

    薄情担心叶凌月的安危,型号叶凌月总算回来了。

    “女帝?”

    看到叶凌月和帝莘竟然带回了冰原女帝,薄情也很是意外。

    他更没想到,不可一世的冰原女帝,回成了这副模样。

    “神帝陛下,你可听到了我的声音?”

    叶凌月拽着冰原女帝到了火炎神帝的面前。

    她在火炎神帝的耳边,轻呼了几声,可是火炎神帝没有半点反应。

    “我早就说过,你们还不死心。你们以为,四龙脉是什么,四龙脉就是我四人的神魂所在。一旦被破坏,就等于伤了神魂,不可能恢复。”

    冰原女帝看着面色灰败的火炎神帝,脸上露出了不无讽刺的神情来。

    “你和神帝陛下,也算是多年认识的故交,难道真的忍心见他死去?”

    叶凌月看了眼冰原女帝。

    虽说已经成了异魔的傀儡,可叶凌月不信,冰原女帝与火炎神帝之间,连一点故人之谊都没有。

    “呵呵。”

    冰原女帝冷笑了两声,仿佛叶凌月说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般。

    她蓦然抬起了头来,脸上满是愤恨之色。

    “叶凌月,你可真天真,你以为,床榻上的那一位,真是什么正人君子?值得万民敬仰,狗屁!我告诉你,四大神帝,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长生老鬼道貌岸然,风谷糟蹋了多少无辜的女子。你以为你的神帝陛下正直无私,那我就告诉你,当初夺走了我的处子之身的就是火炎老贼。他知我是玄阴之体,诱骗我与他成了好事。事后,却将我抛弃,他得了我的元婴之体,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我之所以有今天,全都是拜他所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