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4章 赢了个满堂彩
    帝释伽刚说完,魂火一颤,帝景天没好气道。

    “好一个不足为惧。你可知,她虽然没经过洗礼,却已经领悟了玄阴一族的会心一击。”

    帝景天的脑海中,不禁浮现了早前,他使出了“帝临天下。”

    作为帝魔家族的无上魔功,“第临天下”乃是帝景天的大招之一。

    却见帝景天左右双掌同时击出,分别袭向了叶凌月和帝莘。

    帝莘眼看叶凌月遇到危,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里。

    可就在那时,叶凌月极快递给了帝莘一个眼神。

    那眼神中,并无畏惧和惊慌,只有镇定和了然。

    见了叶凌月的神情,帝莘就知,叶凌月必定不会有事。

    他心思一定,剑气凝聚,无数的剑气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把擎天阙。

    轰——

    帝莘在领悟了剑意之后,第一次使出了帝御九天。

    帝临天下,对上了帝御九天。

    天阙贯穿了帝景天的左手掌,帝魔之力溃散开。

    再看帝莘那边,已经击溃了一招,叶凌月自是不甘示弱,却是眸光一闪。

    就见其额头,玄阴神印闪了闪,血光刹那弥漫叶凌月的周身。

    叶凌月的眉心,玄阴血喷薄而出,玄阴血化为了一道血刃。

    几乎是须臾之间,玄阴血刃也一击击穿了帝景天的第魔之力。

    两人心领神会,一蹴而起,齐齐袭向了帝景天。

    “不好!”

    帝景天没想到,两人竟然连他的帝临天下都能击破。

    轰的一声,帝莘和叶凌月,一左一右。

    一人持天阙之剑,一人血化为玄阴之刃,势如破竹,直中那一团魂火。

    帝景天的魂火之体,瞬间被击穿。

    魔力护壁炸开,血刃和天阙引发的力量震荡,将帝景天和昏迷不醒的帝锦瑟齐齐掀了出去。

    “洗妇儿,我察觉到了真龙之力。”

    联手击溃了帝景天之后,帝莘和叶凌月并肩而立。

    帝莘只是微微一扫,就察觉到,距离不远处,有冰原女帝的气息。

    “帝释伽在外头埋伏了巫者,我们等候片刻,待其出手后,我们再趁乱行事。”

    叶凌月回忆起自己进入客账前,帝释伽动用了巫营。

    此人狡诈,必定是等待着她和帝莘受伤时,趁机而动。

    只不过事与愿违,帝释伽必定想不到,自己和帝莘联手,能够击败帝景天。

    就让这对爷孙俩自相残杀罢了。

    果如叶凌月所料,帝释伽下令狙杀,帝景天受伤。

    只是叶凌月没料到,原本这一次,帝景天哪怕是魂火形式,也会遭受重创,谁知道,奚九夜会插上一脚,挡去了大部分的袭击。

    好在计划虽然有变,叶凌月和帝莘还是趁机,掠走了冰原女帝。

    帝景天回想起那一幕,也是恼火不已。

    可同时,也很是感慨。

    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一次,倒是他看走了眼。

    先是低估了帝莘的实力,又没认出玄阴天女,两人联手,让他阴沟里翻了船。

    “爷爷……”

    帝释伽也知这一次,自己是得罪了爷爷,他还想解释一番,可魂火却是晃了晃。

    “罢了,人已经逃远了,就算是你想追也追不上了。”

    “可爷爷,冰原女帝身上还有真龙之气,走前您不是说要想方设法,获得这一部分真龙之气?”

    帝释伽还有些不甘心。

    说起来,冰原女帝之所以能够离开天罚戈壁,前往诸神山,是亏了昙水仙子的道心镜的帮忙。

    可冰原女帝之所以能得到昙水仙子师门的帮助,却是因为帝景天的缘故。

    也是帝景天让冰原女帝,破坏四龙脉,获取真龙之气的。

    所以帝释伽还以为,帝景天留着冰原女帝,必定是有用的。

    “我留着冰原女帝,只因其身上有真龙之气。说起真龙之气,它对修炼帝魔命脉有些好处。”

    帝景天沉吟道。

    帝景天自从突破了九命帝魔命脉后,就鲜少在异域走动。

    对外,他大部分时间宣称是闭关修炼无上魔功,可实则上,他暗中也和三十三天的一些势力有所关联。

    关于真龙之气,可以激发帝魔命脉的说法,也是三十三天上传过来的。

    但是具体是否可行,帝景天也不得而知。

    “那就更应该夺回冰原女帝,万一……”

    帝释伽想说,万一让帝莘得到了将真龙之气转换为帝魔命脉的法子,岂非是……帝莘已经是八命帝魔,若是再突破一脉,他将会成为继帝景天之后的第二个的九命帝魔。

    “这个可能性极低,那小子,没理由知道真龙之气可以化为帝魔命脉。释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自信了。那小子虽然是帝魔八脉,却显然是刚形成第八根命脉没多久。你有帝魔家族做依托,根本无需担心。”

    帝景天有些不满地看了眼帝释伽。

    他怎么觉得,自从到了天罚戈壁之后,帝释伽变得愈发不自信了。

    换成了过去,即便是遇到了一个八命帝魔,帝释伽也绝不会如此反应。

    更何况,帝莘成为八命帝魔没多久,想要突破到九命,不知道需要多少年。

    帝景天自己,就是耗费了多少的气力,才能了九命帝魔。

    帝释伽咬了咬牙,没有吭声。

    他心底暗道。

    那可是帝莘,一个在异域之外长大,都能成为八命帝魔的存在。

    尽管心底很是不服,可帝释伽的嘴上,依旧只能是恭恭敬敬的。

    “族长教诲的是。”

    “我方才一战,耗费了不少气力,魂火凝聚不了多久。邪神一事你还需小心谨慎。据我所知,佛宗、道们,甚至一些三十三天的势力,都已经注意到了这一次封天令的争夺。”

    象征帝景天的魂火,已经越来越暗淡,帝景天再叮嘱道。

    “遵命。”

    帝释伽说道。

    “另外,锦瑟受了重伤,我需带她回去治疗。”

    帝景天附体在帝锦瑟身上,方才帝景天自顾不暇,帝锦瑟的身子被叶凌月和帝莘的余力波及,眼下情况很是糟糕。

    “都怪属下没有照顾好锦瑟妹妹。”

    帝释伽也是一脸“担忧”看了眼一旁由奚九夜照顾着的帝锦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