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4章 屠,诸神(上)
    两边人马相持,一时之间,诸神山杀声震天,两方势力,谁都不肯相让。

    就在冥日和天驹神尊为首的老牌神尊一触即发之际,却听得天空,一声威喝。

    “住手。”

    却见半空中,有冰霜雪刃落下。

    一阵深寒刺骨之感袭来,两方兵士的脚下,登时结起了一层厚厚的冰层,举步维艰。

    冰原女帝一身帝服,从天而降。

    “女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一见了冰原女帝,冥日和天驹神尊一干人等才回过了神来。

    最过吃惊的莫过于冥日。

    自从冰原女帝被奚九夜“救”回来后,就鲜少在人前出现,更不用说展露神力。

    正是因此,包括冥日在内的一干神尊都已经在心里默认冰原女帝乃是先帝。

    可今日,冰原女帝震怒之下,昔日神帝之威再现。

    看上去,冰原女帝的神力丝毫不减。

    “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女帝,竟敢在诸神山下闹事。”

    冰原女帝冷喝道。

    “臣等不敢。”

    冥日和天驹神尊等人只得跪下。

    “女帝陛下,老臣也是万不得已,事关火炎神帝的安危,老臣才会联合众臣,前来诸神山。那叶凌月乃是夜北溟之女,夜北溟如今可是天魔廷的殿主,很明显,父女俩已经勾结一气,想要暗害火炎神帝。”

    天驹神尊一脸的忧心的模样,那姿态,让冥日不禁内心一阵嫌恶。

    冥日也上前一步。

    “女帝陛下,叶凌月乃是神界功臣。她加入天战战场前后,曾经立下无数功劳。如今只因外头有谣传,就要将其诛杀。神界是非不分,诛杀有功之臣,岂非是让天下心寒,让整个军队数万万将士心寒。”

    “女帅千岁千岁,千千岁。”

    冥日话音才落,就听得诸神山上下,神兵们声音如海浪般,阵阵不绝。

    叶凌月曾逼退十万异魔,保卫了诸神山。

    神山上下,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冰原女帝听罢,沉吟了一声。

    “叶凌月是玄阴天女的事,可有确凿的证据?”

    “启禀女帝,叶凌月的生辰命格在此,臣等已经让手下的方士反反复复推算过,她的确是玄阴之命。”

    那些神尊们也不知从何处得了叶凌月的命格,将其呈了上去。

    冰原女帝垂眼看了眼叶凌月的命格。

    “哦?这就是玄阴天女的命格,说来也是凑巧,朕和叶凌月是同月同日同时生。”

    女帝着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是让一干神尊全都噤了声。

    这话是啥意思,女帝和叶凌月同月同日同时生,那女帝陛下岂非也是……

    再往下,哪怕是天驹神尊也不敢多说。

    要知叶凌月的血能绘制太阴神印,那女帝的血不也是……乖乖,那可是戮君的大罪啊。

    “玄阴之女一说,本就是无稽之谈。如今邪神当道,火炎神帝和一干天战营战士被困天战战场却是实事。身为神界重臣,你们此时应当众志陈诚,一起想法子对付邪神才对。将希望寄希望于一名普通女子的身上,亏你们还有脸说事。”

    冰原女帝冷喝一声。

    那些神尊们个个老脸红,面面相觑。

    冥日听罢,却是松了口气。

    虽说冥日的立场很是坚定,但若是这些神尊们一力要击杀叶凌月,他们又带着属军,真的到了天战战场,冥日和火炎神帝都未必保得了叶凌月。

    冰原女帝在这种时候,站出来袒护叶凌月,倒是让冥日很是意外。

    “女帝陛下,臣等也是关心则乱,担心火炎神帝的安危。”

    天驹神尊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哼,若是真的担心火炎神帝,你们该做的是想法子开启四龙脉,让火炎神帝获得四神庇护,而非是在这里,唧唧歪歪。”

    冰原女帝冷笑道。

    “四神庇护,开启四龙脉?”

    冰原女帝的话,让冥日和天驹神尊都是一愣。

    “难道说除了太阴神印之外,还有其他法子可以镇压邪神?”

    天驹神尊迫不及待道。

    “诸神山下,埋藏有上古遗留下来的四龙脉。四大神帝的气运都集中在四龙脉上,当年长生、火炎、风谷、与我四人并存,四龙脉十分鼎盛,相辅相成,各自的神力和帝王之气都达到了最强。可自从长生、风谷陨落后,新帝还未继承龙脉,就先后死的死,走的走。四龙脉的平衡也就被打破了。若是能让四龙脉重新达到平衡,火炎与我的就可以获得长生和风谷的神力,我俩人联手,自然能镇压邪神。”

    冰原女帝胸有成足地说道。

    龙脉一说,自古就有。

    但是众神都没想到,在诸神山下,居然有藏有关系四大神帝气运的四龙脉。

    “既是如此,有何法子可恢复两位先帝的龙脉气运?”

    天驹神尊急切地问道。

    天驹神尊之所以对救火炎神帝如此热衷,也是有私人原因的。

    天驹神尊的属地,距离天罚戈壁很近。

    若是邪神真的击溃了天战营,那下一个入侵控制的,就是天驹神尊的神域。

    所以他才会急巴巴地找上了诸神山。

    “此事说来也不难,需要你们暂且牺牲自己的神力,献祭神力给四龙,打开四龙脉之门。待到朕与火炎神帝镇压了邪神之后,自会将神力归还给你们。”

    冰原女帝说罢,睨了诸神一眼。

    冥日一听,眉宇皱了皱。

    献祭神力,那不就等同于献祭之法?

    “女帝陛下,在神界,献祭自古就是不被允许的。早前火炎神帝和长生神帝都明令禁止过神域内行献祭之事。”

    冥日强调道。

    他身为冥神,曾经在冥界遇到过不少因为献祭,最终沉沦在无尽深渊中的贪婪的灵魂,冥日还想起了叶凌月的那封信。

    冰原女帝身为女帝,在这种时候,提出献祭,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冥日,你是在怀疑朕的用意?还是说,你有其他更好的法子,镇压邪神?”

    冰原女帝听罢,瞟了冥日一眼。

    “女帝英明,臣等愿意协助女帝,行献祭之法,镇压邪神。”

    天驹神尊等人听了,对于冥日的“循规蹈矩”很是不屑,都什么时候了,只要能够镇压邪神,献祭一部分神力又算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