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3章 众神逼宫
    冰原女帝忽然返回,这让冥日很是意外,同时也很是警惕。

    他总觉得,冰原女帝的离开,和奚九夜有关。

    奚九夜叛神之后,冰原女帝只怕也有些问题。

    抱着如此的怀疑,冥日监视了冰原女帝几日。

    冰原女帝看上去很是正常,也没什么反常。

    女帝返回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不少女帝的旧臣前来参见,冥日也不好阻拦,只能是让人小心监视着。

    三天过去了,女帝还是没有特别之处,在女帝的几次要求下,冥日只能是让女帝返回了行宫。

    就在女帝返回行宫后没多久,一个意外的消息传了过来。

    “启禀冥神大人,诸神山下有数百名神尊和上位神要求面见冰原女帝和冥神大人。”

    在山门外守护的神兵匆匆来报。

    “数百名神尊上位神亲临?”

    冥日听说后,很是意外。

    这种规模的众神云集,在神界并不多见,只有四大神帝召开诸神会晤时,才会出现。

    如今天战战场风云变幻,火炎神帝坐镇天战战场,没有火炎神帝的召集,这些神尊的到来,显然不同寻常。

    这些神尊中,不少都是老牌的神尊,比起声望来,犹在冥日之上。

    冥日不敢怠慢,正了衣冠后,亲自前往山门迎接。

    才到了山门口,冥日就见了黑压压的一片人。

    这些神尊不仅人来了,还带了各自的属军过来。

    诸神山不允许众神携带兵器和属军进入,这已经是不明文的规定,过往众神从不敢违背。

    这些人如此大胆妄为,显然是因为火炎神帝不在,冥日地位不够的缘故。

    “诸位神尊、上位神,你们前莱诸神山,所为何事?”

    冥日挑了挑眉,言语之间,很是冷淡。

    “冥神,不知你可听说了天战战场的情况,火炎神帝被围困天战战场,性命垂危,急需解救。”

    那些神尊一见了冥日,就纷纷围上前来,在冥日身旁七嘴八舌说道。

    “这消息从何而来?据在下所知,神帝大人的确身在天战战场,但陛下龙体安康,何来垂危之说?”

    冥日言语间,满是不悦。

    这些神尊,当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早前火炎神帝御驾亲征,曾经号令神界,号召各大神尊拥兵前往支援天战战场。

    可这些神尊呢,个个养尊处优惯了,以各种借口拒绝前往。

    如今天战战场局势不明朗,他们就危言耸听,这让冥日怎能不恼火?

    “冥神,消息就是天战战场传过来的。而且我们还听说,邪神临世,煞气肆虐。其实军中早有了镇压邪神的法子,却一直隐而不报。这件事,相信冥神也已经听说了。”

    一名老牌神尊,天驹神尊质问道。

    这位天驹神尊早年曾经追随风谷神帝走南闯北,其地位和火炎神帝座下的四方神尊大抵相同。

    “天驹神尊此话怎样,在下并不知什么镇压邪神之法。”

    冥日神情凝重,他也担心火炎神帝和叶凌月等人的安危,若是知道了镇压邪神之法,怎么会不说。

    “呵~冥神,如今外界都传遍了,镇压邪神之法,就是用玄阴天女的血绘制太阴神印。你别说,你堂堂冥界之神,连这个小道消息都不知道。”

    天驹神尊说罢,其他神尊都随声附和。

    “什么玄阴天女,太阴神印,在下的确不知情。”

    冥日越听越是古怪。

    他看众神尊众口一致,就已经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头。

    “玄阴天女就是你的干女儿叶凌月,当初医佛云笙和八荒神尊夜北溟的长女。你身为她的干爹,又怎会不知道。”

    天驹神尊冷哼一声。

    就在两天前,包括天驹神尊在内的神界的所有神尊和上位神,都同时得到了一封密函。

    密函之中,写明了叶凌月的生辰八字。

    根据各大神尊座下的方士的推演,证明了叶凌月正是阴年阴月阴时阴日出生,且死于阴年阴月阴时阴日,重生于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的玄阴天女。

    一般的玄阴之女,出生符合阴时已经是弥足珍贵。

    可叶凌月两世为人,同阴时生死,又同阴时生,放眼整个九十九地,都找不到她那样的生辰命格。

    天魔井需用玄阴之女的血绘制,在神界不是什么秘密。

    玄阴之女具有炉鼎之效,也不是什么秘密。

    可玄阴天女,不仅仅能绘制太阴神印,还能镇压邪神,众神也是刚刚知晓。

    众神得知之后,欢喜异常,只因天战战场的战役爆发后,几大神帝相继陨落。

    异魔入侵的危机事实存在,神界的众神尊们每日都过得人心惶惶,他们一心寻求解决之法。

    如今叶凌月一出,等于是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早前在出征问题上,形如散沙的神尊们,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却前所未有的团结,他们自发聚集在一起,到了诸神山,施压诸神山,想要冥日前往天战战场,击杀叶凌月,绘制太阴神印,封印邪神。

    “荒谬,神界是神族的神界,你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竟想击杀神界功臣,以血镇魔,亏你们还是神界重臣,也不怕丢脸。”

    冥日听罢,勃然大怒。

    这些懦夫,姑且不论叶凌月是不是玄阴天女,就算是她是玄阴天女,神界的安危,也就没有用她一人的性命换取的理由。

    “老夫就知,你会包庇玄阴天女。她爹娘都是神族叛徒,她必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再说了,杀她一人,可以救神界数十亿生灵,也算是她死得其所,有何不可。”

    天驹神尊在内的一干神尊叫嚣道。

    “简直是可笑,一群老匹夫,谁敢伤我干女儿,就是与整个冥界作对。”

    冥日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如今被天驹神尊等人围攻,听着一帮老臣口口声声说要击杀叶凌月,登时火冒三丈。

    却听他冷喝一声,只听得诸神山上下,一阵雷动,大量的冥兵齐声喝道,杀生震天。

    那些神族神尊上位神,也是不甘示弱,却见其属军刀光剑影,包围住了诸神山的几大山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