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8章 魂归
    召魂符阵一出,一阵阴风骤起。

    黎明前后,本就是一天之中,最暗的时刻。

    这一刻,周遭的所有光亮都被召魂阵吞没了,就连挂在了院落门口的几盏白灯笼也跟着一晃,灯火熄灭了。

    周围伸手不见五指,黑暗之中,符阵发出了一阵幽黄色的光,看上去出奇的诡异。

    一刻钟过去了,召魂符阵中,什么都没有出现。

    “还是不行。”

    战腾叹了一声。

    看样子,帝释伽的魂魄只怕真的已经消失了。

    可就在这时,战腾身上那个召魂铃“叮当”一声,响了。

    叶凌月眼眸一变,一把抓起了战腾,倏地一下子消失了。

    门,“吱啊”一声被推开了。

    一抹倩影从院落里走了出来。

    长孙雪缨穿着一身粉樱色的练功服,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眼底,还带着几分探究的意味。

    长孙雪缨素来浅眠,黎明前后,对于他人而言还是深寐之时,可长孙雪缨却早早醒了过来。

    她方才感到了一阵精神力波动,就走了出来。

    “帝绮罗那老女人,还真是不知死活。到这个时候,还想找到帝释伽的魂魄。”

    长孙雪缨一眼就看到了院落外的那个符阵。

    叶凌月闪躲的及时,可符阵的痕迹还在。

    长孙雪缨何等眼力,自是看出这是个召魂用的符阵,只是叶凌月的召魂天符早已燃烧殆尽,所以长孙雪缨没有看出召魂天符来。

    召魂召到她的门前来了,帝绮罗还真是愚蠢不堪。

    长孙雪缨撇撇嘴,满脸的不悦。

    不过好在,帝释伽已经死了,从今往后,她就再也不用和这对愚蠢的母子打交道了。

    长孙雪缨轻哼了一声,倩影一闪而过,外出练功去了。

    她性格谨慎,虽说住在了帝魔府中,可从未在帝魔府中修炼过道门的功法。

    每日这个时辰,她都会外出练功,直到天明才会归来。

    今日,恰逢帝魔家族选拔少族长,长孙雪缨也需参加,所以她选择了早些出门。

    长孙雪缨离开后,又过了片刻,叶凌月和战腾才回来了。

    “好险,差点就被长孙姑娘撞见了。”

    方才也亏叶凌月机敏,在察觉到长孙雪缨的存在后,就立刻用瞬移符逃走了。

    叶凌月没有发话,视线移到了院落里。

    “怎么”

    战腾诧异道。

    “帝释伽。”

    叶凌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身影一移,已经进入了院落。

    长孙雪缨不在,反倒方便了叶凌月行事。

    一听说帝释伽出现了,战腾一个激灵,也紧跟着叶凌月进入了院落。

    长孙雪缨是帝魔家族的贵宾,院落里,种植了大量的粉樱。

    这个时节,本不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可院落却开了一树又一树的樱花。

    “帝释伽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战腾环顾四周一圈,除了一片片的粉樱紧簇之外,哪里有什么魂魄。

    他手中的召魂铃也没有半点声响。

    “帝释伽,我知你魂力虚弱,无法显形。你我都是明白人,你若是要我帮忙,就晃一晃那口铃,反之,今晚我就当从未见过你。”

    叶凌月的视线内,也没有帝释伽的魂魄。

    可叶凌月能感到,有一股时弱时强的气息,就在自己周围。

    帝释伽肉身被冥棺吞噬,魂魄又被诅咒,他能出现在这里,必定是千难万难,魂魄此时必定如风中残烛,虚弱不堪。

    可即便是如此,他也必然认得叶凌月。

    叶凌月虽乔装打扮过,可她身为封天令的宿主,宿主之间,是能够感应到彼此的气息的。

    所以帝释伽必定也是察觉到叶凌月的气息,他必定隐匿在旁,不肯轻易露面。

    “高僧,您在说什么,战某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战腾纳闷着,四下环顾。

    “帝释伽,再过半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天一亮,你的仇人就会夺得帝魔家族的领导大权,试问你身为帝魔家的子弟,真的情愿让帝魔家族的百年基业,落到他人之手”

    叶凌月瞅瞅那口召魂铃,铃依旧是一动不动。

    “高僧,你是不是弄错了,释伽根本不在这里。”

    战腾咽了口口水,再看了看黑魆魆的院落。

    可战腾说完的一瞬,他手中的那口召魂铃,无风自动。

    “叮”

    这一声,清脆悦耳。

    战腾吓了一跳,手中的召魂铃一个失手,脱手落下。

    一只手陡然伸出,接住了那口铃铛。

    铃铛无风自鸣,意味着帝释伽已经妥协,接受了叶凌月的帮助。

    叶凌月拿着那口召魂铃,走了几步。

    在她走到北面的一棵樱花树下时,铃铛不断震动,发出了一阵阵脆响。

    叶凌月心领神会,却见其手掌摊开,一缕白色的鼎息钻了出来。

    那一口鼎息,径直朝着几步之外的一棵樱花树涌去。

    鼎息没入了樱花树,原本粉色的樱花,这一刻,变成了血红色。

    樱花洒落了一地,血樱中,出现了一个人形。

    那人形在白色鼎息的帮助下,渐渐清晰,化成了帝释伽的模样。

    “释伽,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战腾眼前,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帝释伽本人。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般模样的帝释伽。

    昔日的帝释伽,无论人前人后,都是一副偏偏世家公子的模样,衣着考究,可眼前的帝释伽却是判若两人。

    他衣衫染血,脸色惨白,身上多处是伤痕,看上去狼狈不堪。

    叶凌月眯了眯眼,看样子,这也是帝释伽死前的模样了。

    他必定是经过了一场恶战。

    “是你。”

    帝释伽并没有回答战腾的话。

    他从小就看不起这个懦弱的父亲,只是帝释伽也没想到,自己死后,第一个看到的亲人,会是战腾。

    他更想不到,自己险些魂飞魄散时,出手救下自己最后一缕命魂的,会是叶凌月。

    “少族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不对,你这模样,可算不得别来无恙。”

    叶凌月摊了摊手,一脸稀疏平常的语气。

    “你救我,到底是何居心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背叛帝魔家族。”

    帝释伽怒视着叶凌月,一双眼里,满是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