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6章 高人啊高人
    要杀自己的是奚九夜

    战腾还未反应过来。

    杀他的人,本以为是帝绮罗,怎么就成了奚九夜

    奚九夜和帝绮罗在竞争少族长之位,可印象中,他对自己还算是友善。

    帝魔家族中,没有几人把他这个三老爷看在眼里,唯独奚九夜和那名叫做凤巫的队长,对自己另眼相看。

    “他为何要杀我”

    战腾始终想不明白。

    眼看那些恶魂已经扑上前来,战腾脚下不能动弹,却见其精神力一动。

    那一口召魂铃叮铃作响,落到了他的手掌上。

    战腾虽懦弱,但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

    他方才呼救,声音根本传不到外头去,可见正如帝月所说,这间院落已经被人设下了禁制。

    院子里发生的事,外面的人根本听不见看不到。

    更不用说,这会儿已经过了三更,除了巡逻的亲卫队,外头已经没有什么人影了。

    这时阴气正盛,百鬼猖狂,想要逃出生天,只有靠自己。

    战腾此时心底,兴起了一股强烈的求生欲,他口中吟唱,手中的召魂铃铃声骤然一变。

    原本清脆悦耳的铃铛,变得铿锵有力。

    只听得“当”的一声,铃声威力大增,一阵铃声传出。

    周遭一阵摇曳,就连地面仿佛也跟着晃了几晃。

    盘腿坐下的叶凌月,正欲诵经,听得这一声铃响,定睛看去。

    就见战腾手中的那个铃铛,发出了一片炫目的金光。

    金光之下,铃声阵阵。

    那铃声,在空气中,形成了一道道音潮,那音潮,震荡开,就如潮水一般。

    大量的恶魂,此时已经逼近了叶凌月和战腾。

    最近的几缕恶魂,直接被撞出了老远。

    “这召魂铃倒是有几分威力,看样子,这个草包姑爷也并非想象的那么不济事。”

    叶凌月挑挑眉,再看战腾以铃声击退了一波恶魂后,他也稍松了口气。

    那些恶魂岂肯善罢甘休,它们嘴里桀桀怪叫着。

    恶魂一头钻入了地下。

    很快,院落里的恶魂就消失无踪了。

    “走了”

    战腾心下大喜,下意识挪了挪自己的脚。

    院落里,一片阴风,白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晃个不停。

    叶凌月却是皱眉不语,一双明眸警惕着,打量着四周。

    叶凌月对奚九夜的伎俩很是熟悉,奚九夜此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他既然对战腾生了杀心,必定是知道了战腾在召帝释伽的魂魄。

    他绝不会半途而废,那些恶魂无端消失,必定还有后招。

    她的目光,落在了地上。

    早前消失的那些恶魂,一下子都没了踪影。

    突突突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底下轻叩,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

    一股股黑烟,从地下冒了出来。

    那些黑烟中,生出了一个个骷髅鬼兵。

    那些鬼兵有着与人同高的躯干,惨白色的骨节四肢,身上穿着神兵战铠。

    看到那些战铠时,叶凌月不由眼眸一缩。

    那些战铠,很是眼熟,正是当初天罚戈壁上,神界这一边神兵们的铠甲。

    那些神兵是帝魔家族俘虏的神兵。

    叶凌月的心沉了沉,该死的暗之领,居然将这些神兵们直接炼化成了骷髅鬼兵。

    在神机符的作用下,这些骷髅鬼兵的来历,也紧接着,出现在叶凌月的脑海中。

    骷髅鬼兵,一种低等的冥仆,由冥棺吞食血肉,魂魄被兵王符所噬,用特殊的黑巫术炼制而成,其战斗力惊人,寻常的属性攻击无效。

    兵王符果然被奚九夜带回了帝魔家族,为了驯化兵王符,黑长老用了一批神界的俘虏神兵。

    这些神兵身体和魂魄都被吞噬之后,留下的就只有骸骨。

    暗之领连骸骨都不放过,将其炼化成鬼兵。

    骷髅鬼兵站起了起来,朝着战腾和叶凌月袭去。

    几张符箓,在半空中呼啸而出,击中了那些鬼兵。

    战腾眼看召魂铃的铃声攻击无效,又发动了下一轮的符箓攻击。

    战腾在符箓方面还算是有一些能耐,符箓或是化成了火球,或是发成了冰刃,击中了骷髅鬼兵。

    骷髅鬼兵发出了阵阵裂响,可骷髅鬼兵倒地之后,它们惨白色的骨上,发出了一阵阵滋滋响声。

    一条条形如筋络的黑色纹路的作用下,碎裂的骷髅鬼兵很快就再度凝聚成形。

    “强化骷髅鬼兵,在被一次攻击后,经冥纹强化后再生的鬼兵。符箓攻击无效。”

    叶凌月的脑海中,又出现了一些新生的信息。

    黑长老和奚九夜为了狙杀战腾,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连战腾会使用符箓攻击这一点,都算计上了。

    叶凌月心底冷笑。

    战腾也意识到,自己的符箓攻击对这些鬼兵没有了效果。

    召魂铃不管用,符箓也失效了。

    战腾一时技穷,他在心中嘶吼着。

    难道这一次,连天都要灭他。

    “你退下。”

    就在战腾万念俱灰之际,一个冰冷冷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

    “你”

    战腾一愣,才发现声音是身旁的那名侍女发出来的。

    百鬼出现后,战腾忙于应敌,压根没有留意到身旁还有旁人。

    或者说,他压根没想过,一名小小的侍女还能对付骷髅鬼兵。

    可这会儿一看,那名侍女在见了百鬼之后,非但没有惊慌,相反还很镇定。

    战腾还发现,那些骷髅鬼兵不断从地底冒出来,可唯独那名侍女的周身,连一个鬼兵都没看到。

    她静静地坐在那里,其貌不扬的脸上,一双眸亮的就如暗夜里冉冉升起的星辰。

    “你有法子对付它们”

    战腾脱口而出。

    后者连搭腔都懒得,却见其双掌反转,口中吟唱着晦涩难懂的经文,不过片刻之间,她的掌间,却是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卐”字符文。

    “大慈大悲,般若心经,破而后立,诛”

    女子眼中,冷光骤然一闪而过,下一刻,她反手一掌挥出。

    金色的“卐”字符文,脱手而出。

    一道金光炫目,战腾只觉得眼前一晃。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那些骷髅鬼兵被金光吞没。

    再睁开眼时,院落里,一地的骸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