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5章 失败?成功?
    就在叶凌月打量四周之时,一旁的战腾已经点燃了一张写有帝释伽的生辰八字的符箓。

    “你背诵经文,无论听到了什么声音,无需惊慌。”

    战腾一脸的凝重。

    只见他手中,右手举着那个铜铃铛,左手烧符。

    案桌上,一口香炉,香炉里点着三根烟,红色的火光,在香上明明暗暗。

    叶凌月按照战腾的示意,坐在了遗鸥旁的蒲团上。

    战腾手中摇铃,脚下踏出了一套步法,口中则是吟唱着叶凌月听不懂的咒语。

    叶凌月只是看了片刻,就收回了注意力。

    她今晚来的目的,可不仅仅是看战腾怎么召唤的。

    她来的目的,是找出帝释伽的魂魄所在。

    早前她和祝年玉等人在城中寻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帝释伽的魂魄。

    这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帝释伽的魂魄根本不在外城和中城,很可能帝释伽是在帝魔府中遇害的,他的魂魄还在帝魔府中,这也是叶凌月为什么混入帝魔府的原因。

    至于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帝释伽的魂魄和祝央央一样,被特殊的禁咒之法禁锢了,施咒之人十有**就在帝魔府中。

    叶凌月怀疑那人就是早前和自己结过怨的黑长老。

    无论是哪一个原因,进入帝魔府都是唯一的解决之法。

    叶凌月的衣袖里,一张召魂天符也是跃跃欲试。

    她只等战腾行完召魂之术后,看看能否召出帝释伽的魂魄,若是不能,她再使用召魂天符。

    这时,战腾一阵大喝。

    却见其手中的那张符箓,就如生了脚似的,“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那张符箓,准确无误,落在了那口黑檀木馆内。

    棺内,摆放着帝释伽生前的衣物。

    符箓迅速燃烧了起来,火点燃了那套衣物,迅速燃烧了起来,很快整口棺木都化成了一片火海。

    火势越来越强,战腾面色凝重,神情肃穆盯着那口棺木。

    仿佛下一刻,帝释伽就会从棺木里跳出来了一样。

    可是,棺木中,除了火光之外,再无其他。

    战腾的眼底,希翼之色也迅了许多。

    “果然还是不成。”

    战腾叹了一声。

    也不知是他道行不够,亦或者是其他,周遭没有半点魂力波动,帝释伽没有出现。

    召魂之术,还是失败了。

    战腾顿时就如斗败了公鸡似的,手中的那口铜铃有气无力,放在了案桌上。

    帝释伽的魂魄没有出现,意味着,他永远也没法摆脱帝绮罗那个女人。

    “三老爷”

    一旁,叶凌月忽问道。

    “失败了,没有召出魂魄。”

    战腾还以为叶凌月是在询问召魂之术是否成功,他心灰意冷,回答也是有气无力,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下子苍老了三四岁。

    “三老爷,好像有点不对头。”

    叶凌月警觉着,环顾四周。

    虽然四周依旧是空无一物,可叶凌月感觉到,早前进入院落的那种阴冷感,越来越明显。

    空气中,似乎有什么波动,不断朝着这边集中。

    听叶凌月这么一说,战腾也有几分奇怪。

    他看了看四周,可周遭除了漆黑的夜色之外,再无其他。

    叮铃

    就在战腾感到奇怪时,放在案桌上的那口铃铛,忽然响了一声。

    战腾一惊,旋即脸上的神情由忧转喜。

    那口铃铛,乃是召魂铃,是战腾为了召魂之术特意找来的巫器。

    只有魂魄出现时,那口铃铛才会响起。

    早前战腾以为召魂失败,正是因为铃铛在不摇动的情况下,没有自动鸣响,可谁知道,这会儿铃铛会自鸣。

    这意味着,帝释伽的魂魄出现了

    战腾的眼眸一亮,不禁脱口问出。

    “释伽,是你嘛”

    叶凌月的衣袖内,握着那张符箓的手,不禁又紧了紧。

    一种毛骨悚然之感,油然而生。

    这种感觉,很是不对头。

    一声铃响之后,战腾的询问,并无人应答。

    回答他的是第二声铃响再是第三声铃响,一声接着一声,那铃声也从最早的短短的一声,变得越来越密集。

    一声接着一声,让人头皮发麻,胆战心惊。

    “不是帝释伽的魂魄。”

    叶凌月一跃而起,她的精神力,已经如同潮水般,迅速扩散开。

    她没有感觉到帝释伽的力量波动,她感到了一股股凶戾、怨恨的情绪。

    她放眼看去,眼皮一阵猛跳。

    她看到了什么,一缕缕魂魄,从院落的四面八方飘了过来。

    这些魂魄,全都是双目赤红一片的恶鬼,它们吐着长长的舌头,煞白着一张脸,虎视眈眈,盯着叶凌月和战腾。

    其中,并无战腾的魂魄。

    这是一些恶魂

    “这些是什么鬼玩意”

    那些恶魂的力量不弱,集中在一起,形成了一股极强的怨念。

    战腾此时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他们。

    百鬼吞噬,他最担心出现的状况,居然发生了。

    他的召魂之术,没能召出帝释伽的魂魄,却倒霉的召出了这么多恶魂。

    战腾只觉得双膝发软,他下意识想要逃,以他的修为,在这么多恶魂面前,一旦恶魂一拥而上,他各奔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趁着恶魂还没有包围过来,他必须逃,立刻逃。

    战腾脑中想着,下意识就要夺路而逃,可这时,他却发现自己的脚下,根本无法动弹。

    他低头一看,登时吓得魂飞魄散。

    他的脚下,有几只骷髅手,将其脚腕死死抓住。

    他甚至不知道,这些骷髅手到底是何时出现的。

    “来人”

    战腾惊声疾呼。

    可他的声音,只是回荡在院落里。

    这个院落,仿佛一下子成了孤岛,声音根本没法子传出去。

    “没用的,这间院落被人施加了禁制。”

    相比较战腾的惊慌失色,叶凌月显得冷静得多。

    “你说什么是谁难道是帝绮罗那贱人”

    战腾面如死灰,他的脚下被禁锢,不远处,那些恶魂正一步步朝着他逼近,他已然可以预测到,恶魂包围自己,将自己开膛破肚,撕成碎片时的模样。

    “愚蠢,到了这时候,连自己的敌人都分不清。要杀你的人,是奚九夜。”

    叶凌月轻嗤了一声,却见忽的盘腿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