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4章 置之死地
    很快,院落里就只剩了叶凌月和战腾两人。

    三更前后,是最适合行召魂之术的时辰,在此之前,叶凌月和战腾都闭目养神了起来。

    几名侍女出了院落,她们没有立刻离开院落,而是守候在外。

    三夫人还在休息,她们需守在院落外,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了禀告夫人。

    几名侍女没有注意到,就在她们早前进入帝释伽的院落时,就有人将消息送到了另外一座院落里。

    距离帝释伽的院落有些距离的另外一处院落内,奚九夜和黑雾、黑长老等人也已经得到了消息。

    “你是说,三老爷和三夫人的一名侍女进入了少族长的院落”

    奚九夜手中拿着一本账本,漫不经心地问道。

    他的身前,跪着一名兵士。

    “启禀奚总管,正是如此。”

    “看样子,帝绮罗那女人还没死心。”

    一旁的黑长老笑了笑,似对帝绮罗和战腾的做法,并不意外。

    帝释伽的死,几乎隐瞒了所有人,却唯独乜有隐瞒过帝绮罗。

    奚九夜加入帝魔家族那么久,他自问摸透了每个人的脾气,唯独两个人的脾气,他一直琢磨不透。

    一个是疯疯癫癫的帝云裳,那女人,分明是个疯子,可一身修为很是惊人。

    不过,帝云裳一直当奚九夜是亲生儿子,她如今又在天罡殿,对奚九夜而言,帝绮罗并不具备实质性的威胁。

    至于另外一人,就是帝绮罗。

    刚接触那女人时,奚九夜只以为她是个泼辣、没见识的普通妇人。

    可当帝释伽死后,帝绮罗的所作所为,却是让奚九夜意识到,自己看错了人。

    帝绮罗在帝释伽死后,就参加了少族长选拔,她笼络几大长老,暗地操控帝魔家族的各方势力,种种迹象都表明,那女人并非是省油的灯。

    不过也正是如此,让奚九夜对帝绮罗早有防备。

    他甚至已经猜测到,帝绮罗很可能对帝释伽的死因存在怀疑。

    所以,奚九夜早就派人监视着帝绮罗夫妇以及帝释伽的院落。

    早几日,帝绮罗和战腾都没有什么异常。

    直到少族长选拔之日前的最后一天,夫妻俩总算是有了异常。

    “黑长老,看样子你猜测的没错,帝绮罗想来是要召帝释伽的魂魄。”

    早前黑长老就告诉过奚九夜,帝释伽之死已成定局,除非有人召魂,否则,帝魔家族的人无法调查出半点线索。

    “帝释伽的魂魄已经被我用了禁咒之法,封死在楼中,对方就算是用了召魂之法,也不可能召出他的魂魄,这一点,九夜老弟你尽管放心。”

    黑长老笑道。

    黑长老办事,一向缜密,他和黑雾用冥棺吞噬了帝释伽的魂魄后,就使用了禁咒之法,将其魂魄和祝央央一样,封死在帝魔府外。

    所以即便是用了召魂之术,帝释伽的魂魄也绝不会出现。

    “还是黑长老谋深算,如此一来,明日少族长选拔,必定非帝锦瑟莫属。”

    得知晋选少族长的最后一层障碍也被扫除了,奚九夜不禁心情大好。

    可哪知,就在奚九夜以为,一切已经高枕无忧时,忽有一名暗之领黑骑匆匆行了进来。

    那名黑骑武者面色难看,附耳在黑雾耳边低语了几句。

    黑雾的脸色,瞬时变了变。

    “有个不大好的消息,就在方才,帝释伽的命魂挣脱了禁咒,逃走了。”

    黑雾轻咳了几声,说出了一个让奚九夜和黑长老都为之一惊的消息。

    “这怎么可能,那禁咒很是严密,没理由魂魄会逃出去。”

    黑长老一脸的诧异。

    “可能是由于今日是帝释伽头七的缘故,他的魂力增强,才会影响了禁咒。黑骑的人已经去追了,可是在追到城门口附近时,帝释伽的命魂不见了。”

    黑雾也是一脸的头疼。

    他也没想到,会让帝释伽最重要的命魂给逃了。

    冥棺可以吞噬宿主的肉身,可宿主的魂魄却无法彻底消灭。

    他们本以为,对宿主的魂魄下了禁咒就可以高枕无忧,哪里想到,会突然再生了变数。

    “这可如何是好,万一帝释伽的魂魄进入了帝魔府,告诉了众人真相,你我就完了。”

    这个消息对于奚九夜而言,当真是冰火两重天,让他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到了谷底。

    “九夜老弟,你不用担心,帝释伽逃走的只是一缕命魂。他被禁咒所限,关押了数日,已经是魂力虚弱,很容易就魂飞魄散,没那么容易进入帝魔府告状。”

    黑长老安慰道。

    命魂状态下,除非精神力特别强,一般人甚至无法看到帝释伽的命魂。

    “你们别忘了,帝魔府内,巫者数量众多,不说其他,光是战腾本人,就是一名巫者。”

    奚九夜没好气道。

    他早前对暗之领的办事能力很是信任,可没想到,暗之领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战腾那小子,的确是个麻烦。黑长老,要不要”

    黑雾眼底一抹寒光闪过。

    只要杀了战腾,就无人行召魂之术,至于帝魔府的其他巫者,他们可以想法子收买。

    “不成,这是帝魔府,战腾虽然是个有名无实的姑爷,可好歹也是帝魔府的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杀他,必定会引来怀疑。”

    奚九夜摇了摇头。

    “无需那么麻烦,我有一法,就可以除去战腾,且不会被帝魔家族怀疑。”

    黑长老只是微微以皱眉,就计上心头。

    却见他轻语了几句,奚九夜和黑雾顿时心中了然。

    夜色深沉,帝释伽的头七,今晚是最后一日。

    为了能够行召魂天符,叶凌月一阵闭目养神。

    一直到了三更前后,她耳边传来了战腾的唤醒声,她才睁开了眼。

    周围,已经是一片漆黑。

    院落里,除了她和战腾外再无他人,几个白色的灯笼挂在了廊道上,灯笼晃来晃去,灯影落在地上,拖得老长,就如一个个鬼影。

    四周一片死寂,叶凌月甚至能够清除听到烛火燃烧,火星迸射出来的声响。

    叶凌月皱了皱眉,她看了看四周,总觉得院落比起早前来,又阴冷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