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2章 一针之威
    叶凌月也不退缩,走上前去,食指中指搭在帝绮罗的手腕上。

    帝绮罗好整以暇,等着叶凌月的诊断。

    叶凌月手落下时,只听得帝绮罗的脉搏沉稳有力,比一般人还要强健的多。

    再看她浑身的筋络血流,无一不通,体内大地魔之力也很是浑厚。

    “六命到七命帝魔之间,看样子,这几日,帝绮罗就会突破。”

    叶凌月用鼎息查看了帝绮罗的帝魔命脉,确定了她这几日就有可能突破。

    撇开帝释伽和奚九夜的实力,帝绮罗的确算是帝魔家族少族长的不二人选。

    只是叶凌月横看竖看,都没看出帝绮罗有什么病。

    “如何”

    帝绮罗睁开眼,一双眸里带着几分玩味之色。

    “少族长的筋骨强健,六脉平稳”

    叶凌月沉吟道。

    “是嘛,那我为何一直难以安眠,看来,你和那些巫医没什么两样。”

    帝绮罗冷笑两声。

    她自是知道自己的身子状况,除了睡眠差一些,她没有半点毛病。

    她只是想试探试探,这名所谓的懂得面相之术的医者,和其他巫者有什么不同。

    如今看来了,也没什么不同。

    这种人,能用,但却不堪大用,更不可能成为自己的心腹。

    帝绮罗已经在心底,对叶凌月有了判断。

    “少族长还请听我说完,虽说少族长身上没有半点病痛,甚至比一般的帝魔还要强健很多。但,少族长患有心病。”

    叶凌月不紧不慢地说道。

    听她这么一说,帝绮罗脸色微微一变。

    “什么心病我怎么从未听人提起过,我有心病。”

    “所谓心病,就是郁结之气。少族长心底有事,又有苦难言,久了便抑郁成疾。”

    叶凌月笑着说道。

    “胡说八道,我会有什么心病,我儿虽死,可也不过新近之事,最多有些忧思,何来的抑郁成疾之说。”

    帝绮罗的神情很是激动,像是被叶凌月戳中了心事,有些歇斯底里。

    叶凌月将她的反应看在眼底,对帝绮罗的怀疑更深了。

    “少族长无需动气,在下也只是根据脉象判断罢了。少族长眼皮浮青,唇色赤红,正是夜难入寐之兆,若非是做了什么亏心事,那必定就心有所思。在下不过一介医者,看病诊断,并无窥探少族长**之意。”

    叶凌月寥寥几句,却是说得帝绮罗面色变了数变。

    做了亏心事,心有所思罢罢罢,这两点还真是被她给说中了。

    家族中的巫医无一发现自己的隐疾心病,却是被一个刚进城的小医者给说中了。

    看样子,对方还真有几分能耐。

    帝绮罗叹了一声,坐了起来。

    “照你所说,我这病该怎么治我却有一些心病,却是因为我儿的缘故。你也知道,我儿帝释伽不幸遇难,杀人凶手迄今还未找到,我为人母,心有所思,也是常态。但也不至于忧思成疾,你且开一些药方,助我入眠。若是事成,断我病根,我必定重重有赏。”

    帝绮罗嘴上解释着,叶凌月却在心底冷笑。

    这女人,委实爱做戏。

    她的失眠之症早就有,至少也有数百年之久,偏偏推说自己是新近才染病。

    帝绮罗虽然浓妆艳抹,看上去保养得当,可她眼底发黑,嘴唇病白,却是浓妆艳抹也遮挡不住的。

    她心中必定有事。

    而且此事对她的影响,可比帝释伽之死,对她的影响大多了。

    “少族长不用担心,我懂得针灸之法,只要帮你针灸几次,即可助眠。少族长若是不信,大可以一试。”

    叶凌月笑着说道。

    说罢,她就取出了一套针。

    帝绮罗半信半疑,看着叶凌月的针。

    帝绮罗睡眠不好,加之这阵子为了少族长和帝释伽之死,更是辗转难安,已经多日未眠。

    虽说她是修炼之人,几日未睡身体也还吃得消,可精神上,总归是差强人意。

    她对叶凌月还不算完全信任,心里还犹豫着,是否要让叶凌月上前施针。

    沉吟了片刻,她还是示意叶凌月上前。

    横竖对方和自己的实力相差悬殊,若是对方有什么不轨企图,她当场就可以发作。

    叶凌月也不惊慌,走上前去,却见她取出了几根针。

    那针体呈金色,粗细若牛毫,叶凌月手间一动,针已经落入帝绮罗的穴道。

    帝绮罗只觉得太阳穴里一阵酥麻感,如同有虫子轻咬了一口。

    旋即,一股暖流慢慢涌入她的太阳穴。

    那股暖流,迅速在其四肢百骸里流淌开,让人不自禁心情放松,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

    早前对叶凌月的不相信态度,也跟着烟消云散了。

    帝绮罗只觉得自己眼皮子很累,已经多日没有睡眠的身子,在这一刻,又困又乏,睡意不断袭来。

    “少族长,你累了,还是好好睡上一觉。”

    女子的嗓音,又轻又柔,犹如羽毛在耳边轻轻挠动。

    帝绮罗沉沉地睡了过去。

    贵妃榻上,帝绮罗已经熟睡。

    “发生了什么事”

    门外,几名侍女走了进来,看到帝绮罗一动不动,吓了一跳。

    “不碍事,是我替三夫人针灸了一番,三夫人刚睡沉,可别惊醒她。”

    叶凌月笑了笑。

    几名侍女中,就有早前引叶凌月入室的那名女子,再看看帝绮罗果然睡得正好,几名侍女都是面面相觑。

    “夫人这几日一直难以入眠,府中的巫医们用了各种法子,都没有用,没想到,居然被你给看好了。”

    那名侍女看叶凌月的眼神,多了几分敬意。

    “夫人熟睡前,还担心释伽少爷的丧事,让我帮忙三老爷一起打点。”

    叶凌月方才用鼎息刺激帝绮罗的昏睡穴,鼎息紧闭了她的穴道,没个半天时间,帝绮罗是不会醒的。

    趁着这个时间,叶凌月正想在帝魔府中好好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帝释伽的魂魄。

    “三老爷要的器皿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正准备和夫人一起送过去,既然夫人命令你替其办事,你且随我们一同来吧。”

    几名侍女不疑有它,领着叶凌月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