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1章 忧思
    帝绮罗像是刚看到叶凌月那般,瞄了她一眼。

    看到叶凌月身上丝毫不显的魔力波动和蜡黄的脸色,帝绮罗的眉头皱了皱。

    她心中暗自嘀咕,尘骨那厮是怎么办事的。

    让他举荐几个靠谱点的人才,他倒好,找了什么人过来。

    眼前这丫头,说实力没实力,说相貌没相貌,看她的年龄,也委实不像是什么名医。

    帝绮罗这阵子,一直在招揽各种人才。

    府中的几位长老,她已经招揽的差不多了,只是长老归长老,帝绮罗很快发现,哪怕自己明日成功当选为少族长,她手下也无人可用。

    只因奚九夜那厮的手段委实厉害。

    帝释伽死后,奚九夜在短短的时间内,就笼络了大批昔日帝释伽的手下。

    不仅如此,奚九夜身为帝魔府的总管,负责帝魔府的招募事宜。

    帝魔府邸新招募的人才,奚九夜都第一时间笼络,帝绮罗就是想要安插些自己的人手,都很困难。

    帝绮罗一怒之下,就花重金买通了帝尘骨。

    说来也是凑巧,帝尘骨刚开始替帝绮罗招兵买马,就遇到了帝风带着叶凌月等人来帝魔府投奔。

    早前帝绮罗听尘骨汇报,招募了一名神医,还很是欢喜,也不顾战腾和莫秋在场,就召了叶凌月前来。

    哪知,来得却是个黄毛丫头。

    帝绮罗在心底,将帝尘骨骂了一通。

    “在下帝月,参见少族长。”

    帝绮罗正郁闷着,哪知女子一开口,帝绮罗就不禁挑了挑眉。

    这一句少族长,正是叫到了帝绮罗的心坎上,让其很是受用。

    “你倒是挺会说话,可惜了,在帝魔家族这种地方,光会拍马屁可不行。”

    帝绮罗面色稍缓了些,只是看叶凌月的眼神,依旧很是挑剔。

    “少族长不要误会,在下并非溜须拍马,才喊三夫人为少族长,而是在下精通紫微星相,懂得一些看相之法,看出了夫人乃是大福之人。”

    叶凌月依旧是低眉顺目,一脸恭敬的模样。

    “大福之人。你可知,我新近刚丧子,我儿帝释伽是我唯一的儿子,他死了。迄今为止,我都不知,杀害他的凶手为何人。”

    对于叶凌月的溜须拍马,帝绮罗并没完全相信。

    她声音微微有些发冷。

    帝释伽的死,对于帝绮罗而言,就是心头的一根刺。

    “夫人,有舍才有得。况且,你的面相,并非无子送终之人。”

    叶凌月再说道。

    她这话一出口,帝绮罗的神情微微一变。

    “你说什么你到底是谁”

    帝绮罗声音有些尖锐,从贵妃榻上站了起来,一把就抓住了叶凌月的手。

    “夫人,在下帝月。”

    叶凌月手腕被帝绮罗抓住,帝绮罗气力之大,叶凌月一时也无法摆脱。

    她再看帝绮罗的反应,也很是诧异。

    方才那番话,只是叶凌月信口胡诌罢了。

    她只是看帝绮罗面相风流,对战腾又是不冷不热。

    两人根本没有半点夫妻情谊可言,若是帝绮罗当上了少族长,以其作风,休弃了战腾,再嫁他人也是常事,所以叶凌月才会做出如此的推断。

    神机符有洞察人之效,不过说来也是古怪,叶凌月早起那能看得透帝尘骨,却没法子一眼看透帝绮罗。

    她推断之时,也只是冒着赌一赌的心思,没想到,会误打误撞,戳中了帝绮罗的心事。

    叶凌月心下觉得古怪,面上依旧是一副冷静的模样。

    “帝月”

    帝绮罗嘴里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可反反复复,也不记得,异域有什么叫做“帝月”的预言大能。

    “他”的事,连父亲帝景天都不知道,眼前的这名女子绝不可能知情。

    帝绮罗思来想去,想来此女是有些能耐,懂得面相之术,才看出了端倪,帝绮罗自我安慰着,这才稍放心了些。

    “你当真是通过我的面相看出我能当上少族长,将来多子多福”

    帝绮罗还有些不信,盯着叶凌月的眼,一瞬不瞬。

    在帝绮罗的逼视下,叶凌月连眼皮子都没抖一笑。

    “自是如此,少族长要知道,面相之术很是玄妙,在下虽然只是懂得一些皮毛,但铁口神断,绝不会出错。”

    说罢,叶凌月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

    “看样子,尘骨的眼光倒也不算是太差。我听说,你还懂得医术”

    帝绮罗也知早前自己失态了,她轻咳了几声,放开了叶凌月,又半侧半躺,靠在了贵妃榻上。

    “在下家中,世代学医,对医术还算是精通。”

    叶凌月谦虚道。

    “既然你医术不错,为何多年来,一直名声不显。身为帝魔家族旁系,你又一直拖拉到今日,才到帝魔城投奔我帝魔家族”

    帝绮罗闭目养神,貌似随意地问道。

    叶凌月心底暗道。

    帝绮罗这女人,果然有些门道,比起那尘骨来,精明了不止一丁点。

    她看似闲聊,却字字试探,分明还不信叶凌月。

    她若是说错半句,帝绮罗必定会怀疑自己的来历。

    “启禀少族长,异域通行巫术,医术反倒不受器重。我家中人丁凋零,父亲早年因战乱早已过世,只有孤女寡母两人。自古忠孝两难全,我在家侍奉娘亲多年,直到前阵子,母亲老迈去世,母亲临终前,叮嘱我前来帝魔城效忠本家。我又听闻,族中将进行少族长选拔,听闻女主将兴,这才放心前来投奔。”

    叶凌月说得言真意切,听在帝绮罗的耳里,倒还算是诚恳,听不出半分破绽来。

    医术和巫术在异域的地位差别很大,帝魔家族中,也是巫者多于医者。

    在异域,素来是巫者医者地位泾渭分明,叶凌月的说法,倒也是合情合理,帝绮罗听着,倒也觉得叶凌月说的毫无破绽。

    “你倒是个孝女,不过,帝魔家族不留废物。你要留下来,就得证明你有过人之处,至少要比族中的那些巫者强。你上前来,替我诊断一番,看看我身染何病。”

    帝绮罗说罢,抬起了手来,示意叶凌月上前,替其把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