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0章 禁术
    哪怕莫秋的手上没有十大天符中的兵王符,他也必定和兵王符接触过。

    只是不知,作为帝绮罗手下的莫秋,怎会接触到奚九夜手中的兵王符

    叶凌月心底困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莫秋走后,帝绮罗依旧是没有理会叶凌月,她看了眼候在一旁的战腾。

    “战腾,释伽的丧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战腾面目表情,只是淡淡说道。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午后吉时一过,即可下葬。”

    今日,是帝释伽下葬之日,为了今日的丧礼,帝绮罗已经忙碌了多日。

    看到战腾一副不冷不淡的模样,帝绮罗冷笑道。

    “战腾,你摆这副臭脸色给谁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让你寻找我儿的魂魄,你睁眼闭眼,压根没去操办这件事。”

    帝绮罗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战腾一张脸刹那憋成了猪肝红色。

    他气得浑身发抖。

    “帝绮罗,你也不要欺人太甚。你明知道,召魂一事,需要很高的修为,我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巫者,哪里有那个能耐去召魂。一个不小心,我很可能会被百鬼吞噬,你放着帝魔家那么多巫者不用,偏偏要我去召魂,分明是要陷害于我我是你的丈夫,可不是你的奴才,你没资格差使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

    战腾精通炼药,对巫术也有所涉猎。

    也不知帝绮罗早前从哪里打听到,使用召魂之法,可以召出亡魂。

    帝绮罗就逼着战腾行召魂之法,战腾力不能及,又迫于压力,这几日一直躲着帝绮罗。

    今日乃是帝释伽的头七,眼看帝释伽就要下葬,战腾本以为,帝绮罗会就此作罢,哪知道,帝绮罗还是不依不饶,逼着战腾行召魂之法。

    战腾身为巫者,自是很清楚修为不够的情况下,一旦召魂不当,很可能被百鬼吞噬,落个自身难保的下场。

    “你也配做我夫君战腾,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年偷偷摸摸和多少人说了我和释伽的坏话。要不是我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今日是我儿头七,也是召魂的最佳时候,你今晚就给我行召魂之法。我儿的死因,我一定要查明”

    帝绮罗一改早前在莫秋面前的和颜悦色模样,一脸凶狠,怒瞪着战腾。

    叶凌月听着夫妻俩的话,心底吃惊之余,也是叫苦不迭。

    这对夫妻,显然是貌合神离,而且看那个叫做战腾的男人的模样,帝释伽压根就不是他的儿子。

    难道说,帝释伽的父亲还另有其人

    叶凌月倒是没想到,她才刚到帝魔家族,就撞上了这等大事。

    “你若是不照办,信不信我让你们战家一家六十三口,陪我儿一起下葬”

    虽说帝魔家族早已对外宣布了帝释伽的死因,可帝绮罗却一直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她不信帝释伽死于天魔廷之手。

    她从旁人口中得知,头七乃是魂魄归位最好的时候。

    帝释伽只要魂魄未散,很可能会在今晚回到帝魔府,今日召魂是最佳的时机。

    明日就是少族长选拔之日,若是能在今晚,查明帝释伽的死因,再好不过。

    所以帝绮罗宁可推迟帝释伽下葬的时辰,也要召到帝释伽的魂魄。

    这件事,很是隐秘。

    帝绮罗自是不愿意让自己和亲信之外的其他人知道。

    所以,她不可能借助家族巫者之手,而是要求战腾出手。

    战腾虽然懦弱无能,可这男人在巫术上,在帝魔家族中也能排的上前十。

    他又是释伽的名义上的“父亲”,召起释伽的魂来,想必更有把握些。

    “帝绮罗,你个毒妇”

    战腾一听说帝绮罗竟用战家一家老少的性命相要挟,一双眼气得通红。

    他恨不得杀了帝绮罗这毒妇,她让自己戴了那么久的绿帽子不说,竟还要自己冒生命威胁,寻找帝释伽的魂魄。

    可偏偏,他没有勇气拒绝。

    “识时务为俊杰,战腾,我知你恨我入骨。我很快就要成为帝魔家族的少族长了,只要你能帮我找到释伽的魂魄,在我成为少族长之后,我就可以如你所愿,将你休弃,届时,你就可以带着战家一家老少滚出帝魔府。你我从今往后,井水不犯河水。”

    帝绮罗满脸的轻蔑。

    这么多年了,她终于等到了有机会成为帝魔家主的机会。

    只要成为了家主,她就可以率领帝魔家主,夺取封天令。

    届时,她就可以去找“他,”至于战腾这个窝囊废,他是死是活,与她再无干系。

    休夫之事,对于寻常男子而言,是何等的羞辱,可对于战腾而言,却是一种解脱。

    多年来,战腾一直在寻找机会,休弃帝绮罗,奈何帝绮罗怎么也不肯松口。

    今日,她居然主动提出休夫,战腾听了,还有几分不信。

    “只要我找到释伽的魂魄,你就放了我”

    战腾一脸的难以置信。

    “那是自然,你若是还不信我,我甚至可以立下字据,只要你找到释伽的魂魄,我就与你解除夫妻关系。”

    帝绮罗眼看战腾上钩,嘴角勾勒出一抹动人的笑容。

    叶凌月在旁听着,却是皱了皱眉。

    这帝绮罗还真是歹毒,对方是她几百年的夫君,她居然完全不理会对方的死活。

    那个叫做战腾的,也是愚蠢,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一脚踏入了死亡的陷阱。

    召魂之术,从古至今,就是一种禁术。

    除非拥有召魂天符,才可以防御其他鬼魂攻击行召魂之术者。

    战腾根本没有召魂天符,他一旦行召魂之术,必定会被百鬼攻击。

    “我就最后信你一次,今夜子时,我就会行召魂之术,不过能不能找到释伽的魂魄,我也不敢肯定。”

    战腾为了摆脱帝绮罗,明知自己有生命威胁,还是咬牙答应了。

    叶凌月目睹这一切,心底却是盘算了起来。

    帝绮罗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战腾折身去准备召魂之术要的各种器材去了,这时,帝绮罗才留意到了一旁等候多时的叶凌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