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7章 她是特殊的存在
    说完,帝云裳就哭了起来。

    她哭得很是伤心,像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孩童。

    “小月,世上没人对我好了只有你对我好,你不要丢下小裳裳。小裳裳会很乖的,绝不会给你添麻烦。”

    说罢,帝云裳就哭得梨花带雨,很是可怜。

    “帝前辈小裳裳,我没有丢下你,我只是有要事在身,离开了几天。”

    叶凌月没想到,帝云裳一语不合就开哭。

    她生得极美,哪怕是哭,也是哭得我见犹怜,饶是叶凌月这样的女子,也见不得她难受。

    “那你以后,会一直陪着我”

    帝云裳脸上的泪痕还未干,怔怔盯着叶凌月。

    叶凌月只能无力点了点头。

    帝云裳顿时破涕为笑,抱着叶凌月不放手。

    “小裳裳,你放心除了你娘之外,你还有爹爹和家人们。”

    为了转移帝云裳的注意力,叶凌月不得不放弃询问。

    看样子,帝云裳压根不知道自己昏迷前发生了什么。

    由于帝风的缘故,叶凌月对于帝云裳有所了解,知道帝云裳的娘亲是帝景天的一名妾室,不过在生下帝云裳后没多久,就去世了。

    帝云裳的娘亲的身份并不高,她生前又只有帝云裳一个女儿,帝云裳一个人没了娘亲的照拂后,在帝魔家族的处境很不好。

    若非是她自小容貌惊人,帝景天想靠着她联姻,只怕帝云裳的遭遇还要糟糕得多。

    只是帝景天对帝云裳的父女之情,在帝云裳被凌辱后,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帝景天从头到尾,都没管过帝云裳母子的死活。

    “我爹我爹不喜欢我,我也没有家人只有三姐姐对我好一些。”

    帝云裳歪着头,想了想。

    叶凌月一时语塞。

    眼前的帝云裳,比起自己年幼时还要可怜。

    至少自己小时候,傻归傻,可至少叶凰玉和刘妈一直很疼爱她。

    想到这些,叶凌月对帝云裳又同情了几分。

    “小裳裳,我带你去见你的家人可好”

    叶凌月想了想,下了决心。

    虽然不知道奚九夜将帝云裳藏在天罡殿到底是何目的,可帝云裳不可能一直被关在天地阵内,叶凌月打算将其带出天地阵。

    “我没有家人。小月,你当我的家人可好”

    听到家人的字眼时,帝云裳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向往的神情来。

    她坚定地摇摇头,旋即又抱着叶凌月不撤手。

    叶凌月一时语塞。

    “我是你的家人”

    帝云裳是帝莘的娘亲,也就是她将来的娘亲,她是自己的家人。

    叶凌月话音才落,帝云裳就欢呼一声,蹦了起来。

    “我有家人了,小月就是我的家人。”

    她就跟个孩童似的,满地乱跑,那副天真烂漫的模样,让叶凌月不禁鼻间发酸。

    “帝莘,我找到你娘了。你又在何处”

    叶凌月安抚了帝云裳片刻,许是天罡雷海里消耗了不少体力,帝云裳这次,没有再哭闹,而是沉沉地睡了过去。

    叶凌月当即召了天魁殿主前来。

    “陛下,您要带帝云裳离开,这可万万不可,帝云裳的体内,有九夜少主留下的神识,她若是离开了天地阵,必定会被发现。”

    听叶凌月这么一说,天魁殿主吓了一跳,慌忙制止。

    叶凌月听罢,当即在帝云裳的体内搜查了一圈,的确在其印堂位置,发现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神识。

    奚九夜狡猾的很,虽然天罡殿主们是他的手下,可他也没有完全相信他们。

    他在帝云裳的体内留下神识,一旦帝云裳离开了天罡殿,那一抹神识就会示警,奚九夜就会意识到。

    “人我一定要带走。”

    叶凌月并不打算就此作罢。

    奚九夜显然已经知道了帝云裳就是帝莘的生母,他抓了帝云裳,必定是为了威胁帝莘。

    她绝不能让奚九夜的阴谋得逞。

    “我会想法子除去这抹神识。”

    叶凌月也知,此时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与其硬碰硬被奚九夜发现,还不如想法子,抹去那一抹神识。

    叶凌月离开了天地阵,找到了祝年玉。

    在方士修为方面,叶凌月身旁暂时也只有祝年玉可以请教。

    “抹除他人神识对方的修为比你如何这只怕有些困难。”

    祝年玉听叶凌月这么一问,沉吟道。

    “对方的修为不出意外,比我稍高一筹,不过他不是方士,在精神力修为方面不如我。”

    叶凌月和奚九夜没有正面交过手,不过奚九夜如今拥有天赐神体,又有帝魔命脉护体,修为应该比早前提升了不少。

    叶凌月虽是玄阴之体,却没有真正受过洗礼,修为未必比对方高多少。

    “我倒是有个法子,也许可行,不过有些冒险。”

    祝年玉沉吟道。

    “什么法子”

    叶凌月反问道。

    “置之死地而后生,你可以试试让对方处于假死状态。一般而言,神识对人的监视作用,仅仅在人活着时有效,若是被监视之人一死,那神识就没有监视作用了。”

    祝年玉解释道。

    让帝云裳死

    叶凌月不禁被祝年玉这个大胆的做法惊了惊。

    “除此之外,再无他法。至于做不做,就全看你一人了。让一个人假死,对于你而言,并不难才对。”

    祝年玉摊摊手。

    叶凌月是炼药师,又是符师,她多的是法子,让帝云裳身死。

    “我需要再考虑考虑。”

    叶凌月的确有把握让帝云裳暂时“假死”,可在今日目睹帝云裳的体内,出现了末日妖阳后,叶凌月有些不肯定了。

    帝云裳和当初的凤莘、巫重有些相似。

    她大部分时候疯疯癫癫,形如孩童。

    可有时候,她会化身帝魔,变得异常厉害。

    叶凌月也不知,假死状态会不会激化帝云裳这种不稳定的状态。

    叶凌月沉思了数个时辰,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天已经亮了,帝风也找上门来,他并没有发现昨夜三人已经在帝魔城中绕了一圈。

    今日一早,帝风腰带叶凌月等三人进入帝魔家族,落实三人的身份,方便三人在帝魔城中走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