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3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帝风的声音有些迟疑。

    他边说,边留意四周。

    好在,他们还未进入帝魔城,这个时辰,周围只是稀稀拉拉几个行人。

    也没人留意到帝风他们。

    “这事,我也不确定,不过我听说,那孩子是被家主击杀的。那孩子是个废脉,一根帝魔命脉都没有,家主为了保全四小姐的名声,也为了帝魔直系血统的高贵性,连尸体都没葬入帝魔家族的祠堂。”

    提起那婴孩的下场,帝风禁不住一阵唏嘘。

    婴孩死后,四小姐听说也彻底疯了,整日疯疯癫癫的,到了后来,就再无音讯了。

    帝四小姐当年在帝魔家族时,虽说样貌极美,却一直不得家主喜爱。

    原本家主还指望能够借着她出色的外貌,替其物色一门好亲事,壮大帝魔家族的势力,哪知道会落的这个下场。

    “虎毒不食子,帝景天那老家伙还真是狠毒。”

    血迟和祝年玉听罢,也是连连摇头。

    再怎么说,那孩子也是帝景天的外孙,不是嘛。

    “帝风大叔,帝四小姐姓甚名甚”

    叶凌月有些激动,声音甚至有些发抖,很是紧张,望着帝风。

    “你问得可是四小姐的闺名,这我倒是有些记不清了。你也知道,作为旁系,和嫡系的接触一向不算多。”

    帝风沉吟道。

    “帝云裳。”

    就在帝风思忖之际,一个耳熟的名字传到了他的耳里。

    “对就是帝云裳”

    帝风猛一拍脑门,想了起来。

    可旋即,帝风一愣。

    “叶姑娘,你认识四小姐”

    说话之人,赫然就是叶凌月。

    血迟和祝年玉也很诧异,叶凌月怎么会认识帝魔家的小姐,尤其这位小姐的年龄足以当叶凌月的老祖宗了。

    “居然真的是她。”

    叶凌月心底,一阵惊涛骇浪。

    脑中,回忆起了天魁殿的那个疯女人。

    那美丽而又疯癫的女人,居然就是帝莘的生母。

    种种迹象表明,帝莘就是当年那个,被帝魔家族抛弃的废脉野种,帝莘的娘亲就是疯癫的四小姐帝云裳。

    从帝莘口中,叶凌月已经知道,帝纣并非是的帝莘,如今帝风的话,更是坐实了这一点。

    帝莘的生父究竟是谁,恐怕只有帝云裳一人知道了。

    “女神,你到底在说什么”

    血迟和祝年玉见叶凌月的神情不断变换,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忧愁,不禁有些担心。

    “三位,时辰不早了,若是想要进城,必须尽快进城,否则天色一晚,就不许任何人进出帝魔城了。”

    帝风告知几人,自从帝释伽生死未卜之后,帝魔城就如惊弓之鸟。

    入夜之后,无论是帝魔家族的本家还是城中的其他居民一律不许在城中进出。

    “先进城,关于四小姐的事,我改日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再细说。”

    叶凌月决定今夜迟些时候,再去天罡殿一趟,看看能不能成帝云裳的身上获得更多线索。

    帝风当即带着三人,进了城。

    在城门口,例行的一番盘查后,帝风就带着三人顺利入城了。

    “今日天色已经不早了,来不及去本家认领身份令牌,明日一早,我就带你们去本家的管事那,登记。你们姑且住在我家,不过有一事,你们需谨记。帝魔城入夜后,就会宵禁,若无家主手令,任何人都不许在城中乱逛,一旦被抓住,轻则驱逐出帝魔城,重则直接抹杀。”

    帝风在安顿几人时,义正言辞告诫了三人一番。

    三人答应之后,帝风这才放心离开了。

    “天快黑了,我们要不要照早前计划的那样,在城中找一找,看看能否找到帝释伽的魂魄”

    血迟可不理会帝风的警告。

    帝魔城的戒备很严,可还难不倒血迟等人。

    “我们分头行事,小心不要打草惊蛇。”

    叶凌月颔首,三人在天黑之后,各自隐入了夜色之中。

    夜色之下,帝魔城就如一头庞然大物,蛰伏在夜色之中。

    由于戒严的缘故,一入夜后,白日繁华的城中街道就迅速安寂下来。

    在入城时,帝风就告知了叶凌月等人,整个城池分为了内中外三处,就如一块切割完好的棋盘,四四方方。

    大大小小的宅院,就分布在“棋盘”上,看上去错落有致。

    内城是帝魔家族本家的居住地,里面戒备也最是森严,大小大概占据了整个帝魔城二分之一的大小。

    里面屋檐密布,各种设施极其完整,俨然一个城中国,里面除了帝魔家族的嫡系外,还有大批的亲兵、巫者以及一些长老、管事居住。

    再到中城,则是帝魔家族的旁系子弟和家属的居住地,帝风一家十六口就居住在此。

    至于外城,则是一些客卿、下属以及仆从的居住地。

    尽管得到消息,帝释伽已死,可他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死的,叶凌月等人却一无所知。

    帝魔城乃是一座大城池,各种街道巷子多不胜数,要在这里找到帝释伽的魂魄,可不容易。

    白天,魂魄之力会弱很多,夜晚,魂魄之力更强,也更容易发现。

    所以想要找到帝释伽,借着夜色寻找,是最好的方法。

    血迟自告奋勇,选了前去内城巡查。

    叶凌月思忖了片刻后,选了中城做为巡查地,祝年玉则去了外城。

    一条冗长空旷的巷道上,空无一人。

    时辰还早,连更符的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一阵极其细微的声响,犹如风吹过了树枝,让人不易察觉。

    巷道最底端的宅门旁,白色的灯笼轻轻晃动着。

    “没有任何踪迹。”

    身上贴着隐身符的叶凌月,就如一头敏捷的夜猫,悄无声息地检查完了第十九条巷道。

    中城的大大小小街道和宅子,叶凌月巡查大半,没有半点帝释伽的魂魄波动。

    叶凌月皱皱眉,她抬头看看天色,已经过了三更。

    无奈之下,叶凌月只得原路折返,回到了三人早前约定好的聚集地。

    祝年玉已经原地等候,看到现身的叶凌月时,祝年玉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没有任何收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