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0章 你美你最大
    虽说刚刚只是一个短短的碰触,可叶凌月还是清晰感觉到女子体内,那股爆发似的力量,正是帝魔之力。

    “八命帝魔。”

    叶凌月唇间一动,吐出了四个字来。

    她心底的震撼程度可想而知。

    眼前这名看似弱柳的绝美妇人,竟是一名八命帝魔。

    帝魔家族中,最高级别的存在不过是九命帝魔。

    就连当初帝魔家族的少族长帝释伽都不过八命,可眼前的这一名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妇人,居然也是一名八命帝魔。

    而且对方还是由奚九夜,亲自送到了天罡殿。

    她到底是谁

    “你杀不了我。”

    叶凌月和妇人相互僵持着。

    妇人面上,一瞬间的杀意,此时已经不见了。

    她有些茫然地望着叶凌月。

    让叶凌月诧异的是,在妇人脸上出现茫然之色时,她身上的那股帝魔之力,也跟着消失了。

    不过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妇人就由八命帝魔,一下子成了一名看着很是无害的妇人。

    “你是谁”

    妇人茫然地看着叶凌月。

    “夫人,你忘了,我是医师。”

    “我没病我不要看医师。”

    妇人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下一刻,她那双美得惊人的凤眼里,就立刻冒出了泪水来。

    她脑中,闪过了一些片段,医师每次过来时,都要让她喝一些难喝的药。

    绮罗总是会说,只要喝下药,她就能和莘儿见面了。

    可是她喝了一碗又一碗的药,他们却不把莘儿还给她。

    妇人红着眼眶,泪水说来就来,哭了起来。

    叶凌月懵了。

    “我没病,我不吃药,大夫,我不吃药。”

    她拽着叶凌月的衣袖,委屈的跟个小女娃般,泪水一颗颗滴落。

    她边哭还不忘边拉着叶凌月的衣袖擦眼泪。

    “夫人,你没有病,生病的是小主。您忘了您把小主交给我看管。”

    叶凌月有些手足无措了。

    她还从未遇到过这般的女人,美的惊人,还说哭就哭,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最要命的事,眼前的女人和帝莘尤其是和当初的凤莘很是相似,她这一哭,叶凌月仿佛就看到了那个弱质纤纤的美少年。

    叶凌月最不擅长的就是这般哭哭啼啼的女人,尤其是那女人还美得过分,连哭都美的一塌糊涂。

    “夫人谁是夫人叫我小裳裳”

    妇人一听,又不乐意了,哭得更厉害了。

    叶凌月哑口无言。

    小裳裳

    方才把一干神兵大汉打得东西南北都分不清,还小裳裳,这位夫人,你这风格转换,会不会太快了点。

    “小裳裳,你先别哭,我有些话要问你。”

    叶凌月轻咳了几声。

    说起来,妇人虽然疯疯癫癫,说话还颠三倒四,可这会儿可比早前好相处多了。

    叶凌月这么一说,她立刻收起了哭声,眨巴着那双漂亮的凤眼,瞅着叶凌月。

    “大夫,你要问什么,小裳裳一定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正说着,天魁殿主走了进来。

    他看到叶凌月和妇人并肩而坐,吓了一跳。

    “陛下,你小心些,那女人”

    天魁殿主还未靠近,帝云裳就露出了警惕之色。

    “走开,你是坏人,不需靠过来。大夫,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说着,她就跳到了叶凌月面前,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这陛下,这女人是”

    天魁殿主一脸的惊魂不定。

    领教过了帝云裳的战斗力后,天魁殿主就是靠近她都觉得很危险。

    帝云裳长了张人神共愤的脸,可偏危险性极高。

    “小裳裳,为何你讨厌他”

    叶凌月也很奇怪,妇人似乎对她印象很不错,她说什么,妇人都信。

    可对天魁殿主或者是其他天罡店主和神兵,她的态度就截然不同了。

    “你长得好看,他丑。”

    帝云裳不假思索,丢出了一个她觉得很合理的答案,说罢,还不忘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

    虽说帝云裳那年纪已经是一大把了,可露出了少女似的笑靥,却是一点都不违和。

    饶是叶凌月见了,也觉得心神一恍,不得不想到,若是小裳裳没有疯癫,必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天魁殿主一听,顿时哭笑不得。

    这也算是理由

    “小裳裳,你觉得我好看”

    叶凌月指了指自己。

    帝云裳很愉快地点点头,她没疯之前,就一心想要生个漂亮的女娃娃,那女娃娃的模样啊,就要和眼前的大夫长得一模一样才好。

    虽说她现在疯了,可想法倒是和没疯之前如出一辙。

    认准了,自己要是生了个女儿的话,年纪和样貌都和叶凌月差不多。

    帝云裳疯是疯了,可遇到了自家儿子和女儿,还是要乖乖听话的。

    “陛下,这女人好像很喜欢你,你快趁机询问一番,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天魁殿主忙凑上前去。

    说来也是古怪,这疯妇早前折磨的一干天罡殿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唯独在叶凌月面前,她乖巧的过分。

    “没有用,你难道看不出来,她的反应有些异常。”

    叶凌月是医者,从小裳裳的言行举止看,她只要不疯癫,就像个稚气未脱的女童,看其反应,充其量只有六七岁。

    六七岁,能记得多少

    “小裳裳,我们来玩个游戏可好”

    叶凌月示意帝云裳上前。

    帝云裳看看天魁殿主,再看看叶凌月,想了想还是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坐下了。

    却见其坐姿端正,颇有大家风范。

    叶凌月将她的举止看在眼里,嘴上笑眯眯地问道。

    “小裳裳,你今年几岁,叫什么,家住哪里,爹娘是谁”

    帝云裳迟疑了下。

    “我叫叶凌月,今年二十二,家住八荒神境,我爹是夜北溟,我娘是云笙。”

    叶凌月为了让帝云裳放下心防,自报家门。

    果然,叶凌月这么一说,帝云裳的眉头舒展开,她眨巴了下大眼。

    “我叫帝云裳,今年六岁,我住在帝魔城,我爹是帝景天,我娘我娘的名字我也不知道。”

    帝云裳自报家门时,还一脸的欢喜,可是讲到自己的爹娘时,嘴上吞吐着,显然不是很情愿讲起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