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8章 好感
    心怀厌恶的帝云裳,对天罡殿的那些人愈发憎恶。

    她砸烂了他们送来的膳食,将他们赶出去,四处乱跑,让那些养尊处优,呼风唤雨的天罡殿主们气得吹胡子瞪眼,恨不得立刻将她赶走。

    可少主有令在先,绝不能怠慢了这名女客。

    天罡殿主们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吞,他们推来推去,最终照顾帝云裳的这份苦差事就落到了天魁殿主的头上。

    这几日,帝云裳都会被塞进那顶轿子里,来来回回,已经换了好几处地方。

    她家的莘儿,也已经好长一阵子,不来看她了。

    莘儿长大了,就不陪着娘了。

    还是莘儿小的时候可爱些,每天都乖乖躺在那儿听自己唱摇篮曲。

    帝云裳轻抚着怀里的襁褓,面上闪动着慈母之光。

    可若是谁要是敢靠近,她立刻就会变脸。

    一旁的神兵们吃过亏,这会儿谁也不敢上前。

    天魁殿主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有人往前走去。

    “慢着,陛”

    走过去的人,正是天魁殿主身后,侍女装扮的叶凌月。

    “殿主,我与夫人都是女子,不如让我试试,你让兄弟们先退下去。”

    叶凌月依旧是低垂着眼眸,一副轻声细语的模样。

    女子时而疯癫,时而慈爱,情绪很是不稳定。

    天魁殿的这些神兵在此,只会激化她的情绪。

    看得出,女子对其襁褓里的“孩子”很重视,叶凌月认为,刚好可以从“襁褓”下手。

    天魁殿主迟疑了下,再看看女人戒备十足的模样,想来今日若是不安抚好她,妇人就不会踏入天罡殿了。

    这会儿,那些坑人的天空殿主等人,必定在暗中嘲笑他。

    “陛下还请小心。”

    天魁殿主示意手下的神兵们立刻退下。

    神兵迅速撤退,很快,眼前就只剩了叶凌月和帝云裳、天魁殿主等三人。

    三人分站在了不同的三个方向,呈三角之势。

    叶凌月也没有急着上前劝说,她留意着女子的情绪,当神兵们都退出去后,女子紧绷的情绪,明显缓解了不少。

    “夫人。”

    叶凌月试着往前一步。

    可她刚跨前一步,女人就如炸了毛的猫似的,急急退了一步。

    她口中怒吼着。

    “不要过来帝绮罗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

    她的眼底弥上了一层红色的雾,眸变得异常妖冶。

    “陛下,小心了。”

    天魁殿主也被对方散发出来的强烈气息,给震住了。

    少主带回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在这般强劲的气息前,居然也纹丝不动。

    天魁殿主暗暗惊诧着。

    “夫人,我没有害你的意思。”

    叶凌月顿住了脚步。

    夫人似乎受过很大的创伤,她对外界的人与事都非常排斥。

    这可如何是好,若是不让她放下戒备,就无法将其擒拿。

    叶凌月正欲往前再走一步。

    哪知帝云裳眸光一愣,猛一抬手,却见一道刃光击落,不偏不倚,在叶凌月的脚前寸许处,划下了一道深痕。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在帝云裳的眼中,除了她的宝贝儿子莘儿外,所有人都是骗子

    “陛下,您还是不要”

    天魁殿主可算是见识了帝云裳的惊人战斗力了。

    那群老家伙,果然没安什么好心,这哪里是什么贵客,简直就是个破坏王。

    天魁殿主叫苦不迭,难怪天空殿主方才一丢下轿子,就跑了。

    叶凌月瞅瞅妇人,见其一脸的戒备。

    看样子,对方听不进任何话,常规的套路不行,只能是

    叶凌月定睛看了看妇人,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叶凌月发现,妇人虽然性格喜怒无常,一有人靠近就立刻出手,下手毒辣,毫不留情,可她每次都只是一手出击。

    她的右手始终死死护住了怀里的襁褓。

    可叶凌月看得很分明,她的襁褓里,压根没有什么婴孩。

    很显然,那个所谓的婴孩早已不在了。

    可是在妇人的心目中,那婴孩太过重要,以至于她始终不接受,婴孩已经消失。

    既然如此,就应该从婴孩身上下手。

    叶凌月已经有了底。

    “夫人,你不要误会,我怎么会害你和少爷。我是想替少爷看看,你看,他生病了。他不过是个婴孩,这么久没哭没闹,一定是生病了。”

    叶凌月好言相劝着。

    听叶凌月这么一说,帝云裳不禁低头一看。

    襁褓里,空空如也。

    可帝云裳却仿佛看到了一张胖嘟嘟粉嫩嫩的小脸蛋。

    按时莘儿的脸。

    她的莘儿,平时就是个活泼的孩子,爱哭爱闹,可这阵子,他的确很安静,安静的过了头。

    难道说,他生病了

    帝云裳的眼皮子骤跳了几跳。

    她真是个粗心的娘亲,居然连莘儿生病了都不知道。

    “快,快叫大夫来。”

    帝云裳回过神来,脸上的怒容已经变成了急色。

    “这”

    天魁殿主满脸的不解,陛下这是唱的哪一出戏,那襁褓压根就是空的,怎么就和那女人一起发疯了。

    “来人,快找医师过来。”

    天魁殿主无奈,只能命令手下传召了一名医者过来。

    那是名老大夫,他被人匆匆喊了过来,还是一脸的茫然。

    “大夫已经来了,夫人,还请把小主子交给大夫看看。”

    天魁殿主示意那名一脸懵的大夫上前,接过那个襁褓。

    大夫颤巍巍着,伸出了手。

    哪知他后还未靠近,忽是惨叫一声。

    叶凌月和天魁殿主只觉得眼前一红,还不等两人回归欧神莱,一双手手腕处,那大夫的手被齐齐削了下来,只留了两截光秃秃的手腕。

    “滚开你一定是帝绮罗派来的你们想骗走我的孩子”

    原本已经平静了几分的帝云裳,额间,蚯蚓般的青筋不断跳动着。

    她一把夺回了襁褓,眼底,有两簇火不断翻腾着。

    那名大夫惨叫连连,在地上疼得直打滚,可饶是如此,天魁殿主却不敢上前救人。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她看似柔弱无比,可一出手,却是杀神临世,身手极其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