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6章 贵客临门?
    叶凌月若有所思着,阳泉殿主自顾自说着。

    “不错,这里的确是天人遗迹。丫头,若是你能将这里的信仰之力吸收,阳泉神殿必定能够提升一阶。”

    阳泉殿主垂涎道。

    靠叶凌月那点能耐,想要形成新的信仰实在是太难了。

    阳泉殿主不得不投机取巧,想点其他法子。

    “你说,我可以夺取这里的信仰之力?”

    叶凌月一听,不由眼眸一亮。

    “这里的信仰大阵威力虽然在不断衰弱,不过依旧很强,很难打破,除非你能打开一个缺口,否则直接夺取,还是很困难的。”

    阳泉殿主实事求是地说道。

    打开天罡殿信仰大阵的缺口?

    只是,信仰大阵的缺口又在何处?

    叶凌月不是帝莘,也不是啵啵祝年玉等人,她对阵法并不精通。

    “但若是我夺了这里的信仰之力,那这里的信仰主会如何?”

    天罡殿如今的掌控者是奚九夜,这意味着,奚九夜就是信仰大阵的信仰主。

    “信仰之力一旦被夺取,信仰主就会众叛亲离,气运大跌。”

    阳泉殿主刚说完,就意识到些不对劲。

    “丫头,你别是打了什么坏主意,这里的信仰主和你有仇?”

    光是看到叶凌月一脸不怀好意的笑,阳泉殿主就已经开始替那位可怜的信仰主叫苦了。

    “我们的确有些恩怨……”

    叶凌月意味深长,望着在云雾中沉沉浮浮的三十六座天罡殿。

    她一直在寻找对付奚九夜的法子,没想到,倒是让她无意之中发现了。

    虽说要彻底破坏信仰大阵还需要一些手脚,不过,她总算是发现了奚九夜最大的弱点了。

    “陛下,可算是找到你了。”

    天魁殿主见叶凌月没了踪影,也很是焦急,一路寻了出来。

    他寻觅了一圈,总算是发现了叶凌月的气息,连忙一路追了过来。

    “陛下,你虽然有隐身符箓,可天罡殿中,也有几个老家伙懂得洞察之法,陛下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天魁殿主找到叶凌月后,还松了口气。

    “天魁殿主,你可有法子查清楚天空殿主早前在天罡雷海所为何事?”

    叶凌月弄清楚了天罡殿的来历,可也没忘记这一次来天罡殿的目的。

    “陛下,这件事,属下真的不清楚。天空那老家伙,一向自视甚高,就算是属下亲自去问,对方也未必会告诉我。不过……”

    天魁殿主正欲说什么,就有一名神兵匆匆前来。

    “启禀殿主,天空殿主来了。”

    一听说天空殿主亲临,叶凌月的眉头挑了挑。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不过是个女人罢了,那老家伙怎么亲自送过来了?”

    天魁殿主一听,也迟疑了下。

    他暗暗瞅了瞅叶凌月,唯恐叶凌月一言不合,就要替手下报仇。

    “天魁,你去找一套婢女的衣服给我。”

    叶凌月眉宇间,多了几份兴色。

    她自然不会傻到这会儿和天空殿主翻脸,不过暗中动些手脚倒是可以的……

    天魁殿外,天空殿主和几十名神兵早已等候在外。

    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座轿子,轿子由八名神兵抬着,轿身竟是用精铁打造而成,看上去十分沉重。

    轿身上还挂着七八根锁链,每根铁链都有成年男子的手臂粗细,里面也不知坐着什么人。

    “天魁那家伙,怎么还没出现,可别是想变卦。”

    天空殿主一头大汗,他不时看向了身后的轿子,眼底满是防备之意,仿佛下一刻,轿子里那人就要出来似的。

    不过是短短几日,对于天空殿主而言,就像是一辈子那么长。

    他恨不得,把身后的这一个烫手山芋早点丢出去。

    “天空老兄,抱歉抱歉,在下来迟了。”

    天空殿主正嘀咕着,就见了天魁殿主快步行了过来。

    天魁殿主身后,跟着一名白衣侍女。

    侍女低垂着头,一副恭顺的模样,容貌看不甚清楚。

    天空殿主此时也没有空去留意什么侍女的容貌,他一看到天魁殿主,就松了口气。

    “天魁,人我已经送到了,余下的事,就交给你了。”

    说罢天空殿主也不多说,作势就欲离开。

    “慢着!天空老兄,你这是怎么了?”

    天魁殿主仔细打量了几眼天空殿主,心底暗暗奇怪。

    乖乖,天空这老家伙,一向最重仪表,怎么不过半月左右没见,对方就跟来了十岁似的。

    可不是嘛,天空殿主须发层次不齐,还有背也佝偻了,还有他身后的多名神兵也是鼻青脸肿,怎么看怎么不对。

    “咳咳,说来话长,天魁老弟,过阵子你就知道了。”

    天空殿主又不是匣子,自然看到了天魁殿主眼底的奚落之色。

    他在心底冷笑,你小子就得意着吧。

    等到你接下轿子里的人,到时候就轮到你哭笑不得了。

    “天空老兄,你且慢行一步。听说几日前,你们到了天罡雷海一带逗留了几日,可是天罡雷海那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天魁殿主忙拦下了天空殿主。

    “天罡雷海一切正常,我去雷海一带并无他意,只是轿子里的那位娇客,对天罡雷海有些兴趣,前去游览了一趟。”

    天空殿主吞吞吐吐着,又看了轿子一眼。

    说到里面的那位“贵客”时,天空殿主的眼底闪过一丝类似于避讳,又类似于敬畏的神情。

    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天魁老弟,贵客就交给你了,你若是有什么疑问,大可以问她。告辞。”

    天空殿主满脸的避讳,唯恐天魁殿主临时变卦,逃命似的离开了。

    和轿子里的那位贵客有关?

    天魁殿主一脸的深意。

    此时,叶凌月也留意到了那一顶古怪的轿子。

    关于这位贵客,天魁殿主知道的也不多。

    只知道,大概是月前,九夜少主带了一名女人过来。

    奚九夜来得匆忙,只是让三十六天罡殿主好好照看对方,此后就离开了。

    考虑到奚九夜早前从未带过人进入过天罡殿,他第一次带人来,天罡殿主们理所当然认为对方一定是非常重要的贵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