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0章 把柄
    一个是奚九夜,他是从父亲下三千的手中,继承了天罡殿的一切,一面小小的卦镜。

    至于以叶凌月,则是偶然间得了天地阵后,进入了地煞狱。

    天罡殿和地煞狱之间,只是隔了一片天罡雷海罢了。

    叶凌月当年也是偶然之间,才闯入天罡殿。

    当时奚九夜还和她在天罡雷海对战了一场。

    只是当时的奚九夜一直以为叶凌月是地煞狱的大君主。

    不过,尽管如此,奚九夜也不担心,叶凌月会发现天罡殿的秘密。

    因为奚九夜深知,叶凌月的那一批地煞狱的地煞兵和帝煞君主们,早已不复存在。

    当年叶凌月用了十万地煞兵冒充异魔,进攻诸神山,解救夜北溟夫妇,这曾经是神界最为轰动的一战。

    也是那一战,叶凌月扬名十三军团,成了神界的第一女帅。

    奚九夜当时就很奇怪,以叶凌月一人之力,怎能抵挡得住十万异魔。

    直到他到了异域,才知道,压根没有什么十万异魔进攻诸神山的大战。

    他事后一了解,才知那些不过是叶凌月的地煞兵罢了。

    只是那些地煞兵,在那一战之后,也神秘消失了。

    地煞狱如今早已空无一人,叶凌月想来也不会返回地煞狱。

    这样一来,帝云裳在天罡殿再合适不过。

    奚九夜好言安抚了兰楚楚几句,再看看天色已晚,就起身先行离开了。

    兰楚楚心底虽有些不甘,可一想到从今以后再也不用干脏活,受人器欺凌,心情不免好了几分。

    晚膳后,她心情颇好,可是一想到自己又瞎又丑,免不得心头一阵愤愤。

    “帝锦瑟,我看你还能逍遥多久。等到九夜哥哥彻底掌控了帝魔家族,我一定要让他挖出你的眼,来弥补我的眼。”

    兰楚楚恶狠狠地想道。

    “恭喜恭喜。”

    就在兰楚楚暗暗想着之时,忽听到了一个冷漠的声音,从其身后忽然出现。

    兰楚楚打了个哆嗦。

    “谁”

    “不过一日不见,就不记得你的恩人了”

    帝莘形如鬼魅,坐在了屋子里。

    他顾自斟茶,喝了一口。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奚九夜也是可悲,居然轻而易举,就上了这女人当,难怪当年会被糊弄了那么久。

    “凤队长我怎么可能不认得你。不过,你怎么这么心急,我才刚回到九夜哥哥身旁,压根没来得及好好打听帝云裳的下落。”

    兰楚楚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这人到底是谁

    他一定是跟踪着她和九夜哥哥,居然连九夜哥哥都没发现他。

    兰楚楚也是有些头脑的,她得知了帝云裳是帝莘的生母之后,就长了个心眼,嘴上推脱了起来。

    “兰楚楚,你以为我是奚九夜,由着你糊弄”

    帝莘放下了杯盏,眼眸一阵发冷。

    尽管兰楚楚看不到,可对方森冷的气息,让其不禁打了个寒战。

    “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是谁别院里有护卫,你要是乱来,我随时可以喊他们进来。”

    兰楚楚声音高了几分。

    “你以为,外面那帮蠢货可以拦得住我我可以救你,也可以杀你。”

    帝莘有些不耐烦了。

    他对女人的耐心,全都给了自家洗妇儿,对其他女人历来没有什么耐心。

    “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算什么本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帝莘的同党,想要帮帝莘救走他的生母,想也别想。”

    兰楚楚也是工于心计,她也知,外面的人,绝不是凤队长的对手。

    这些所谓的高手,自尊心极强,必定不屑于杀自己这么一个又瞎,又没神力的女人。

    “好一个出尔反尔。我的确不屑杀你,不过,我却有法子让你生不如死。兰楚楚,你敢不敢试一试”

    帝莘不怒反笑,手中的杯盏放在了桌上。

    “你少在那威胁我。我兰楚楚走到今日这一步,容貌尽毁,身份地位也早就没了,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威胁得了我。”

    兰楚楚冷笑道。

    她才不信,对方能有什么法子。

    “我只问你,当年在古村落里,救了奚九夜的当真是你”

    对方只是一句话,就让兰楚楚僵住了。

    “你胡说什么”

    兰楚楚惊慌不已。

    “据我所知,当年古村落里,救了奚九夜的根本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兰楚楚,你骗了奚九夜五百多年,你觉得,他若是知道了真相,会怎么对你”

    帝莘慢条斯理站起了身来。

    屋内,死一般寂静。

    只听到了兰楚楚大口大口的喘气声。

    不能,绝对不能让九夜哥哥知道真相。

    “不不是那样的。”

    兰楚楚呢喃着。

    她声音一顿,猛然抬起头。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会知道”

    帝莘知道的一切,都是叶凌月告诉他的。

    帝莘当初也曾问过叶凌月,既然已经知道兰楚楚冒名顶替,为何不把真相告诉奚九夜。

    洗妇儿当时的话,帝莘迄今为止记得很清楚。

    洗妇儿只说了一句。

    “知又如何,不知又如何,夜凌月已死。”

    夜凌月死了,对于她而言,奚九夜知不知道真相都已经不重要了。

    那个男人在选择了背叛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失去了知道真相的权利了。

    “你是帝莘。”

    兰楚楚浑身一颤,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冰冷的气息,步步为营的算计,还有那可怕的威压,连奚九夜都被他算计在内。

    这男人,是帝莘

    “你很聪明,可惜了,聪明反被聪明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帝云裳在哪里”

    帝莘已经彻底没有了耐心。

    “她在帝莘,你必须发誓,只要我告诉你帝云裳的下落,你就不能把当年的事说出去,包括叶凌月,你也不能说。”

    兰楚楚狠狠咽了口口水。

    “告诉我帝云裳的下落,奚九夜就不会知道你在撒谎。我耐心很有限。”

    帝莘的语气更冷了。

    “她在天罡殿。”

    兰楚楚一口气说了出来。

    “天罡殿又在何处”

    帝莘皱皱眉,这个地名听着有些陌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