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7章 爱恨一念间
    长孙雪缨从奚九夜那得知了帝云裳就在天罡殿后,立刻联络了身在异域的道门控制的大小势力。

    和慕容老方仙一样,道门看似身在三十三天,可实则上,道门的势力早已渗透进九十九地。

    这些势力,在长孙雪缨用到时,就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长孙雪缨早前一直认定了,只要知了“天罡殿”就能很快找到帝云裳的原因。

    可一天之后,当长孙雪缨从各大小势力那得到回讯后,却发现,自己被奚九夜摆了一道。

    异域根本没有什么“天罡殿”,不仅仅是异域,就连九十九地,也没有一个叫做天罡殿的地方。

    什么天罡殿摆明了是个虚构的地方,否则怎么会连道门手下,都找不到天罡殿的下落。

    长孙雪缨差点没气个半死,她早前没怀疑奚九夜,是认定了奚九夜没这个胆。

    “岂有此理,奚九夜,你胆敢骗我。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将你身怀兵王符的事说出去”

    长孙雪缨气得不轻。

    可她也不好和奚九夜撕破脸,毕竟奚九夜已经窥破了她的心事。

    尤其是她对帝莘有好感的事,这事万一传出去,对她的名声并不好。

    长孙雪缨权衡了一番,心底又有了另外一番思量。

    长孙雪缨冰雪聪明,恼火一番后,自也会去权衡利弊。

    她也知眼下还不是和奚九夜撕破脸的时候,必须先打听清楚帝云裳的下落后,再做打算。

    这一次的少族长选拔会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她要利用这个机会,从奚九夜手上,将帝云裳夺回来。

    至于到时候怎么处置奚九夜,全凭她的心情。

    奚九夜的鼻间,不禁一阵发痒。

    这会儿正是傍晚,烟霞漫天。

    他刚从帝景天那回来,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前去看望一双年幼的子女。

    不得不说,尽管帝景天对他还没有完全信任,可帝景天对奚喃思和奚星落还是很上心的。

    尤其是奚喃思,奚九夜本以为,以她近乎古怪的性格,应该很难在帝魔家族这种地方存活下来。

    可没想到,她到了帝魔家族后,倒是跟换了个人似的,很投帝景天的脾气。

    帝景天一直悉心教导她,甚至开始传授一些帝魔家族的功法给奚喃思。

    奚喃思学习领悟的很快,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奚喃思甚至已经突破了一般意义上的一命异魔的实力。

    帝景天今日更是向奚九夜提出,想让奚喃思参加帝魔洗礼,将神体化为魔体。

    神族化为异魔之体,对于帝魔家族这样的大家族而言,自然有特殊之法。

    当初奚九夜就是利用帝魔家族的洗礼之法,化为异魔之体的。

    可那个过程,很是痛苦。

    奚九夜思量了一番后,还是决定暂不答应,他想要奚喃思年纪再大一些后,由她自己决定。

    现在的奚喃思,毕竟年纪太小了。

    不过奚喃思能得到帝景天的喜爱,都是一件好事。

    这让奚九夜省了不少心,至少,帝魔家族的人,不敢再欺负姐弟俩了。

    想到了姐弟俩,奚九夜不由想起了兰楚楚来。

    自从那一日,与帝锦瑟和好后,兰楚楚就被打发到了浣衣坊。

    那是帝魔家族最下等的仆从院落,里面的活又脏又累,身为总管,奚九夜自然也猜测得到兰楚楚在那的日子必定不好过。

    可即便如此,奚九夜还是没有去看兰楚楚。

    对于兰楚楚,奚九夜的心态很是复杂。

    他最恨的就是欺骗,兰楚楚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他。

    尤其是小怪物之死,对于奚九夜的打击也是致命的。

    曾四轩那个宁可顶替他人的身份和姓名,也不愿意认祖归宗的小怪物。

    奚九夜嘴上从未说什么,可心底的痛难以形容。

    若非是兰楚楚的隐瞒,他怎会搓手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有出色的天赋,最像他的孩子,甚至于对方心仪的女子,都和自己如出一辙。

    弃兰楚楚于不顾,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报复她。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过去。

    奚九夜心想道,只要他掌控了帝魔家族,再进一步控制异域,他早晚都会杀回神界,抢回属于他的一切。

    正想着,前方忽然一阵惊呼声。

    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奚九夜不由顿下了脚步。

    “宋大娘,我不是故意的”

    “瞎了你的狗眼,居然把我洗好的衣服弄脏了。”

    前方站着几名中年妇人,她们都是粗布打扮,长得五大老粗,满脸凶狠将一名女子围在中间。

    女子蓬头垢面,瑟缩着,看上去很是可怜。

    “宋大娘,我是个瞎子,我不小心才绊到你。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

    女子连声求饶,声音颤抖着。

    “瞎子了不起啊,你以为你是瞎子,就不用干活了原谅你也行,除非你帮我把这堆衣服全都洗干净了。”

    那几名洗衣妇没好气道。

    女子被几人围住,对方你一言我一句,她也不敢反嘴,早已没有了眼珠的眼眶里,泪水不断滑落,看上去很是可怜。

    奚九夜皱紧了眉。

    他这些日子,一直避开浣衣坊,哪怕是经过也没有。

    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了浣衣坊的人

    兰楚楚她

    奚九夜已经多日没看到兰楚楚,看到她的凄惨模样,奚九夜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幕。

    那是他小时候的场景。

    当时,他刚失去了爹娘,加上伤势,一夜之间,眼睛忽然失明。

    他被救到了古村落,他醒来时,双眼失明。

    那时的他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发现自己看不到时,又惊又怕,跑出了小屋。

    在半路上,他遇到了一群调皮的孩童。

    那些孩童围着他,边嘲笑着他是瞎子,边欺负他。

    当时的他,就如眼前的兰楚楚一样,束手无措。

    最后

    “好我洗”

    女子委屈着点了点头,伸出了手。

    因为天寒,她的十根手指已经红肿不堪,冻成了萝卜样。

    “跟我们来。”

    洗衣妇们在前,女子摩挲着,跟在后头。

    奚九夜迟疑了下,脚下却不自觉跟在她们背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