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5章 “狗男女”
    叶凌月也好,长孙雪缨也罢,在帝锦瑟看来,这两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锦瑟,你不要误会,我和长孙姑娘真没什么,我们商量的是后天的少族长选拔之事。”

    奚九夜神情自若,上前解释道。

    “少族长选拔之事你是说,她想要支持我当少族长”

    帝锦瑟一听,转忧为喜。

    只是长孙雪缨真的会支持她

    奚九夜睨了眼长孙雪缨,后者脸色难看。

    “长孙姑娘并没有打算支持我们,不过她也不会支持三夫人,不是嘛,长孙姑娘”

    奚九夜反问了一句,长孙雪缨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这让她怎么回答

    长孙雪缨虽没有直接答应帝绮罗支持她当少族长,可是由于帝绮罗背后有那人的支持的缘故,长孙雪缨和帝绮罗的关系还算是和睦。

    可若是不答应,奚九夜和帝锦瑟这对夫妇,必定会将今日在禁院两人关系暧昧的丑闻传出去。

    长孙雪缨是个极爱惜名节的人,自是不愿意,让自己和奚九夜这号人物扯上关系。

    一想到被人威胁,长孙雪缨愈发不乐意了,她也不作声。

    “雪缨姑娘不是一直想知道,帝四小姐的墓地在何处”

    眼看长孙雪缨不说话,奚九夜忽莫名其妙来了一句。

    当长孙雪缨心头一跳,看向了奚九夜。

    帝云裳根本没有死,她自然不会有真正的墓地,那奚九夜这句话的意思,摆明了是要告诉自己,帝云裳的下落。

    “好,我答应你们,这次少族长选拔之中,我保持中立,不偏帮任何一方,包括帝绮罗。”

    为了得知帝云裳的下落,长孙雪缨咬牙答应了下来。

    哪怕她知道,自己的突然变卦,会让帝绮罗在这次的少族长选拔中失去最主要的支持。

    奚九夜也是个狠角色,他身怀兵王符,必定已经笼络了其他几位长老,帝绮罗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被一个外族人给架空了。

    “九夜,你们在说什么,帝云裳不是被丢在了野地嘛”

    一旁的帝锦瑟依旧摸不清楚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天罡殿。”

    奚九夜吐出了三个字。

    帝云裳藏身在天罡殿长孙雪缨将这个名字默默记了下来。

    尽管不知道天罡殿到底在哪里,可长孙雪缨相信,以道门的实力,只要九十九地有天罡殿这个地方,她就一定能够找到。

    长孙雪缨也不多说,行了一礼,就快步离开了。

    “奚九夜,你和长孙雪缨真的没关系”

    帝锦瑟还有些疑神疑鬼。

    长孙雪缨长得那么美,连身为女人的她都不免要心动,更何况是奚九夜。

    奚九夜在遇到她之前,可是有过不少艳史的。

    “锦瑟,你要相信我,我如今心中,只有你一人。”

    奚九夜好言安抚着帝锦瑟,他搂着帝锦瑟,温声细语,两人看上去很是恩爱。

    两人出了禁院,两人顾着亲热,没有留意到不远处,有一双嫉恨的眼,正死死“盯”着两人的背影。

    只是那双眼里,眼珠子早已没有了,只剩了两个干瘪下去的血窟窿。

    手中的树枝,一下子被折断了。

    树枝上的荆棘,刺破了手,血滴答落下,染红了一片。

    兰楚楚一双眼里,只剩了恨和恼怒。

    “狗男女,一对狗男女”

    她恨不得上前,将那对狗男女撕成碎片。

    兰楚楚无力地跌坐在地。

    “我早已与你说过,奚九夜已经移情别恋。”

    身旁,男人的声音,冰冷如雪。

    兰楚楚掩面痛哭。

    短短半月余,兰楚楚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她衣衫褴褛,头发枯黄,一双养尊处优的手,因为负荷过重的杂务的缘故,早已伤痕累。

    她成了瞎子后,被丢进了浣衣坊,那里的人知她得罪了帝锦瑟,个个都欺负她。

    最初的几天,她还满心希望,奚九夜很快就会来帮她。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奚九夜不但没有出现过,连捎句话都没有。

    奚九夜是总管,他只要一句话,兰楚楚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

    可他没有只字片语,兰楚楚唯一听说的就是,帝锦瑟和奚九夜怎么恩爱,奚九夜帮助帝锦瑟角逐少族长之位。

    兰楚楚心底的期盼,一点点变成了很。

    恨意,就如蛆虫,日日夜夜都在啃噬着她。

    正是这股恨意,让兰楚楚一直坚持到了今日。

    她不死心,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那个害她瞎了眼的女人,这般逍遥快活下去。

    她将身上藏着的最后一点首饰偷偷塞给了浣衣坊的掌事,让她替自己找到了那一日,帮助过自己的那个男人。

    那个叫做凤巫的男人。

    为什么会找上凤巫,连兰楚楚自己都不知道。

    可她如今只能求助于他,那个男人,至少帮过她一次。

    帝莘望着地上,如同蝼蚁般卑微的女人。

    他也没想到,兰楚楚会再找上自己。

    “人你已经看到了,我履行了我的承诺,你也该履行你的诺言了。”

    帝莘看了眼兰楚楚。

    这个女人,是洗妇儿的眼中钉,不知他接下来的举措,洗妇儿知道了会不会抽死自己。

    不过,他想要知道帝云裳的下落,也只能是通过兰楚楚。

    奚九夜此人,疑心病极重。

    他看似和帝锦瑟夫妻恩爱,实则,方才帝莘在旁看得分明,奚九夜看帝锦瑟的眼神半点温度都没有。

    那男人,别说是爱,对帝锦瑟只怕连半点喜欢都没有。

    只要帝锦瑟一失势,奚九夜第一个丢弃的就是她。

    比起来,兰楚楚作为奚九夜的救命恩人加结发妻子,奚九夜对其,并非全无情谊。

    若是利用得当,兰楚楚会是一枚好棋子。

    “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我再回奚九夜的身旁,我就帮你打听帝云裳的下落。”

    兰楚楚内心挣扎了一番,她对奚九夜如今可谓是爱恨交织,可背叛他,她依旧是难下决心。

    不过帝云裳和奚九夜本就没什么关系,只是打听她的消息,想必也不会对奚九夜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想到了这层,兰楚楚最终还是妥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